第九章二月芳菲
g,更新快,無彈窗,!

"陽和二月芳菲遍,暖景溶溶.戲蝶游蜂.深入千花粉豔中."成帝放下手中的筆,拿起案上的紙,複又瀏覽了一遍,盯著芳菲二字看了一會,提筆圈了出來,笑了一笑,抓在手中一揉,扔入紙簍中.

怡景宮,孫昭容正滿面含笑地和小太監安順說話.

一個月前,傳芳菲侍寢,怡景宮成了後宮新的注目點.多少人在暗處關注著怡景宮這位傅婕妤,同時也關注著她這位怡景宮的主位娘娘.蓋因這批秀女進宮巳三月有余,成帝一直未安排新進的人侍寢,沒想到,這個傅芳菲倒拔了頭籌!

不過,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此次秀女中位份除了王充媛,就數付芳菲最高了.遲早的事.

只不過,孫昭容勾起了嘴角,中元節禦花園一事,早已傳開,這小妮子倒也算是運氣好.

"主子,"沫兒眉飛色舞地端進來一個檀木盤子,上面依次擺著二個錦盒,說:"德公公剛叫安順送來的."

傅芳菲伸手打開左手的錦盒,錦緞里橫躺著一只通體碧綠的簪子,簪頭雕刻成一朵芙蓉花,妙的是中間花蕊處綴有一點紅色,襯得整朵花仿佛活了.

拿起細看,卻是此玉原就自帶的一點紅翡,主仆兩人自歎了一回.

又打開另一只盒,是一對耳環,也是翠綠色,質地極好,像兩汪碧水,與這只簪子應該是一對.

"啪"地一聲,傅芳菲喜滋滋地合上錦盒,吩咐沫兒:"仔細收好了."沫兒應了一聲,打開櫃子最下面的一個抽屜,放好,落鎖.

沫兒拿了賞錢出去.

傅芳菲雙手支頭,瞧著桌上的銅鏡,怔怔地發呆:鏡中的女子,圓潤的臉,肌膚白膩,一笑左邊臉頰上有一個淺淺的梨渦.特別是那雙眼晴,霧朦朦,就像流淌著一汪春水......想到成帝,她一歪頭,笑了!

忽想起一件事,"沬兒,"她叫.

"小主",沫兒應聲進來.

"你去蕙意宮顧妹妹那走一趟,看她是否得空,如忙的話,就說我晚間得空去找她."

沫兒應聲去了.她複坐回凳子上,再次對著鏡子端詳,發出"嘿嘿"的笑聲.

晚間,顧欣怡帶著安琴跨進門來,笑著說:"巴巴地叫人跑一趟,難不成是有什麼天大的好事不成."

傅芳菲在榻上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眨著眼睛說:"敢情沒有好事你就不上我這兒來了?"邊說邊伸手拉過顧欣妍坐到榻上,附耳過來,說:"頭回你托我打聽的事兒,有眉目啦!"

欣妍一喜,一把抓了傅芳菲的手,急:"快說!快說!"

"上回我母親進宮,我和她說了你小叔的事,她說正巧,我大哥先前供職西北大營,托他去查問,最是妥當不過了."

傳芳菲歇了一下,看著欣妍調皮地一笑,繼續:"昨兒個,哥哥托人捎信來,說他還托了熟識的朋友一並往東大營和其它幾個地方的軍營去找.哥哥說只要人活著,肯定能找到!"

欣妍眼眶微紅,下了榻,對著傅芳菲行了一個標准的大禮.傅芳菲唬了一跳,連忙去拉欣妍,嚷著:"這是做什麼,使不得."

欣妍掙脫傅芳菲的手,依舊拜了下去.方直起身來,看著傅芳菲,認真的說:"姐姐這是幫了妹妹的大忙.這個禮我是一定要行的.以後,但凡有什麼事,只要有用得著妹妹的地方,姐姐知會一聲就好!"

傳芳菲也正經起來,拉過欣妍的手,誠懇地說:"你我姐妹,何須如此!只不過托人問一聲罷了,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哪值得你如此賭咒發誓的."

顧欣妍心內感激.傅芳菲說得輕巧,囊括大溍國東西北三個大營,幾十萬人不止,搭上的人情且不說,這期間又要耗費多少時間,人力.就是放在信息發達的現代,要找個人,都未必能找到,更何況在資訊不發達的古代了.

她只不過上回閑聊時,說起賀知信,說有可能去投軍.傅芳菲就說她舅舅好像在邊關駐守,可幫著去信去問一問.沒想到,她卻托了大哥正兒八經地去辦!試問,這份恩情她怎麼還.她顧欣妍不是拎不清的人,在經曆了上次父親下獄之事,傳芳菲這份情太難得太珍貴了.

姐妹兩個複上榻敘話,沫兒進來稟報說安順公公來了.傅芳菲詫異:"安公公今兒不是剛來過嗎?"忙下榻去.

安順恭敬立在廊下,口稱:"請傅主子安".

傅芳菲滿面笑容:"公公客氣".邊說用詢問的眼光看向安順.

安順:"德公公叫奴才來問傅主子一聲,上回皇上喝著那個菊花茶很好,問小主可還有?"

傅芳菲一楞,繼而指著顧欣妍笑了起來,說:"你今兒可真是來對了,正主在這兒呢."

回頭對顧欣妍說:"瞧瞧,連皇上都念著你的菊花茶,趕明兒你得教教我,到底怎麼做的.我也邀邀功不是."

繼而又對安順說:"真是對不住了,我這里也沒了."眼珠一轉,複又指著顧欣妍說:"要不,你求求顧小主,說不得她那還藏得一,二包呢!"

顧欣妍"哎喲"一聲,嚇得急擺手:"傅姐姐這是在頑笑呢,公公快別聽她的."

安順笑著應了一聲,告辭走了.

顧欣妍也向傅芳菲告辭,傅芳菲一把拉住她,說:"菊花茶的事……"

欣妍一笑,說:"什麼了不得的事,等下一茬菊花開了,我再多制些就是了……"

傅芳菲忽截住她的話:"我指的不是這個,是……"她忽地扭捏了起來.欣妍一楞,繼而恍然,轉手抓住傅芳菲的手,誠懇地說:"傅姐姐,你這是做什麼?不過是點子茶罷了,慢說是皇上要喝,就是姐姐喜歡,說一聲就是了.再說,我的就是你的,姐姐這是跟我見外了麼?"

傳芳菲看著欣妍:"妹妹不怪我就好!那本是你的東西,我本該一早知會你的."

欣妍抿嘴一笑,擺擺手:"姐姐這是要立時跟著我制茶麼?"

傳芳菲一愣,欣妍捂嘴笑著說:"這樣姐姐就再不會見我一次念一次罷?"

傳芳菲大笑,指了指顧欣妍,作勢把她往外推.

欣妍笑著順勢告辭,一路上想著小叔的事,嘴角翹了起來!她是真的不和傳芳菲計較,不過一點花茶罷了,自己也是前世跟著一個室友學的.那個室友家里是做花茶生意的.這個不難,只不過做得好的話,就要多費點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