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准備入宮
小宮女殷勤地把她送到宮門外,天邊云霞映紅了半邊城,宮門前百步開外已鮮有馬車.落選的早已歸家,家世顯赫的入選秀女均被早已候在殿外的各宮主位娘娘著人請去. 現在這時辰出的俱是如顧欣妍這般家世背景一般的,入不了貴人眼的秀女!顧欣妍看了一圈沒有發現傅芳菲,當時進入大殿的秀女是從另外一邊出的,也不知她入選了沒有. 環翠一早就侯在宮門外,見到顧欣妍出現,忙招呼福伯把馬車趕過來,扶著她上車,很快就消失在巷子之中! 回到府上,一家人都聚在門口向外張望,見到馬車過來,大開中門,直接趕了進去!大廳上已齊聚人,見到她均圍了上來! 李氏一把抱住她,哽咽了一下,早紅了眼眶!只是一疊聲地:"怎麼就......"顧父咳嗽了一聲,顧欣妍驚喜:"爹爹!你怎地回來了?" 衡哥兒擠上前:"爹爹今日剛到的家!"顧欣妍看著風塵仆仆的父親,眼眶布滿了血絲,顯然是漏夜趕路所致! 她心中一暖,喊了一聲爹,就要撲過去!顧父連忙後退一步,她這才記起,今時不同往日,她是入選秀女,身份不同,再也不可能像兒時那樣爬在父親腿上,摟著脖子撒嬌了! 李氏見狀連忙招呼福嫂開飯,一家人團團圍坐在一起,很快團聚的喜悅沖淡了欣妍入選的憂愁! 按照大縉國的規制,顧欣姸在家可待三個月,期間會有宮中年長宮女出宮教授宮廷禮儀規矩.一般是二個教導宮女指導四至五個秀女!入選秀女入宮之前是沒有封號的,稱小主,統稱教導宮女為"姑姑'. 顧欣妍和另外四個秀女被集中于太常寺卿方大人府上統一受訓.因俱都住得不遠,各家都是白天去學習三個時辰,晚上各自歸家,倒也不辛苦! 顧知章自知顧欣妍進宮已不可更改,逐叮囑李氏盯緊欣妍,用心學好規矩!李氏不敢懈怠,抓緊准備欣妍入宮事宜,不忘每天對欣妍耳提面命. 欣妍也收起憊懶的心思,絲毫不敢調以輕心,拿出前世考大學的勁頭來學.笑話,自己一無權無勢的末品小官之女,在規矩深嚴的宮中,稍行差踏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弄不好還會連累家人吧?不行,這個家可再經不起折騰了!想到現今遠走邊關杳無音信的小叔賀知信,她歎了一口氣,又歎了一口氣. 這日,欣妍學好規矩回來,李氏告訴她,老太太醒了要見她.欣妍趕緊換了衣服,趕往後院. 顧老太太自中風後,一直不能講話,但頭腦清醒,常常急得抓狂,但只要欣妍在,就會安靜下來! 顧知章出獄後,好了不少,能說幾個字,雖含糊不清,但能猜個大概!就是每天要見一見欣妍才肯睡.欣妍選秀的事情,瞞不過去,本以為老人家要鬧,誰知顧老太太知道後竟靜默了半晌,一聲未吭!只是每天見顧欣妍的次數多了起來! "祖母,"欣妍三步並作兩步跑上台階.拂冬過來掀開簾子,顧母靠在迎枕上,嘴里"呵呵"著招呼顧欣妍. 欣妍順手拿帕子擦掉老太太嘴邊流出的口水.拂冬捧過一個小匣子,遞給欣妍,說"今兒老太太醒過來就鬧著翻出這個匣子來,定要給了小姐!" 欣妍接過來,認得是祖母的梳妝匣子.她詢問地看向顧母,老太太歪著嘴示意欣妍打開! 匣子上下共三層,拉開上下兩層,里面滿滿的都是一些頭面,樣式老舊了些,但上頭鑲嵌的寶石,珍珠卻熠熠生輝!尤其是一根扁簪上嵌著的一顆碩大的東珠,足有鴿子蛋般大小!她訝異地抬頭看向顧母,顧母抽搐著嘴笑著. "祖母",顧欣妍心頭酸澀,撲到老太太懷里,悄悄擦掉溢出的眼淚! 回到上房,把匣子給李氏看了,李氏感慨了一回,叫來劉媽媽,准備過兩天拿銀樓去翻新,讓欣妍帶入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