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家道中落


入夜,京城北郊的顧府一片歡聲笑語.今日是漢陽知府顧知章老母的六十大壽,顧家子孫齊聚堂上,為老太太祝壽!

後花園,一黃衫少女正手拎裙擺,疾走在通往正堂的小徑上!後面氣喘籲籲跟著大丫鬟環翠,手里拎著一個不大的食盒.主仆兩人匆匆穿過月亮門,奔向花廳!快到堂前,少女刹住步子,理了理衣飾,接過環翠手中食盒,緩步邁入.

花廳內燭火通明,顧府老壽星顧母面帶微笑端坐榻上,顧大老爺顧知章與顧二老爺顧知信正向母親下跪叩頭!欣妍吐了吐舌頭,悄悄地挪到母親下首站定!看到欣妍,顧大太太橫了她一眼,正欲說什麼,見上首顧老爺已起身,便領了欣妍姐弟上前,給顧老太太祝壽!

妍欣撲通一聲跪在蒲團上,脆聲:"祖母,妍兒給您拜壽了!"顧母唉喲一聲:"心肝肉,"一把摟了欣妍在懷里,笑得眼都眯了起來!

一旁的環翠趕緊呈上食盒,欣妍轉身端給老太太:"這是孫女新做得的點心,祖母嘗嘗!"顧老太太摟過欣妍:好,好!妍兒做的點心,祖母最愛吃了!

"祖母,這是衡兒寫的字!"衡哥兒不甘示弱地擠上前,示威地橫了一眼姐姐!顧老太太大笑著把姐弟倆一起摟進懷里,"兒啊,心肝"地叫著!堂下賀壽的親朋好友也舉杯齊聲道賀!花廳四下笑聲一片!

顧知章正值壯年,任職地漢陽乃京畿富庶之地,離京也就半日的車程,曆任此地官員皆都升任京中要職!這是個令人眼紅的位置,這還是當日張老尚書健在時,心疼外孫,舍了老臉托了不少關系才謀得這份差事!眼看著四年任期將滿,考績又是優等,往上再升一升是指日可待的!有那消息靈通的,早早地來打點關系,這不,一場壽宴,歡聲笑語,賓主盡歡!

門吱呀一聲:"小姐",環翠走了進來!顧欣妍收回思緒,眼眶微紅!一年了,顧欣妍還是不時地會想起這一天的場景!

顧家從顧老爺子起家.當年,貧家子弟顧丁山科舉殿試探花郎,春風得意,少年打馬禦街前,被張老尚書一眼相中,把獨女許配于他,居于張家府邸.後張老尚書夫婦相繼過世,張府也更名為顧府!張氏生下顧知章與顧知信兄弟二人,再無所出!顧老爺子一生不曾納妾,顧家人口簡單,闔家上下和睦,兄友弟恭.

彼時顧二老爺顧知信剛成親月余,顧府小一輩只有欣妍姐弟,顧老太太疼她們姐弟就像寶貝自己的眼珠子似的!特別是欣妍,因為自己沒得個女兒,別提有多嬌慣了!

顧欣妍曾一度感謝上蒼,讓她穿越到如此簡單,溫馨的家庭!

她本是二十一世紀工科女,計算機專業,一覺醒來,莫名穿越到這個完全陌生的古代!穿越五載,她從最初的彷徨,不甘到如今的安然!五年的時間,她已完全融入這個家庭,成為這個家庭密不可分的一分子!午夜夢回,原來父母的樣子竟越來越模糊了.


可一切都定格在那個晚上,顧府被抄家了!

禍從天降,勤禮王在通縣起兵造反,被人告密!朝廷派甯遠大將軍釜底抽薪,截了已到城門外的勤禮王世子,王妃.雙方在通縣大戰三日,勤禮王兵敗被斬于馬下!

聖上震怒!牽連官員眾多!雖顧知章提前二日就告假回京給老母祝壽,並未參與舉事,但偏偏勤禮王舉事的通縣就隸屬于漢陽,顧知章是怎麼也跑不了一個通敵的嫌疑!

壽宴後第二日,顧知章就被下獄,府邸被抄,院子里外掘地三尺,捜查了數遍!持續半年有余,後因確實未找到有關證據,最後把人放了!雖顧家托人打點了不少,但顧知章剛入獄時可真真吃了不少苦頭,身體虛弱得厲害,整個人頹廢了不少,在家將養了半年才緩過來!

上個月末,皇帝一紙詔書,遠遠地給貶到千里之外的溧縣去任職!對比當日犯事的官員,不是斬首就是流放!四品知府到八品縣丞,顧知章自知這已是最好的結局了!當下,歇了所有心思,心灰意冷地去了任上!因溧縣苦寒,把妻兒,老母,俱留在京中老宅,托賀知信照顧!

這一年來,顧欣妍充分體會到了人情的冷暖.

顧父入獄那段時間,賀知信到處奔走求助,昔日交好人家如避蛇蠍,閉門不見.有幾家即使開了門,也是管事出來接待,說不得幾句就閉門謝客!顧家傾盡所有,典當變賣,上下打點,均得不到一句准話.

祖母強撐著,腆著老臉,去求昔日的老姐妺,也不知怎的,回來就病倒了!顧家出事第三日,親家通政使司副使衛大人,派管家娘子上門接走了顧知信的新婚妻衛氏.病中的顧老太太受不住打擊,中風了!

顧大太太李氏既要照顧老太太,又擔心獄中的丈夫,強撐了月余,也累倒了.

顧欣妍不得不挺身而出,幫忙母親料理家事,看著臥病在床的祖母,母親,想著獄中的父親,悲從心中來,真真是度日如年!這時深恨自己是個弱女子,什麼都做不了!又恨怎麼讓自己這個一無是處的計算機專業的學生穿越了來!換個爆破專業的就好了!用火藥去炸穿那個天牢!救出父親;或者學醫的也行,至少可以救治祖母!但她知道這也是想想而巳,現實很殘酷,想法單純就是想法而已!

而顧家受此重創,家景已大不如前!待到顧父出獄,李氏辭退了大部分的下人,只留幾個原張家的家生子,廚娘,福伯一家,偌大的顧府,現在統共連主子下人不到十二人!

顧欣妍望著一下子空了不少的庭院,想著癱瘓在床的祖母,遠在千里之外的父親,消沉的小叔,昔日的繁華熱鬧竟似前世一般遙遠,不由感慨人世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