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非常難受


再次提醒,看這章的時候,記得不要吃東西.

......

從沒有這一刻,姜元羲希望自己的眼神不要如此銳利.

哪怕只是這樣一瞥,她都看清了手指上的指甲和紋路.

這是人的手指,這是人的指甲.

甚至姜元羲能確認,那是一根半截的女人的手指.

只要一想到自己碗中竟然會有女人的手指,姜元羲就想吐個天翻地覆.

她強忍著作嘔感,勉力讓自己面上不要出現異樣,她看著那尊大鼎,又看著面上帶著笑容的太子殿下,再看看周圍吃得歡樂的眾人,鼻尖處依然縈繞著湯的香味.

她想吐......

姜元羲閉了閉眼,屏住了呼吸,不想讓自己聞到香氣.

只要一想起碗里有人肉,她就想吐.

"小娘子,您怎麼啦?是不是覺得這湯不合口味?"

耳邊一道柔聲,讓姜元羲睜開了眼睛,是太子府的侍女,見到她停下了吃用,不解的從後面走上來問道.

旁邊的崔雅娘也疑惑的看著她,"五娘,這湯和肉都很好吃的,你看,我都吃完了."

侍女見此,面上笑容更柔,問崔雅娘,"這位小娘子,是否還要一碗?這甕里還有呢."

崔雅娘正覺得沒有吃夠,想要開口答應,突然發現自己大腿被掐了一下.

很用力.

崔雅娘淡笑著看了姜元羲一眼,開口卻拒絕了,"不用了,已經吃用得差不多了,我們小娘子,哪里吃得了這麼多肉食?"

侍女聽了,一臉笑容,並沒有覺得這話有何不妥,小娘子們為了苗條的身材,一向都不會吃太多的肉食.

姜元羲此時也適時出聲,"我方才只是在回味一下湯的美味,實在是太好喝了."

侍女有些豔羨的說道:"是啊,這湯真的是很香,那奴婢就不妨礙小娘子繼續享用了."

侍女躬了躬身,又退了下去.

"五娘,你怎麼啦?"崔雅娘等侍女退下,不解的問道.

方才分明就是五娘掐她,雖然不知道為何五娘會阻止她繼續要湯,不過她相信五娘,口腹之欲而已,她並不是很看重.

姜元羲強顏一笑,扯了扯嘴角,"沒事,你不是說要擁有纖纖細腰的嗎?我剛才看到你坐著的時候,小肚子突出來了."

崔雅娘一聲低呼,立時就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果然是摸到了一層小小的肉肉,只好遺憾的放棄了肉湯.

姜元羲見將崔雅娘糊弄過去之後,看著自己面前那半碗肉湯,忍著胃里依然翻滾著的惡心,狠了狠心,一閉眼,拿起碗就咕嚕咕嚕的把湯喝了,還閉著眼把碗里的肉給吃了.

再次睜開眼,她眼角處隱隱帶著一抹晶瑩,手上微微有些顫抖的放下碗,她的面色開始有些蒼白.

她喝了人肉的湯,她剛剛吃了不知道是不是人肉的肉.


只要一想到這個,姜元羲就覺得那湯,那肉從胃里又翻滾上她的喉嚨里,隨時都會吐出來.

"五娘,你怎麼啦?你面色看著不大好的樣子."崔雅娘關切的問道.

姜元羲按了按自己胸口,勉力的說了一句話,"雅娘,你去幫我找我阿娘,與她說,我不舒服,想讓她帶我早點回家好不好?"

崔雅娘不放心的點點頭,"你在這里坐著,我這就去找伯母."

姜元羲緊緊閉著嘴,她如今一個字都不想說了,怕一開口就會吐.

鄭幼娘很快就跟著崔雅娘身後過來,見到女兒的那一刻,鄭幼娘驚了驚.

這是第一次見到女兒這般面色慘白,鄭幼娘嚇著了.

"五娘,你不舒服?阿娘這就帶你去跟太子妃告罪,帶你回去看大夫."

鄭幼娘當機立斷,立時就決定帶著女兒回府看大夫.

此時宴會已經過半,太子殿下見眾人方才已經吃用得差不多了,自己先行離去,留下太子妃主持大局.

片刻之後,鄭幼娘走了回來,一邊扶起女兒,一邊道:"太子妃仁善,聽聞你不舒服,讓阿娘帶你回去看大夫."

鄭幼娘身邊還跟著一個侍女,看打扮應該是太子妃身邊伺候的,見到姜元羲的時候,她也一愣,想不到這個小娘子看著真是病得有些厲害,那臉色已經白得嚇人了.

聽聞姜元羲不舒服,姜家其他人也無心宴會,一起隨著鄭幼娘告辭離去.

才剛剛上了自家馬車,姜元羲再也忍不住,推開身邊摟著她的鄭幼娘,"嘔--"

翻天覆地的嘔了出來.

鄭幼娘顧不得馬車里的臭味,嚇得趕緊給女兒順背,"五娘,你怎麼啦,可不要嚇阿娘."

"嘔--"

姜元羲根本無法回她話,低著頭就開始吐,眼淚都出來了,只要一想到自己袖子里那根手指,就嘔得越發厲害.

鄭幼娘嚇壞了,看著女兒想要把昨日里吃的東西都吐出來的難受勁,朝窗外叫了一聲.

"五郎!"

聲音里透著的焦急,讓姜伯庸和姜伯錦兩人心中一緊,齊齊驅馬來到馬車旁,姜伯庸已經聽到了馬車里的嘔吐聲,立時就想到方才看到的姜元羲面色慘白的樣子,著急的問道:"阿娘,是不是五娘不舒服了?"

窗簾被撩開,露出鄭幼娘焦灼的臉,"五郎,五娘吐的厲害,她不大好,你快馬加鞭快去請胡大夫進府."

姜伯庸憂心的看了一眼馬車內,看不到姜元羲人,只一直聽到不斷的嘔吐聲,姜伯庸鞭子一揮,"阿娘,我這就去."

姜伯錦也著急了,先是吩咐護衛:"你們開路,讓馬車快點回府."

等護衛開始在街道上開路,又催促車夫,"快,快馬加鞭回府."

鄭幼娘馬車一路疾馳,這讓跟在後面的程氏和盧氏也憂心起來,紛紛催促車夫跟在鄭幼娘馬車後快馬回府.

姜府已經從先行回來的護衛處得知情況,側門的門檻已經被門房拿起,馬車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二門處,當馬車停下的時候,姜伯錦下馬,車門也被推開.

"六郎,快點抱你妹妹進去."鄭幼娘催促道.

姜伯錦顧不上馬車里臭味,也不在意姜元羲身上不小心沾到的穢物,一把將姜元羲抱起,快步往梧桐苑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