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背後是誰?


"阿娘,您叫我?"姜元羲親昵的坐在鄭幼娘身邊.

鄭幼娘吩咐了一聲,"阿朱,上菜吧."

阿朱應了一聲,帶著侍女們上菜.

姜元羲驚奇的看著跟以往不同的菜色,"這是什麼?"

鄭幼娘執起筷子,含笑道:"吃吃,看看合不合你口味."

姜元羲一入口,眼睛一亮,姿態依然優雅,手上和嘴上的動作卻快了很多.

半響之後,姜元羲摸著自己小肚子,舒服的喟歎了一聲,"這些菜好下飯啊."

她比平常多吃了一碗飯,小肚子都微微露出來了.

鄭幼娘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她,無奈的給她揉肚子,"你啊,下頓又不是不能吃,你吃這麼飽作甚?養生之道,在于八分飽......"

姜元羲頭疼的呻吟了一聲,趕緊打斷阿娘的碎碎念,"阿娘,我這不是見著這些菜好吃嗎,對了,我們家新來了廚子?"

鄭幼娘手輕輕一頓,歎了一口氣,這歎息中帶著一種贊賞,"這是新的做菜法子,是那位才女顧三娘開創的."

姜元羲輕咦了一聲,"是那位顧三娘發明出來的?想不到她還有這等蕙質蘭心."

現今世道,不管是世家還是平民,都是用蒸煮的法子做菜,要不然就是打獵之後烤肉.

姜元羲吃著蒸煮之菜已經十幾年了,淡然無味,要說色香味上,其實世家跟平民百姓之間沒有什麼區別,只是雙方所用食材不同而已.

但任你是龍肝鳳膽,若然除了不是蒸就是煮之外,跟羊肉牛肉沒什麼兩樣.

不過今日吃著的這個菜色,有一種醇香之味,跟以往那種寡淡無味完全相反,哪怕姜元羲這種本身沒有多大口腹之欲的人,都被這種菜色征服.

"是啊,前幾天顧家開了宴會,這種新的做菜之法頭一次出現,宴會上備受歡迎,很多人舔著臉去問顧家家主這做菜的法子,顧家也順勢推出了炒鍋和鍋鏟,連帶的,還有幾樣新的香料."

鄭幼娘搖搖頭,"顧家這次,又有一個下錢的金母雞了."

炒鍋和鍋鏟不難學,顧家鋪子里賣的這個東西,只要看幾眼,都能家去自己學著來做炒鍋和鍋鏟,真正賺錢的,是那幾味新的香料.

"孜然,胡椒,肉豆蔻,這些可以入菜用的香料,才是顧家可以下金子的金母雞啊!"

鄭幼娘自問經營嫁妝也是有數的,但跟顧家一比,簡直是見不得人了.

顧家那幾種香料,就日進斗金,讓人眼紅得不行.

"我們方才吃著的菜里頭,放著那幾種香料?"姜元羲挑眉問道.

"嗯,這幾種香料,入菜之後確實很好吃,就是阿娘也比平常多用了半碗飯."

姜元羲又問道:"那這幾種香料作價幾何?"

鄭幼娘淡淡的道:"一兩一金."


"嘶--"

姜元羲瞪大了雙眼,倒抽了一口氣.

她看了看案幾上面的碟子,抽了抽嘴角,"阿娘,難不成我們方才那一頓飯就吃了一金?"

她們娘倆兩人吃飯,就做了五道菜,任是再少,也要一兩的香料吧?

"這是阿娘下手快,顧家推出香料之後阿娘就吩咐下去三種香料各買了二十斤,現在因為世家們的搶購,如今顧家的香料,已經一兩五金以上了,還是供不應求."

鄭幼娘搖搖頭,也不由得為了自己當初果斷下手而慶幸,要是等到現在才買,得多花五倍的金子.

"嘶--"

姜元羲又一次倒抽了一口氣,先是為她阿娘如此果決的就下手買了五百金的香料,繼而又為了顧家那供不應求的香料.

"瘋了......真是瘋了,一兩香料五金!這是名副其實的價值千金啊!"

將近一千金!

阿娘買了三種香料,每樣二十斤,就花了將近一千金!

這都相當于一萬兩銀子了,但這僅僅是六十斤香料而已.

"家里你祖父那邊,還有西府你二祖父那邊,東西兩府各房,還有旁支那邊的老人們,都不能少了這些香料,阿娘買的六十斤還不夠用呢."

鄭幼娘犯愁的歎了一聲,姜家家大業大,就算他們這些小輩能不用香料,但族中那些跟姜太傅同一輩的旁支老人們,卻不能少了他們的用度,老有所養,一直都是姜家的族規,如果說他們這些嫡支各房們天天用香料入菜,旁支的老人們連聽都沒聽說過香料的名字......

呵呵,等著姜太傅親自執掌家法吧.

敢不孝敬老人們,自己跪祖宗去!

鄭幼娘作為姜家的塚婦,在頭上沒有婆婆的情況下,實則已經將整個姜氏的內務掌握了,不僅嫡支,旁支那邊也需要她協調,每隔幾天她都要過問一下旁支那些老人們的用度有沒有欠缺的,哪房缺了,都要及時補上來,不然若是姜太傅心血來潮叫了幾個旁支的兄弟們一起聊天喝茶,不小心得知老兄弟們被怠慢了,就算鄭幼娘是長子媳婦兒,也少不了一頓罵.

更何況,除了姜家自己的用度之外,還要對外宴客,若是姜家宴客沒有用上這幾種風靡都城的香料,姜太傅面子上,姜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鄭幼娘也沒有想到顧家那幾種香料會這般受歡迎,她都有些後悔買少了,現在這些香料,恐怕再也不會回到一兩一金的價錢了.

"顧家這回,真是躺在金子上面睡覺了啊."

姜元羲咋舌不已,這香料的買***之先前的胭脂水粉還賺錢,就是他們姜家都買了六十斤的香料,其他世家呢?恐怕也不會買少了,顧家就靠著這些香料,這銀子就賺了不少.

"顧家這般出風頭,不怕會惹禍上身嗎?"

姜元羲想不明白,之前胭脂水粉都讓顧家差點萬劫不複,更何況是香料的買賣,這是擺明了告訴世家們,我是只肥美的獵物,快來吃我吧.

"顧家背後有大人物撐腰,都城誰都不敢動他們."

鄭幼娘意味深長的說道,讓姜元羲一怔,"顧家背後是誰?"

"威勝王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