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很多事
g,更新快,無彈窗,!

齊宏茂萬萬想不到竟然會是這個原因,他眉頭一皺,這樣一來,豈不是說曲成文于姜元羲沒有用處?

"五娘子這話對極了!"

旁邊傳來一道大笑聲,三人齊齊望去,就見胡不歸大步而來,"五娘子這話真是深得我心,沒錯,要學當然是學最好的."

胡不歸舔了舔嘴唇,眸光發亮的看著姜元羲,"五娘子,某會世間最好的騎兵之術,戰陣之術,你要不要跟某學?"

姜元羲眉頭一挑,"五娘只怕您的本事,很快會被我掏空."

"哈哈哈哈......"

胡不歸放聲大笑,撫掌道:"善!大善!某就喜歡五娘子你這種人!"

胡不歸看著姜元羲,越發覺得她合自己胃口了.

他就喜歡這種野心勃勃的人.

沒有野心,不過碌碌無為而已,不足取.

"五娘子,我的騎術,不教一人."

胡不歸詭異的笑了笑,拿起自己胸前掛著的哨子,用力的吹了起來.

在演武場上的郎君們紛紛停下手中的動作,轉而看向胡不歸.

"所有學過騎術的都過來我這邊."

隨著胡不歸一聲大喊,三十幾個郎君們紛紛來到他身邊,當他們集中之後,俱都疑惑的看著胡不歸.

"我今日要教你們世上最好的騎兵之術,所有人編成一部,五娘子為你們的一部之首."

胡不歸的命令霸道蠻橫,根本就沒有要跟人商量的意思.

眾郎君們面面相覷不到片刻,齊聲應諾,"諾."

這下倒是讓胡不歸眸光不明的看了一眼姜元羲.

還以為那些郎君們心高氣傲,不肯讓姜元羲領頭呢,他都准備好了讓姜元羲去解決這個問題了.

"騎上你們的馬,在沙場上等著我."

片刻之後,沙場上一共三十八匹馬嚴陣以待,其中一匹是胡不歸的,一匹是齊宏茂的,剩下的是姜元羲帶著其他郎君們的.

"騎兵,從來都不是一個人能玩得轉的,如何成為一支精銳的騎兵隊伍?"

胡不歸環視眾人,目光著重在姜元羲身上停頓.

"所有人動作一致,你坐下騎的馬兒,腳踏出的那一步帶出來的只有一個聲音,你們沖鋒的速度一致,你們抬手射箭的動作劃一,你們要無條件的聽從你們頭兒的命令,讓你們頭兒對你們如臂指使.

所以你們不僅僅要練習沖鋒之術,還要練習拉弓射箭之術.騎射,是騎兵最本能的基本功,你們從今天開始,必須給我同時每天練習拉弓五百次,射箭一千次,沖鋒三百次.

接下來,我會教你們一種在戰場上幾乎能所向披靡的戰術,離合戰術......"

胡不歸騎著馬,開始教導姜元羲等人,而其中,姜元羲受到了他最嚴厲的教導,就如同他所說的那樣,騎兵之首,就是騎兵的靈魂,所有騎兵都要聽首領的命令,如臂指使,可不是開玩笑的.

一天下來,就是姜元羲也累得夠嗆,更不用說其他郎君們了,當胡不歸宣布結束的時候,都累得直接癱軟在地上,只剩下出氣的份了.

一個下午,要三十六個人同時完成沖鋒三百次,拉弓五百次,射箭一千次,除此之外,其他教頭似乎受到刺激般,還要練習拳術,刀術,就是沙場演練之術,他們都要學.

每天早上在族學的讀書時間,儼然成了他們最輕松的時候.

每日都很辛苦,就是飯都吃多了兩碗,卻沒有一個人喊累,他們都明白一個道理,家族已經請了這麼多有本事的人來教導他們,如果他們辜負了家族的期望,日後也無法有大成就.

"老大人,小子來給您請罪了."

李仲聞恭恭敬敬的行了個大禮.

姜太傅臉上帶著恰到好處疑惑,"你何時得罪過老夫?"

李仲聞懇切的道:"前幾天小子跟著蔣郎君去了姜家的田莊里,因為一些小事導致蔣郎君和姜家的郎君小娘子們有誤會,小子特來請罪."

李仲聞覺得自己真是好生冤枉,本來受傷的是他,最後變成了他得罪了姜五娘等人,從姜五娘對他的夾槍帶棍就能知道,要是不來請罪,恐怕日後姜家郎君們,小娘子們看到他,掉頭就走.

且當天姜五娘等人與蔣和玉之間的不對付,他收入眼底,先不說他們雙方平日里是否不對付,但那天起因在他,讓人家兩表親起了沖突,他要是想還讓姜太傅在朝堂上給他搭把手,姿態還是要放低的.

不管當天誰對誰錯,反正他來向姜太傅請罪了,按照祖父對姜太傅的了解,他也不會遷怒于他這個晚輩.

姜太傅淡淡的笑了笑,"哦,你說的是那件事啊......他們表兄妹之間鬧著玩呢,與你無關,不必多禮."

李仲聞心中腹誹,鬧著玩兒的竟然毫不客氣的把自家表哥給趕出門?還不知道姜家小輩們玩的這般大.

面上卻配合著姜太傅,又施了一禮,"是小子惶恐了."

姜太傅又問候了幾句李太尉,就拿起了一卷書冊,李仲聞識趣的告辭離去.

"不知這位管事,姜五郎等郎君在哪里,仲想拜會一下他們."

李仲聞客氣的詢問著給他引路的管事,管事一笑,"實在對不住,現在正是郎君們進學的時候,不到日落西下,他們都不能擅自離開的."

李仲聞聞言,心中大感失望,他打聽過了,姜五娘是跟著姜家郎君們一起讀書的,要是能見到姜家郎君們,很大的可能或許可以見到姜五娘.

他覺得很有必要在姜五娘面前給自己伸冤,他可不是她口中那種比小娘子還嬌弱的人,他也沒有冷酷到因為手上被劃了幾道,就要人性命的殘忍境地.

不過這種想法看來是很難實現了,李仲聞歎了一口氣,管事隱晦的打量著這位都城五俊之一,又跟自家郎君比了比,覺得除了一張臉,好像也沒有哪里比他們家郎君強的地方.

大老爺說的對,那什麼都城五俊的名頭都是用來嘩眾取寵的,華而不實的東西,他們姜家要是給小娘子們擇婿,還是要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