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我可是有緣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姜太傅深知五娘的脾性,從小到大,就沒有見過她自認比何人差的,這是第一次,他聽到五娘心服口服的說自己不及邵兕虎.

這讓姜太傅重視起來.

"見獵心喜,你想培養他,祖父能理解,不過祖父有個疑問,他只是在武藝上面天賦異稟,其他的呢?他至今還不會說話,也聽不懂人言,他要成為一個合格的戰將,要多長時間?"

"祖父,小虎很聰慧,他只是被耽擱了,您給我半年的時間,如若半年之後,他與尋常孩子無異......"

姜元羲頓了頓,"那您要收他為養孫!"

姜太傅靜靜地看著孫女,姜元羲對視著,半響之後,姜太傅深深地看了邵兕虎一眼,"你對他這麼有信心?"

"祖父,小虎不會讓您失望的."

能被她師尊看重的人,絕不會是普通人,要不是那片地界不能帶人進去,師尊早就親自教導小虎了.

連她師尊都看重的天才,如若等他聽懂了人言,學會了說話,知道了世間的等級,倘若他知道自己是家仆的身份,心里會怎麼想?

用上下尊卑來壓制一個天才,無疑是愚蠢的,只會把對方越推越遠而已.

姜元羲不准備讓邵兕虎頂著家仆這個名頭跟在她身邊,成為祖父的養孫,就代表得到了祖父的認可,日後蔣和玉不能再一口一個家仆的想對小虎打罵了吧.

邵兕虎懵懵懂懂的看著姜元羲,還不知道她為他想到了以後.

"祖父,時候不早了,我先帶著小虎離開."

姜元羲躬身退下,領著邵兕虎回到了梧桐苑.

阿方已經帶著人將梧桐苑收拾好了,大半個月沒回來,姜元羲一出現,整個院子就活了起來.

回到了家中,邵兕虎就不能再跟姜元羲同一個床榻了,哪怕同一個屋子也不行,姜元羲讓阿方在她屋子旁邊收拾了一個房間給邵兕虎.

等一切都弄好之後,姜元羲招來阿方,"將我從田莊里帶回來的小丫頭們帶過來."

阿方領命而去,不一會兒就帶著十二個小丫頭進來.

院子里的侍女們紛紛停下手中的活計,看著那些穿著粗布衣裳,略微帶著些拘謹的小丫頭.

"啪啪"

姜元羲拍了拍手掌,將院子里的侍女們招到一起,淡聲道,"這些都是我這次從田莊里帶回來的丫頭,她們將在院子里跟著媽媽們學規矩,並且她們還會與你們一起強身健體."

這個話一出,侍女們一陣騷動,警惕的看著另一邊的丫頭們,目露不善.

"你們都是我身邊的侍女們,這些年來謹守本分,你們也不用擔心我找來了她們就棄用你們,作為後來者,她們如果在連續兩個月都是最後三名的人,將會被送回田莊."

姜元羲的話,讓田莊里小丫頭們臉上露出了緊張的神情,她們父母得知被她們被五娘子選中,紛紛大喜,就是莊頭都對她們家里人更加客氣了,如果被五娘子退回田莊,她們無法想象這個後果.

"她們在院子里都是三等丫頭的份例,你們當中,身手最好的十八個人,日後將會隨同我出嫁,做我最親近的侍女."

姜元羲這番話,所有侍女們和丫頭們的眼睛都亮了!

大夫人身邊的阿朱姑姑,就是她們最好的榜樣,成為娘子的心腹,嫁給大夫人身邊掌管嫁妝鋪子的管事,自己的兒子女兒成為娘子所出的小郎君小娘子的貼身侍女長隨,與主子榮辱與共.

沒看就連五娘子都對阿朱姑姑客客氣氣的嗎?

阿方她們比不過了,阿方之下第二人,她們卻想做!

天然的,隨著姜元羲的話,院子里侍女們成了一方,田莊里的丫頭們抱成了團.

田莊里的丫頭們低頭看著自己結實的身板,她們自幼就做農活,就不信比不過那些個嬌嬌滴滴的侍女們.

姜元羲也沒有制止這種暗流之下的爭斗,甚至她已經將院子當成了一個練手之地,如果她連自己院子里的人都鎮壓不住,還是乖乖學做女紅,等著祖父給她選個好夫婿嫁了吧.

……

今日姜桐來姜家鬧了一頓,結果哭著離開,作為親曆其中的姜伯庸,回到自己院子之後,心緒難平.

祖父那番話,讓他大受震動,他一直以婢生子為恥,祖父卻說,姜家人不能給外人欺辱,不管出生嫡支還是旁系,不管是嫡出還是庶出,至少對外的時候,他們只有一個身份--姜家的族人.

他閉著眼睛,上輩子的種種一一在他腦海中浮現,從小到大,除了在姨娘身上會讓他覺得寡情冷酷之外,家族確實沒有對不起他.

他的眼眶微微濕潤,按下胸中澎湃的情緒,祖父那句"望你們日後死了去到地下見到列祖列宗,也能理直氣壯的對他們說沒有辱沒了姜這個姓氏"讓他猛的睜開了眼睛.

家族養他護他,他也要為家族盡一份力.

"阿志,讓你留意的道士如今還在都城擺著算命攤子?"

姜伯庸招來長隨,問道.

阿志躬身回答:"回郎君,那位常半仙還在東城擺著攤子."

"走,我們去會會這位常半仙."

姜伯庸帶著人出門,跟著阿志的腳步來到一條大街上,站在街角看著常明義的算命攤子.

有不少人在算命攤子旁邊來回徘徊指點,多是普通老百姓的,他的攤子卻冷清得很.

"這位常半仙是要的銀子太多,所以沒多少人找他算命?"

姜伯庸見到常明義閉著眼睛鎮定自若的坐在小馬紮上,疑惑的問道.

"回郎君,這位常半仙算命,看緣分."阿志回道,"沒有緣分的,他一概不理."

"真是好大的架子,走,且去看看,你們郎君是不是有緣人."

姜伯庸走出街角,閑庭信步的來到常明義的攤子前.

"鐵口直斷半人仙,只為有緣人看相,真是好大的口氣,不知先生看來,我可是有緣人?"

常明義睜開眼睛,就見到眼前一個俊秀的郎君,嘴角擒著一抹和煦的微笑,笑意盈盈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