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姜太傅很惆悵周末愉快+
g,更新快,無彈窗,!

就是這個小孩,讓大女兒跟孫女兒杠上了,要不是看五娘很喜歡他,姜太傅說什麼都不會留這個禍害在家中的.

現在聽到五娘說這小孩竟然是絕世狠將,姜太傅沒好氣的朝她揮揮手,"好了,祖父知道你慣會哄祖父開心,放心,祖父沒生他的氣,你要是想留他在身邊,那就留著,姜家還養得起一個小孩子."

姜元羲著急了,"哎哎,祖父,五娘可沒有說謊,我可以現在就試給你看的."

要邵兕虎成為她的左右干將,必要趁著如今就得到大部分的資源,不然單靠她自己一個人,何年何月才能把邵兕虎培養出來?

祖父的支持,就顯得至關重要了.

姜太傅輕挑眉頭,也來了興致,"行,祖父就看看你說的絕世狠將是個什麼樣的風采."

姜元羲走出屋子,問姜福生要了一些武器,又吩咐人將院子門關上,她朝邵兕虎招招手.

邵兕虎扔下手中的樹枝,飛跑到她身邊,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她.

姜元羲習慣性的摸了摸他的光頭,柔聲道:"小虎,還記得我們前幾天一起玩的玩樂嗎?我做什麼,你就要跟著一動不動的做什麼."

"玩樂"兩個字這些天邵兕虎最期待聽到的,只要聽到這兩個字,就代表姜元羲要放下所有事情,專心致志的陪他一個人玩.

邵兕虎連連點頭,等看到姜福生帶著人拿著武器過來,眸光發亮.

姜元羲從家仆手中接過兩根長槍,自己手中拿著一根,另一根被她拋向了邵兕虎.

姜太傅和姜福生兩人都提起了心,五娘就這樣朝那個小孩扔長槍,那小孩還傻愣愣的站著不動,這要是砸中了......

姜福生都急得上前兩步了,又猛的站住了腳,目瞪口呆的看著邵兕虎干脆利索的接住了長槍,還好奇的揮了揮.

那根長槍,比他還高一個頭......

"小虎,看仔細咯!"

姜元羲一聲嬌喝,站在院子空地上,右手一抖長槍,開始揮舞起來.

長槍如游龍,又泛著銀光,在空中跳躍升騰,游戲人間,看得姜太傅和姜福生等家仆流連忘返.

一套槍法下來,姜元羲臉不紅氣不喘,手持長槍,問道:"小虎看清楚了嗎?你來一遍."

姜太傅覺得孫女兒覺得此舉強人所難,她就耍了一次,就是他這種過目不忘的人,也不可能記一次就全部記住,畢竟這是舞槍,又不是背書.

哪想那個小孩竟然點頭了.

就見他拿著長槍同樣現在空地上,開始揮舞起來.

因為第一次姜元羲揮舞得慢,姜太傅還能記得一開始的槍勢,他驚奇的發現,那個小孩到目前為止,槍勢都是對的!

再一看孫女,見她現在旁邊,不斷的點頭,顯然是那小孩確實沒出錯.

片刻之後,姜太傅已經記不得後面槍勢的走向了,卻聽五娘叫了一聲,"小虎,這里錯了,你看我的."

邵兕虎頓時就止住了槍勢,認真的看著姜元羲的動作,等她將剩下的那部分又一次舞完,邵兕虎也開始動作了.

這一次,一直到最後,姜元羲都沒有出言糾正,甚至當邵兕虎從頭再來的時候,姜元羲也忍不住拿起長槍加入了進去,與他一道揮舞.

姜太傅所見,就是兩個身高差不多的人兒同樣的舉動,同樣的頻率,就連跳躍起來的高度都一模一樣,明明是兩個人在動,卻只能看到一個人的動作.

"看招!"姜元羲陪著邵兕虎揮舞了一次槍法之後,突兀的變招,一槍就刺向了邵兕虎.

姜太傅等人已經被場中的變化吸引,看到姜元羲突如其來的攻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邵兕虎會被這一槍刺中.

"鏘"

邵兕虎一槍接住了姜元羲的突刺,然後毫不客氣的反刺她.

兩人你來我往的打了起來,越來越快,從東邊打到了西邊,還在院子四角伺候的家仆們早就跟著姜太傅躲進了屋子,看著兩人打得眼花繚亂.

最後是以姜元羲把邵兕虎的槍挑開為結束.

姜元羲依然呼吸綿長,邵兕虎卻微微紅了臉,喘了喘氣.

姜元羲將長槍插在地上,撿起一把刀,眸光晶亮的看著邵兕虎,"小虎,我們來玩刀!"

說罷,她提起刀,又開始耍了起來.

緊跟著又如同長槍那般,最後兩人拿著大刀打得火熱.

姜太傅一邊看,一邊從袖子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心有余悸的問身邊的姜福生,"福生,你覺得都城里有哪個郎君文質彬彬還脾氣好的?"

五娘把長槍和大刀舞得這麼溜,日後的夫婿一定不能找個武藝高強的,不然兩口子要是口角不合,那就不是五娘哭哭啼啼跑回姜家找他們為她做主,而是直接就抄起長槍跟夫婿干架了!

都說武功高的人,脾氣不好,還是找個脾氣好的,不容易發生口角的郎君為好,不會武功的話,也不敢跟五娘對著干嘛.

姜福生還在努力的想著有哪家郎君不會武藝,好脾氣又能接受自己媳婦兒舞刀弄槍的,還沒有想出個人來,又聽家主搖頭否定了.

"不妥不妥,這要是找個不會武藝的,要是他不小心惹了五娘,被五娘這麼一槍下去,我們姜家可賠不回一個郎君給人家,還是得找個會武藝的,武藝還不能弱的,不然還是要被五娘胖揍的份."

姜太傅犯愁了,"哎喲,我只聽阿齊說五娘武藝天賦高,可他沒跟我說五娘拿起刀槍就跟換了個人一樣啊!

怪不得上次李仲聞那小子來家里,跟松兒切磋,五娘說松兒打不過還有她呢,我當時以為她給自己臉上貼金來著,沒成想她還謙虛了不少."

姜太傅看一眼宛若被犁過的院子空地就哀愁的歎一口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這里來了強盜頭子,將他院子的地都給挖了一遍,找寶物呢.

姜元羲將刀扔下,渾身舒爽的走到祖父面前,宛如一個得勝的公雞,昂著頭,一臉"祖父快誇我"的神情,狀若謙虛的道:"祖父,您覺得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