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您真是為老不尊茶水微暖+
g,更新快,無彈窗,!

"你這半點虧都不肯吃的性子啊,日後嫁人怎麼辦?"

姜太傅搖搖頭,犯愁的道.

"這要怪祖父您啊."姜元羲一邊剝著荔枝,一邊理所當然的道.

姜太傅吹胡子瞪眼,"這與祖父有什麼關系?"

姜元羲嘻嘻一笑,"因為五娘是祖父教出來的,五娘最像祖父啊."

姜太傅好氣又好笑,點了點她,"你啊你......"

看著心肝寶貝俏皮眨眼的樣子,姜太傅心想,罷了,日後給五娘陪嫁五百部曲過去,有他們護著,還有姜家在,總不會受了委屈才是.

"你這孩子,不枉祖父對你看重,這次考核得了一個好成績,為我們姜家招來了三個能人."

姜太傅想到如今住在姜家的胡曲馮三人,笑得猶如偷吃了雞的狐狸一樣.

"祖父,您笑得太奸詐了,到底引來了什麼能人啊?"

姜元羲好奇的問道,一邊把荔枝放到冰鹽水里,拿著帕子擦了擦手.

"什麼奸詐?你這孩子越來越不會說話了,祖父這是含蓄的微笑."

姜太傅沒好氣的糾正,又接著道,"胡不歸,曲成文,馮浦澤,這三個名字,聽過吧?"

姜元羲嘖嘖稱歎,"原來是他們三個來了我們家啊,怪不得呢......估摸著當初在華蓋林里暗中跟著我的四人里,一個是齊總教頭,其他三個就是他們了."

姜太傅狐疑的看著她,"你一早就知道他們?"

"知道啊."姜元羲聳了聳肩,"當初進華蓋林之初,我聽到身後有動靜,有人一直在暗中跟著我,對我卻沒有敵意,我當時就想著是齊總教頭他們了."

"你聽出來的?"姜太傅不是很相信的看著孫女.

"嗯,我在三丈左右的距離,聽到了四個不同的呼吸聲,就知道有人暗中跟著我了."

姜元羲才說完,就見祖父瞪大了眼,見鬼似的看著她,她摸了摸臉,嘟噥道:"我臉上沒長其他東西吧?"

姜太傅不敢置信的問道,"你能聽到三丈之內的所有聲音?還是說除了三丈之內,更遠的都能聽到?"

姜元羲眨巴了幾下眼睛,"要在安靜的環境下,才有可能聽到,超過三丈以外,就聽不到了.像現在家里,人人都來往走動,腳步聲,說話聲,嬉鬧聲混雜在一塊,我聽不清咧."

姜太傅狐疑的看了她好一會兒,終究是放過她,沒有尋根問底.

"五娘,既然你說你最像祖父,那麼你覺得祖父對他們三人的態度是如何?"

"收為己用啊!"姜元羲想都不想,脫口而出,"天下名將,不想收為己用的,就是傻子."

姜元羲還不知道,當今聖上就是她口中那個傻子,甯願讓他們死,也不想讓他們做將軍.

姜太傅含笑問道,"為何你會覺得他們會屈居人下?"

"為什麼不會?"姜元羲疑惑的道.

姜太傅來了興致,"何解?"

"簡單啊,他們是天下名將,又不是天下明主,既然之前都能屈居人下,為何現在不行?"

姜元羲見著時間差不多了,用筷子把冰鹽水里的荔枝夾出來,放在碟子里,一碟放到祖父面前,一碟自己吃得歡快.

"名將遇明主,這不是自古以來的佳話嗎?"

姜太傅心中一震,被她的話點醒,是啊,既然以前能屈居人下,為何現在不能?

如果真的想從天下名將變成天下明主,他們就不會答應來姜家了.

"五娘,那你覺得,能配得上他們的明主會是誰?"

姜太傅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里也提著一絲緊張.

"這要看他們自己啊,良禽擇木而棲,如若換了我是他們,當然是選自己看得上的人做明主,不然對著一個自己看不上眼的,相處起來不是為難自己麼?"

姜太傅心中五味雜陳,看著姜元羲眸中閃過一抹複雜之色,除了齊宏茂之外,再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胡曲馮三人的選擇.

就算胡曲馮來姜家,乃是因為姜家有他,有部曲,也是在見識了塢堡之內的實力,但究其原因,一開始卻是為了五娘而來.

如果五娘最終沒有得到他們的認可,姜太傅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會選擇留在姜家.

而在三人里面,五娘已經折服了一個胡不歸.

不,應當說,胡不歸那個瘋子,只是在姜家,在五娘身上看到了一種可能,于是就將全部身家都壓了下來.

如果按照正常人的想法,應該是跟馮浦澤一樣,先留在姜家這里細心觀察,等確認了姜家值得合作了,才會考慮把家族綁上姜家這輛戰車.

遇上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胡不歸,姜太傅明白,姜家最後若真的能成事,胡不歸的功勞是最大的!

一個能在微時就全力支持的人,就這已經值得姜家厚待了.

"五娘,你知道他們三人留在姜家意味著什麼嗎?"

姜太傅說過五娘最是像他,性聰慧,他明白五娘早就想到這一點.

"嗯,他們要留在我們姜家擇主嘛,甚至,他們擇主的對象,很大一部分是我."

姜元羲吐出一顆荔枝核,又補充道:"但我不是他們唯一的選擇,族兄們甚至阿爹二叔他們,也是他們暗中觀察的對象."

"如若他們選擇的明主不一致,你知道這對我們姜家意味著什麼嗎?"

姜元羲聽到祖父的話,撓了撓頭,臉色微郝,狀若羞澀的道:"可是祖父,除了我,他們還能找到比我更符合他們理想的明主嗎?"

姜太傅:"......"

看著眼前自吹自擂的孫女兒,姜太傅的嘴角抽搐得厲害,差點被她噎著了.

"祖父,您用這種懷疑的眼神看著我,實在是太小看我了."

姜元羲一看到祖父那充滿狐疑的眼神,立時就不干了,她揮了揮小拳頭,"您等著啊,我收服他們三人給您看."

姜太傅嘴角抽了抽,"那祖父拭目以待."

"天底下還您這樣的祖父嗎?竟然會質疑孫女的能耐,實在是太沒有祖父的樣子了."姜元羲不忿的嘟噥道.

姜太傅眼皮子跳了跳,毫不手軟的敲了孫女一個暴栗,"那你有孫女兒的樣子嗎?天天在祖父面前說大話,就知道忽悠祖父,祖父可沒看到你說的拳頭在哪里."

"哎喲,您真是為老不尊,竟然舍得打您最最疼愛的乖孫女兒,小心我哭給您看哦,到時候您就要手足無措的哄我了."

姜元羲哼哼了一聲,惹得姜太傅手癢癢的,又敲了她一下.

姜元羲扁了扁嘴,轉瞬又換了一副嘴角,笑得像只小狐狸一樣,湊近祖父身邊,嘻嘻一笑,"祖父,我尋到了一個絕世狠將哦."

姜太傅眉目一動,問道:"在哪?是何人?"

"您不是見過了?喏,在外面呢."

姜元羲朝外面努了努嘴,姜太傅順著打開的窗欞往外看,滿腦子的黑線,"那個你從華蓋林帶回來,蹲在外面玩泥沙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