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這回尷尬了吧!唯小四+


第二天一早,姜家田莊里就走出一隊浩浩蕩蕩的車隊,姜元羲等人啟程回都城了.

緊趕慢趕,臨近午時終于回到了姜家.

在姜里車隊各自分散,各回各家,姜元羲等人也回到了東府.

才剛進門,大管家就低聲在姜元羲身邊道:"五娘子,大姑奶奶過府來了."

姜伯錦和姜伯庸對視一眼,知道麻煩來了.

至于姜元羲?

她淡淡的"哦"了一聲,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甚至轉而吩咐大管家,"福生叔,我們從田莊里帶了很多家畜回來,其中還有幾十只是麒麟雞,你兒媳婦兒不是剛生了孫子?你拿幾只家去,讓福生嬸給她燉雞湯喝,補補身子."

姜福生臉上露出了笑容,應了一聲,"諾,我代老大家的謝過五娘子."

姜元羲擺擺手,擠眉弄眼的:"福生叔這是折煞五娘了,你是祖父身邊的老人,我這是借花敬佛,賄賂你呢,讓你在祖父面前多說我好話,讓祖父多疼五娘."

姜福生笑容更甚,寵溺的看著姜元羲,無奈的搖頭一笑.

姜伯錦兩人淡定的看著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大管家笑容滿滿,早就習慣這種場面了.

姜元羲牽著邵兕虎,給姜福生介紹道,"福生叔,這是我在華蓋林里救回來的小孩,我給他取了一個名字,叫邵兕虎,他還不懂說話,規矩也沒學會,家里可能未來一段時間要雞飛狗跳了."

說起這個問題,姜元羲一臉歉意,她知道在教會邵兕虎學會說話之前,家里注定要有一段時間是混亂的,作為家里的大管家,必然會給他增添很多麻煩,姜元羲無法避免,只能先把事情說了,也好有個預備.

姜福生早已經聽說過邵兕虎的大名,畢竟如今大姑奶奶此來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為這小孩,見姜元羲牽著他的手一路上不放,大約就知道邵兕虎在姜元羲心中的重要程度了.

姜福生一笑,"無事,家里很久沒有熱鬧過了,熱鬧一下也是好的."

姜元羲摸了摸邵兕虎的頭,對他說:"小虎,這位是福生叔,是家里的大管家."

邵兕虎看了姜福生一眼,"哦"了一聲.

其實他是不知道姜元羲這番話的意思,但不妨礙他回答一個"哦"字.

這幾天以來,姜元羲已經教會了邵兕虎兩腿走路,用勺子喝粥,用筷子吃飯,他會說"肉","好","哦"這三個字,另外最讓阿方等人驚奇的是,邵兕虎學會的第二個詞語是"五娘子".

他知道姜元羲被人叫"五娘子",有時候姜元羲要是看書沒理他,他就會時不時叫一聲"五娘子",這樣姜元羲就會看他一眼.

他對這個新游戲樂此不彼.

安和堂就在他們一路上的閑聊中到了,還沒到正房,就聽到一個略帶尖銳的嗓音.

"阿爹,你看看五娘像個什麼樣子!她身邊的家仆傷了李太尉的孫子,不僅沒有懲戒那個家仆,還惡言相向,將人家李郎君趕出田莊,這是待客之道嗎?"

姜伯錦從鼻尖里哼了一聲,"又來了!"

正房里沒有聽到其他人的聲音,姜大姑奶奶又捏著嗓子道,"還有啊,和玉作為表哥,見到五娘和五郎做錯了,好心教導他們,結果呢?


一個兩個,都不省心,五郎連個家仆都管不好,我看著日後也是沒出息的份.

大嫂,不是我多嘴,你還真的要好好管管五娘了.和玉他們郎君議事,五娘不甘寂寞,非要插進來摻和,這是一個小娘子該做的事嗎?

她就該好好讀書,多做女紅,日後相夫教子,摻和男人的事,豈不是乾坤顛倒?

這也就罷了,索性她年紀還小,你拘在身邊好好教導,還能掰正.

可她目無尊長這點,我卻不得不好好說說.

你看看她,她在莊里,當著李郎君等諸位郎君,還有家仆的面,公然落和玉的面子,說什麼莊里很多地方外人不能隨意走動,說什麼讓和玉認清自己的身份,這是她一個妹妹該說的話嗎?"

聽到這里,姜元羲就不准備再聽下去了,揮了揮手,讓守在外面的丫環回稟.

丫環一邊撩起簾子,一邊高升回稟,"五郎君,六郎君,五娘子歸府了."

姜大姑奶奶的話頓時戛然而止.

姜伯庸帶頭,姜伯錦和姜元羲跟在身後進去,三人齊齊向坐在上首的姜太傅行禮.

"孫兒,孫女見過祖父,祖父安康."

姜太傅一直淡然的臉這才微微露了一點笑容,"回來啦,去見過你們阿爹阿娘吧."

姜元羲等人又向姜松,鄭幼娘見禮,正房里不僅坐著姜松,鄭幼娘,還有二房的姜楓,程氏,他們的大女兒姜二娘姜初然,小女兒姜四娘姜初晴,三房的姜榕,盧氏,他們的小女兒姜三娘姜如雪.

見到姜元羲,三個小娘子紛紛投以擔憂的眼神.

除此之外,堂中還有一人,穿著華貴的衣裙,微微仰著臉,臉色稍顯不虞的看著姜伯庸和姜元羲,特別是見到姜元羲身邊牽著的邵兕虎,臉頓時就沉了下來.

這位就是姜家的大姑奶奶姜桐,嫁給蔣氏為婦,蔣和玉的母親.

姜元羲一邊給長輩們見禮,一邊仔細的觀察著堂中的情況.

祖父是個老狐狸,他不想讓人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你就無法從他臉上看出分毫,但其實姜元羲自小被祖父帶在身邊教導,她直覺感覺到祖父並沒有因為聽到大姑母的話而生氣.

阿爹和阿娘兩人都是神色從容自若,若不是她一直在外面聽著大姑母的話,還真以為阿爹阿娘沒有被人指著鼻子罵教女不嚴.

至于二叔和三叔等人,都是人精,想要從他們臉上看出其他,倒是有困難.

先前堂中余人都不出聲,只聽到大姑母的責怪,姜元羲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她給姜桐行禮,而後甜甜的笑道,"大姑母,怎生今日有空過府探親?這是來看望祖父的嗎?

說起來,大姑母都有大半年沒過府了,今日恰好五娘從田莊里回來,帶回了不少野味,不如讓廚下做幾道菜,你和祖父好好喝一杯?"

姜伯錦死命咬著牙,唯恐自己笑出聲,五娘這個蔫壞蔫壞的,這是在打大姑母的臉呢.

他偷偷瞄了一眼大姑母,果不其然看到大姑母臉色漲紅,心里不厚道的哈哈大笑起來.

該!這回尷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