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容不得外人欺負星盟10+
g,更新快,無彈窗,!

蔣和玉看著邵兕虎抓著姜元羲的衣服,就明白小虎是誰的人了.

既然正主來了,蔣和玉頓了頓,倨傲又不滿的看著邵兕虎,"五娘,就算你小孩心性,想要找個年紀相當的玩伴,也用不著找這種粗魯野蠻的孩子,你看看他,還把李郎君的手抓傷了."

說完邵兕虎,他又轉頭看著姜元羲,面帶不悅,"五娘,你也老大不小了,再過幾年就可以選夫婿了,你還一團孩子氣,你要找玩伴,莊里多的是小丫頭,為何非要找個小子厮混?大舅母要是知道你這般不講究,該傷心了."

姜伯錦本來冷靜下來的理智,又被蔣和玉這番話氣得差點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

聽聽他說的是什麼話,什麼叫非要找個小子厮混,什麼叫他阿娘知道五娘這樣會傷心?

這不是指桑罵槐說五娘不懂規矩,且在隱晦的指責他阿娘沒教好五娘,所以五娘才會找個小子厮混的?

說話這麼難聽,你今天是吃大蒜了嗎?

不獨姜伯錦,就是姜伯庸都冷了臉,眸光似霜的看著蔣和玉,姜敏學和姜明達臉都拉下來了,家仆們也個個滿懷不忿的看著蔣和玉.

主辱臣死,當著他們的面,先是羞辱五郎君,接著又對五娘子指指點點,要不是他是表少爺,早就不客氣了.

姜元羲呵笑一聲,斜睨了蔣和玉一眼,那眼神,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都充滿著嘲諷,

"蔣表哥估摸著是少時找的西席先生不好,連個話都聽不明白,總是答非所問.你們誰知道當中發生了什麼事的,一五一十的給我說說看."

蔣和玉面色一變,姜元羲這是明目張膽的嘲諷他學識不夠,以至于連話都聽不懂,焉能讓他不怒?

"我現在在問家仆,有些人不要自降身份搶家仆的活計做,省得給家里丟人丟份."

姜元羲云淡風輕的一句話,讓蔣和玉憋得臉色潮紅,看著姜元羲的眸中閃過一抹森冷的寒光.

倒是其他人詫異的看著姜元羲,李仲聞等人恍惚是第一次認識姜元羲一樣,只有姜伯錦和姜伯庸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五娘的嘴皮子素來利索,連鄭晗玥那麼刁蠻的小娘子都被她說哭過,這種簡直是小菜一碟.

姜伯錦也不生氣了,袖著手坐等看蔣和玉的笑話,惹怒了五娘,至少今天蔣和玉的面子有得看了.

一位一直跟著蔣和玉的家仆出來回話,"回五娘子,蔣表少爺帶著人來到這里,看到小虎蹲在那邊拿著木棍在地上劃來劃去的.

從小虎身邊走過的時候,小虎或許是被這麼多人嚇著了,手上的力道不禁大了些,地上有一些泥土濺了起來,濺到蔣表少爺身上.

蔣表少爺二話不說就讓人將小虎抓住打板子,小虎人小,嚇壞了,就想躲開,兵荒馬亂的,不小心就抓了一下李郎君的手."

姜伯錦給了家仆一個滿意的眼神,不錯,果然是他們姜家的家仆,反正事情的經過怎樣他們是沒看到的,但在家仆口中,就成了蔣和玉的錯了,要不是他帶著這麼多人嚇著了小虎,小虎會嚇得手上力道大了點嗎?

力道不大,泥土就不會濺出來,就算泥土真的濺到你蔣和玉身上了,又值當要"二話不說就讓人抓小虎打板子"嗎?

反正蔣和玉他們又不知道邵兕虎近不得陌生人的身邊,這麼一說完全沒毛病.

這位家仆的話一出,蔣和玉氣得胸膛上下起伏,陰森森的看了家仆一眼,經這人這般一說,合著還是他的錯了?是他咎由自取了?

杜郎君,蘇郎君等人眉頭一皺,不滿的看著家仆一眼,作為傷者,李仲聞卻看著姜元羲.

姜元羲恍然大悟般輕輕點了點頭,"哦,原來事情是這樣啊."

而後她臉色不虞,不滿的看著家仆們,呵斥道:"你們怎麼做事的,不知道這里是姜家的田莊嗎?

不知道田莊很多地方外人不能隨意走動嗎?為何要帶著人來到這片禁止外人踏足的地方?你們的規矩學到哪里去了?"

眾位家仆們齊齊躬身領訓:"小的知錯,小的甘願領責."

姜元羲這一番訓罵,不傻的都知道是在罵蔣和玉,你一個外人,沒有經過主人家的首肯,就隨便踏足主人家的地方,你還有理了?

順便也是在告訴蔣和玉,這里是姜家,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對姜家的家仆如何處置.

要耍威風,回去你們蔣家耍.

在姜家的地頭,你不服氣?

我還非要護著我姜家的人了,哪怕是個家仆,能教訓他們的,也只有我姜家人才有資格,你哪里來就回哪里去吧.

蔣和玉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就是杜家郎君等人的臉色也難看極了,這話是在說蔣和玉,又何嘗不是在說他們不知禮?

"蔣表哥,"姜元羲咬了咬這三個字,"我姜家的家仆要如何處置,那是我姜家的事.

我祖父尚沒有對我五哥有一個字的責怪,你難道還能比祖父厲害?

五娘覺著,你還是先認清自己的身份,你遠來是客,如果渴了累了,想要借我們姜家的田莊歇息一二,作為主人,我們自會好好招待.

但若是來了惡客,我們也做不到被人指手畫腳之後還要舔著臉討好.

姜家的臉,不是讓人踩的,姜家的人,也容不得外人欺負."

姜元羲毫不客氣,七情上面的對上了蔣和玉,不顧蔣和玉難看的臉色,緊接著又轉頭看著李仲聞,朝身後的阿方揚揚手,

"阿方,將藥膏拿給李郎君,李郎君身嬌肉貴,這破了點皮我們姜家上下都擔待不起,還是請李郎君趕緊回都城,去找太醫好好看看手吧,萬一留下了疤痕,不知要多少條人命才能填上了."

阿方福了福身,將手中的藥膏交給李仲聞的長隨,又回到了姜元羲身邊.

夾槍帶棍的損了李仲聞一頓,姜元羲涼涼的看了蔣和玉一群人一眼,"我們這里廟小,容不下這麼多大佛,來人,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