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這人就是個瘋子!星盟9+


"可是你們不也來了嗎?"

齊宏茂當即冷笑回去,誰怕誰似的,就不信他們現在還能走.

"老齊,你這樣就沒意思了."馮浦澤翻了個白眼,點了點齊宏茂.

"行了,你們也別爭了,我們還是說正事吧."

齊宏茂坐正了身子,肅著臉,目光一一從三人臉上掃過,"大家都不是傻子,你們也別用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搪塞我,還是說說你們的打算吧,我不信一個姜五娘能讓你們出山."

胡不歸嗤笑一聲,"為何不能?我還真就看中了她的天資."

齊宏茂看了他一眼,又轉頭看向其他兩人,"你們也這般覺得?"

曲成文聳了聳肩,"老胡不實誠,我可是老實人,我就直說了,我曲家,到了要崛起的時候了."

馮浦澤嘻嘻一笑,"我是自己看中了姜五娘,跟馮家沒關系."

齊宏茂眼角微挑,他已經從三人言行中知道他們的態度了.

胡不歸最是看好姜五娘,甚至提前將寶壓在她身上.

曲成文要曲家崛起,覺得跟姜家合作可以相得益彰,各取所需.

馮浦澤對姜家的支持力度最小,他只身一人,想來是要先觀望姜家的發展,再決定值不值得馮家的全力支持.

齊宏茂知道了三人的態度,也就明白應該怎麼對姜太傅回稟了.

"你們也知道自己與今上的齷蹉,你們要是在都城出現......"

齊宏茂有些遲疑的說道.

"改個名,換個姓,用些小手段,改變一下容貌就行了,這些年來不也找不到我們?"

馮浦澤不是很擔心,他們既然敢來這里,當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備.

"那你們是單獨教五娘子一個人呢,還是......"齊宏茂心微微提了提,不動聲色的問道.

"既然是去姜家做教頭,當然是按照姜家的規矩."胡不歸沉聲道.

齊宏茂壓抑著心底的雀躍,面上端著,"行,等回到姜家,我先帶你們去見過家主,只是要先委屈你們了."

堂堂天下名將,要隱姓埋名來姜家做個教頭,確實是委屈.

"反正姜家好酒好菜多著呢,比我在鄉野老林來得好."胡不歸無所謂的道.

"行了,既然如此,那就再在這里待幾天,等過幾天我們回去之後就去見家主吧."

齊宏茂揮揮手,不客氣的趕人走,"熊掌吃完了,還想賴在我這里作甚?"

胡曲馮三人拍拍屁股,舔著肚子悠哉悠哉的走了.

過了好一會兒,胡不歸的房門被敲響,"進來."


齊宏茂推門而進,看到胡不歸坐著,案幾之上擺著一壺酒,兩個酒盞,還有幾碟子的下酒菜,一笑,"這是知道我會過來?"

他不客氣的坐在胡不歸對面,自己拿起酒壺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換了我是你,我也會過來."胡不歸目光沉沉的瞥了一眼齊宏茂,自顧自的喝酒.

齊宏茂飲了三杯酒,摸了一把嘴,微微探過頭,目光緊緊的盯著胡不歸,不放過他任何一絲表情,

"老胡,大家明人不說暗話,你是怎麼想的,跟我交個底如何?"

胡不歸定定的看著齊宏茂,良久,就在齊宏茂自己眼睛都有些酸澀忍不住眨眼時,胡不歸翻了一個白眼,

"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還要怎樣明人啊?"

齊宏茂也翻了個白眼,"要是換了你,你信?"

胡不歸一本正經的點頭,"我當然信."

齊宏茂肚中腹誹,這臉皮還是一如既往的厚,就喜歡給自己臉上貼金.

"五娘子雖然天資過人,可她畢竟是個小娘子,你若是說跟老曲一樣,我還能理解,你說你為了五娘子,這就......太他媽胡扯了."

齊宏茂憋了憋,還是憋出了那幾個不甚雅觀的詞語.

"我在我十二歲的時候,尚且做不到能一槍就殺死一只幾百斤的熊瞎子,她那一槍,乾淨利索,直中要害,槍法已經有了自己的形,這等天資,著實可怕.

況且她耳目聰明,十六個人里頭,就她差點把我們給暴露了,要知道我們可不是那些地痞流氓.

在華蓋林里,方方面面都讓我很滿意,謹慎小心,哪怕自己藝高,也沒有小覷一只蜘蛛.

兩度在華蓋林里救人,至少說明她非薄情寡義之人,你我都知道越華容其實並沒有離開塢堡,可卻偏偏在塢堡里消失了,能在我們眼皮子底下將這一切安排好,還讓家仆們按照她的意思連郎君們都瞞過了......

就算她是個小娘子,那也是個相當可怕的小娘子啊,這至少說明了姜太傅對她放權了.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當朝百官之首的姜太傅,竟然會對一個孫女放權,難道你會覺得這真的是因為寵愛她嗎?"

胡不歸嘖嘖稱贊,"還有你!你為了她,不惜寫信給我們,可想而知你有多看重她.

你可是姜三郎的得力干將,我是清楚姜三郎的本事,如果你不看好她,你不會用掉姜三郎的人情,就只為了讓我們來見一見姜五娘的."

胡不歸的話,讓齊宏茂默然不語,神色甚至有些黯然,一言不發的倒酒喝酒.

胡不歸見此,也是歎了一口氣,當年姜三郎多麼驚才絕豔,要不是被今上圍殺在軍中,天下名將必有他一席之位,可惜姜三郎英年早逝.

兩人沉默著,各自喝酒,良久之後,齊宏茂啞著聲音低聲道:"你知道我一直想做什麼."

"如果這些都無法讓你安心,那我再說一點."胡不歸撚著酒盞,低聲道,"我在鄉下,看了很多年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我覺得陳氏的大廈將傾了."

他意味深長的看著齊宏茂,"天下大勢,不止你在看,就算有其他家族也開始睜眼了,但你是最早找我的人,而我又在姜五娘身上,姜家那些郎君們身上,看到了一種未來.

你能將身家性命壓在上面,我為何不能?人生,本就是一場豪賭."

他又壓低了聲音,低得只能兩人聽到,"想想看,未來要是扶持一個小娘子打下了天下,我們就是古往今來第一人,難道這不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嗎?"

齊宏茂看著胡不歸亮晶晶的雙眼,心里隱隱發毛,為了一個暢想,竟然將家族也拿出來豪賭,這人就是個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