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調教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翌日,姜元羲身邊就跟著一個小尾巴,這個小尾巴還非常霸道,誰要靠近姜元羲,都會被他低吼威脅.

幸好齊宏茂從第二場考核之後又沉寂了下來,不知道在搞些什麼,反正最近幾天姜元羲無事一身輕.

"啪"

"說了很多次,吃飯不能用手!你是人,給我用勺子!"

姜元羲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毫不留情的打了一下他伸向肉食的小手.

小孩被打,捂著自己的手掌,茫然不懂的看著她.

那雙眸子清澈見底,對于姜元羲打他,沒有生氣,只是委屈的看著她,偷偷的看她一眼,又偷偷的看肉食一眼.

就是阿方這個被他一直以來敵視的人,看到一個光著頭,粉雕玉琢的小孩子,因為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事,被打了也只是委委屈屈的偷瞄大人生不生氣,心也軟了下來.

然而姜元羲卻無動于衷,至少表面上是這樣,又一次給他示范用勺子喝粥,他卻只顧著看肉食,看都不看一眼姜元羲手中的勺子.

姜元羲拿起勺子,一邊吃著粥,一邊夾著肉羹送,還時不時拍打著從旁邊伸出來的小手.

等她用完了早膳,拿出帕子擦了擦嘴角,吩咐道:"撤下去."

阿方一愣,遲疑了起來,小孩不是還沒有吃嗎?

"阿方,你連我的話也不聽了嗎?"

姜元羲淡淡的一句話,讓阿方心中一凜,不敢再耽擱,與阿春兩人快手快腳的將早膳撤了下去.

這下小孩不干了,他還沒吃呢,弓著身就想追上去,被姜元羲按住.

鼻尖聞到的肉香味越來越遠,從昨天到今天已經整整一天半沒有吃過肉食了,小孩更加躁動不安,煩躁之下狠狠的想要甩開姜元羲.

換來的是姜元羲更加毫不留情的鎮壓.

小孩被死死的按住不能動,眸子逐漸染上了一層凶悍,喉嚨里開始發出低吼聲,姜元羲不為所動.

小孩甩甩手,沒能把姜元羲的手甩開,幾次之後,凶性上來,竟朝著姜元羲咬去.

"啊--"

阿方等人驚呼一聲,卻見姜元羲手腕一翻,放開了小孩,小孩還沒來得及欣喜,身上被又被壓了下去.

他的背上被踩了一只腳.

姜元羲面無表情,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不要咬人."

或許是姜元羲眸中的冷清讓小孩不敢再放肆,身子逐漸軟了下來,沒有再與她對抗.

等了一會兒,姜元羲才收回腳.

感覺到背上的力量沒有了,小孩先是偷偷觀察著,見姜元羲站在一邊,他"咻"的一聲爬起來沖了出去.

看了一眼姜元羲,又回頭看了看方才阿方等人將肉食撤走的方向,四肢一動,就開始往那個方向跑.

姜元羲眼一眯,腳步一動就追了上去,抽出自己早就准備好的鞭子,朝他身邊泥土狠狠一抽.

小孩聽到身後惡風,及時轉了個方向,回過身汗毛炸起,躬著身子惡狠狠地看著姜元羲.

"不要四肢著地走路,用你的兩只腳."姜元羲很認真的用鞭子點了點自己的雙腿,示范給他看.

小孩一步一步往後退,頭昂著,齜牙咧嘴的.

姜元羲冷哼一聲,再不留手,鞭子直接就抽在他手上.

"嘶--"

阿方等人又倒抽了一口氣,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場面,跟不上事情的轉變.

昨夜里五娘不是還護著那小孩的嗎,怎生現在就開始抽打他了?

阿方等人就見她們眼中嬌滴滴的小娘子耍的一手好鞭子,無論怎麼揮,都精准無誤的打在小孩的手上.

一開始小孩還會閃避,後來發現無論怎麼閃躲都躲不過鞭子,為了不被打,只能伸手試圖抓住.

一只手用來抓鞭子,身體就無法保持四肢著地的平衡了,嘭的一聲,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看得阿方她們不約而同的閉上了眼,這一聲還真響,這摔得有多疼啊.

姜元羲的鞭子也暫時停了下來,小孩眼見鞭子不揮了,又一咕嚕的爬起,手才剛剛撐地,鞭子又來了,小孩只得氣急敗壞的又去抓鞭子.

阿方她們俱都心疼的看著小孩,想開口給他求情,看著五娘沒有半分笑意的側顏,又紛紛咽下到口的話.

漸漸的,阿方她們眼中露出了驚訝之色,那個小孩,為了抓住鞭子,不知何時已經勉強能用雙腿直立行走了!

就算走得踉踉蹌蹌,就算走幾步就會摔倒,但那也是用雙腿走路.

院子里的塵土終于停下了飛揚,姜元羲收回了鞭子,頗為滿意的看著已經能勉強站立的小孩,吩咐了一聲,"阿方,准備湯沐."

小孩滿眼新奇的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腿,又看著自己雙手,走幾步跌倒,又慢慢爬起來,又試著走幾步.

等阿方將湯沐准備妥當,小孩已經學會了走路,只是走得不夠快,不夠穩當而已.

姜元羲見此,眸中精光一閃,老頭說得不錯,這孩子果真是學得很快,她倒是開始期待後面的調教了.

吩咐家仆給小孩洗漱,姜元羲自己也去沐浴一番,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

興許是被打得累了,洗乾淨回來的小孩趴臥在姜元羲身邊,懶洋洋的一動不動.

姜元羲吩咐阿方再去整治一桌飯菜上來,趁著這個機會,姜元羲拿著藥膏輕輕給小孩塗他手臂上的傷.

小孩只是好奇的將自己手臂上的藥膏聞了聞,聞到一股藥草味就沒有了興致,任由姜元羲擺弄.

"既你自幼跟著老虎長大,行為舉止都像虎......"

姜元羲沉吟片刻,輕聲道:"一虎怒時出萬狼,霸業奮起天下亡.揮指雄獅三千萬,踏平天下我最狂.

從今往後,你的名字就叫兕(si)虎,至于姓...你不能隨我姓姜,那就姓邵好了,邵氏,同樣出自姬姓."

小孩懵懂的抬起頭,茫然的看著姜元羲紅唇輕啟,聲音清脆,不知道自己已經有了名字.

在通往姜元羲院子外的一條小道上,姜伯庸帶著長隨悠哉的走著,不經意的吩咐著長隨,

"五娘親自狩獵了熊瞎子回來,竟然沒有嚷著要吃熊掌,兄弟們已經按捺不住想要好好飽餐一頓了,你去見見五娘子,問問她怎麼處置那只熊瞎子."

頓了頓,又道,"算了,這里離五娘的院子也不遠了,我親自去一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