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以畜生行事之星盟4+
g,更新快,無彈窗,!

齊宏茂氣急敗壞,沒有想到姜元羲會遇上熊瞎子,更沒有想到她又要救人了.

就在齊宏茂要現身支援姜元羲之時,身影頓時僵硬了.

差點不穩的從樹上掉下去,目瞪口呆的看著前方.

那只比人還高的黑熊,已經倒地了.

胸膛處凹了進去,早已經死不瞑目.

那上面插了一支長槍.

姜元羲沒有理會倒地的熊瞎子,徑直朝野人走去.

"吼...吼..."

野人目光更加凶狠,也更加忌憚,盡管身上流著血,還不忘一邊低吼威脅,一邊謹慎的往後退.

"會說話嗎?"

姜元羲明顯察覺到了不同,皺著眉頭問道.

回答她的是一聲低吼.

姜元羲頓住了腳步,她看得出雖然她救了這個野人,但他對她的忌憚比那只熊瞎子更深.

她已經見到了他齜牙咧嘴了,整張臉都皺著,威脅著她.

姜元羲深思片刻,當機立斷,緊握拳頭就沖了上去.

野人第一時間閃避,又對她進行攻擊.

方才她隱身在旁早就熟悉他的路數,輕而易舉的閃避,接著一拳.

野人倒飛了出去.

在姜元羲的預想中,這個野人應該昏過去才對,可那個野人半躺臥在地上,竟然還能支起上本身,朝她低吼.

目光中依然野性難馴.

姜元羲眉峰微挑,興趣更甚,一步一步上前,站在野人跟前,朝他露出一個惡劣的笑容,極快的又伸出了一拳.

"嘭"

"一拳打不昏,那就兩拳,這不就昏了."

姜元羲雙手拍了拍,走到野人身邊,蹲下想要撥開覆蓋著他面容的頭發,見到頭發打成了結,看不出原本的顏色,沾滿了泥土草屑,在上面築窩的跳蚤......

姜元羲默默的收回了手.

最後姜元羲將野人放在熊瞎子身上,用藤條綁上,她拉著藤條,扛著槍,拖著一人一熊回去.

"五娘,為什麼你每次去華蓋林都能撿回來一個人?"

震驚過一番姜元羲狩獵到了一只熊之後,其他人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放在那個野人身上.

熊瞎子又不是沒見過,還是這個古怪的野人更加值得研究.

姜元羲將人拖回來之後,讓家仆去將那個野人的頭發全部剃了,給他好好洗個澡,看著那些跳蚤歡快的蹦跶,姜元羲仿佛覺得自己身上也有東西在跳著,忍了忍,還是回院子沐浴一番.

神清氣爽的從屋子里出來,姜元羲懶洋洋的捆了個腰,正想喝碗綠豆湯,院子外面就響起了急切的叫喚聲.

"五娘子,五娘子,你救回來的那位小郎君發狂了!"

門外一個家仆氣喘籲籲的飛奔而來,姜元羲眼皮子跳了跳,快步往外走,"怎麼回事?"

家仆身上衣衫是濕的,狼狽不堪,抹了把臉,有著一種劫後余生般的後怕,"五娘子,你帶回來的那個小郎君,在我們給他洗澡的時候醒了.

他好生大的力氣,直接就把我們當中兩個人掀翻在地,又把木桶給砸碎了,我們四個人一起上去制服他反被他撞傷,咬傷,沒有辦法,我們只能來請示你了."

姜元羲眉心一蹙,又慢慢舒展開,語帶贊賞,"想不到被我揍了兩拳,這麼快就醒了."

兩人很快就去到了一處院子,在院子里,木桶已經分成了好幾塊,地上已經濕了一片,還有幾個家仆躺在地上痛叫,旁邊有四五個家仆在圍捉一個光頭小男娃.

姜元羲眼一掃,就看出家仆們不是那個小男娃的對手.

"你們都退開."

姜元羲一聲低喝,小男娃動作頓了頓,四肢著地頭不自覺的循著聲音的地方轉著.

家仆們先是遲疑了一會兒,又被姜元羲喝了一聲,才警惕的慢慢擴大著包圍圈,一步一步後退.

姜元羲又看到了那一雙眼睛,野性,凶狠,偏偏又奇異的充滿著純真,仿若能照亮心底的黑暗.

"喲喲喲,竟然長得很俊俏嘛."

姜元羲被那雙眸子晃了晃神,等她再看那張臉,嘖嘖稱歎出聲.

她甚少稱贊別人的容貌,蓋因她日複一日的對著銅鏡看自己的臉,早已經對其他人容貌沒有了興趣,這是第二個能讓她稱贊出聲的人.

又將視線往下移,因著小男娃如今四肢著地,倒也不怕看到長針眼的東西,見到他身上一片黑一片白,又嫌棄的皺了皺鼻子.

"太髒了,好孩子就應該洗得白白淨淨的."

姜元羲說罷,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家仆們心都提了起來,渾身緊繃著,預備要是小男娃發瘋,他們就奮不顧身撲上去保護五娘子.

不過讓他們驚訝的是五娘子進一步,小男娃就退一步,還發出了低吼聲.

雖然聽不懂,不過聲音里倒是聽出了某種忌憚以及......害怕?

家仆們面面相覷,這麼凶狠的小男娃,竟會害怕五娘子?

姜元羲柔柔一笑,笑容恬靜可人,"乖啊,你身上太髒了,我們好好洗個澡,換上一身新衣服,我再帶你吃頓好的."

"吼..."

小男娃一退再退,退到了牆壁上,整個人都崩起來,眼睛小心的看著四周,准備找個方向逃跑.

姜元羲眼疾手快,幾步上前,手掌如刀,干脆利索的將人敲昏了.

"嗯,這樣就可以好好洗澡了."

眾家仆們:"......"

姜元羲親自看著家仆們給小男娃洗漱,看了一陣,索性閉目養神,猛地,她心中一動.

她來到了那片地界,"老頭,我救回了一個毛頭小子,你知道的吧."

黑衣老者嗤笑一聲,"自己都是個乳臭未干的小娘子,還好意思嘲笑別人."

姜元羲哼哼兩聲,"老頭,那小男娃很古怪,初見之時以老虎姿勢行走,聲若虎嘯,一舉一動都近似老虎,你說我該怎麼辦?"

黑衣老者眸底閃過一抹晦暗不明之光,快如閃電,姜元羲沒有絲毫察覺,"你想養他?他對你可沒有用處."

姜元羲很認真的想了想,"大概是我覺得我跟他有緣,老頭,別扯這些不相關的話,我明明是來問你該怎麼對待他的."

黑衣老者古怪的笑了笑,"怎麼對待?簡單,以畜生行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