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竟然是破軍出世?


姜伯庸在塢堡中沒有得用的人手,他更不可能當著塢堡的人面前派人去追越華容,只得將此事按下.

就算他想要有其他行動也不可能了,因為第二場考核來了.

"第二場考核,地點依然還是華蓋林,這次對你們的考核要求是,在正午之時從華蓋林帶獵物回到這里,除去皮毛之後,肉質將有三十斤重,算通過."

齊宏茂這話一出,眾人面面相覷,這麼簡單?就是讓他們狩獵?

"以為很簡單?除了祛蛇毒的解毒丸會給你們之外,你們只能從我這里帶走一件武器進去.

且,我可以告訴你們,華蓋林里如今已經設了不知凡幾的陷阱,如果你們不小心,興許掉進陷阱里的,是你們而不是獵物."

齊宏茂冷酷的笑了,"到那時,或許會有人斷胳膊,斷腿......"

為什麼他要推遲幾天時間才開始第二場考核?就是帶人去華蓋林設陷阱了.

此次考核的除了謹慎,細心,觀察力,行動力之外,還有鍛煉他們的實戰經驗.

郎君們齊齊松了一口氣,果然啊,這樣才是他們想象中的考核,不然單純一個獵殺野獸有什麼難度?

這種感覺出來之後,又覺得尷尬,怎麼好像很想被虐一樣?

"上來挑選武器吧,時間可不多了."齊宏茂冷聲道.

這一次不是一大早就召集眾人,而是等到眾人用完了早飯,已經過了辰時之後,才召集的.

也就是說,距離正午之時,還有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

要趕去華蓋林,要獵殺肉重三十斤以上的獵物,要小心避開陷阱,還要按時趕回來......

眾人紛紛上前挑選武器.

有的人挑選了弓箭,有的人挑選了長槍,大多數都是遠程武器.

姜元羲也選了一把槍,拿起一盒解毒丸,姜元羲招呼一聲,"諸位族兄,五娘先行一步,為你們打頭陣!"

她扛著長槍在肩上,快步走了,與上一次慢吞吞相比,判若兩人.

其他人見狀,也不甘落後,紛紛拿起自己的武器也走了.

依然還是跟上次一樣,每個人身後都暗中跟著一個教頭保護,姜元羲身後同樣還是跟著四個人.

姜元羲隨意選了一個方向就進了華蓋林,一路上她已經破解了五個陷阱,躲過了三個陷阱.

姜元羲回身看了一眼身後的陷阱,又看了看身邊大樹垂下來的繩子結,抹了一把額頭上不存在的虛汗,

"這簡直是五步一個小陷阱,十步一個大陷阱,還有不少刁鑽到不行的陷阱,到底是誰設的,這麼陰險."

在她身後五丈遠的地方,馮浦澤的臉色黑了黑,其他三人使勁憋著笑.

姜元羲又繼續前行,嘴里不停的抱怨,"為什麼走了這麼久一只野獸都沒見過?連個兔子都沒有,不會是設陷阱,把野獸給嚇跑了吧?也不知道其他族兄那里如何了."

姜元羲一路前行,罕見的竟然找不到一只動物,哪怕是一只錦雞.

"呼哧呼哧"

"吼...吼..."


姜元羲猛的轉過頭看著一個方向,三個呼吸之後,毅然朝著出現聲音的地方而去.

姜元羲一路上要小心陷阱,繞著樹林七拐八拐的,才來到一處小空地.

她藏身在一棵大樹之後,屏住呼吸,看著眼前的一幕,眸光一凝.

一只約有八尺高的熊瞎子咧著嘴,嘴角流下了唾液,朝著它對面的人齜牙咧嘴,喉嚨里發出威脅的低吼聲.

它的身子緊繃著,微微彎腰,兩腿呈現攻擊的狀態.

待姜元羲將目光順著來到熊瞎子跟前的人時,又是一愣.

那是一個......四肢著地的人?

因著那人背對著姜元羲,她看不清楚容貌,在她的眼中,那個渾身上下只在腰間圍著一塊狼皮的人,身上看不出什麼顏色了,兩只手著地,兩只腿微弓,頭發拖拽到地,嘴里同樣發出威脅的低吼聲.

"吼...吼..."

這叫聲,豈不是就是方才她聽到的聲音?

她先前以為是老虎與熊瞎子對上了,想著撿便宜,沒有想到會是看到一個人跟熊瞎子對峙.

嗯?

姜元羲渾身緊繃,看著熊瞎子突然朝那人發出了攻擊.

熊瞎子壯碩高大,猛撲過來帶起的惡風讓它腳下的落葉輕飄,這一撲之下,姜元羲都能感覺到它的雄偉.

姜元羲沒有輕舉妄動,在她眼中,那個一舉一動都在模仿老虎的野人後腳一蹬,借著身後大樹的反彈之力閃避了過去.

"咔擦"

姜元羲瞳孔一縮,看著那棵被熊瞎子一撲之下出現了裂痕的大樹,明白只要熊瞎子再撲一次,這棵要三人合抱的大樹就會齊根而斷.

一人一熊已經斗了起來.

在姜元羲眼中,那個野人身手靈活,一舉一動都跟老虎十分形似,總是借著大樹挪移躲避,可惜他只會學著跟老虎一樣用爪子和牙齒來對抗熊瞎子.

人的爪子和牙齒怎麼可能破開熊瞎子的皮毛?

很快野人的速度就降低下來,他的身上也多了許多的抓痕,有一處厲害的,甚至能看到白骨.

興許是聞到了血腥味,熊瞎子更加興奮了,爪子上的動作越來越有力,野人躲避得也越來越艱難.

就在野人一個閃避飛身的瞬間,姜元羲與一雙充滿著凶狠,野性,又帶著懵懂純真的眸子對上.

姜元羲一怔,那是她見過的,最純粹的眸子.

鬼使神差的,或許是不想那雙眸子就此喪命在熊瞎子手下,姜元羲不再藏著,一個閃身出來,趁著野人躲避的瞬間,自己正面對上了熊瞎子.

眼見就能吃到美味了,遇上一個攪局的,熊瞎子氣得大吼一聲,大掌毫不客氣的朝姜元羲拍下.

齊宏茂早就氣急敗壞了,低聲吼道:"這也是你們安排的?"

馮浦澤立即就澄清,"這幾天你天天跟我們在一起,華蓋林你比我們熟悉,我們能做什麼安排?"

與此同時,在那片地界里,黑衣老者睜開眼睛,眸光定定的看著某一處.

"竟然是破軍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