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好星盟3+
g,更新快,無彈窗,!

"干他?"

越華容似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怔忪了一下之後,哈哈大笑.

他笑得在床榻上打滾,滾一陣,指著姜元羲,又接著笑.

姜元羲腦門上的青筋歡快的蹦了蹦,不是因為被越華容嘲笑,而是這笑聲笑得她腦仁疼.

她伸出手,在案幾之上一拍,沉聲喝道:"夠了!"

"咔擦"

案幾一分為二,越華容的笑聲也戛然而止.

"很好笑?"

姜元羲面目表情的看著他,眼神深邃,看不出深淺.

越華容微微一怔,而後冷笑道:"難道不可笑?螻蟻豈可撼大樹,蚊蟲驚人不量力!"

面對越華容仿佛看傻子的目光,姜元羲緩緩勾起嘴角,那弧度,越華容覺得自己好似變成了一只螻蟻,面對著來自大象的漠視.

"不要用你自己的能耐去揣度別人的能耐,不要用你少得可憐的膽量去衡量別人的膽量,如果你眼睛只能看到這一方天地,你就只能屈身在這一方天地里."

姜元羲身子前傾,臉對著越華容的臉,鼻尖對著鼻尖,眼睛對著眼睛,從幾個家仆的目光看過去,就是他們的五娘子跪在床榻上壓著那個長相俊美的郎君.

家仆們面面相覷,想要上前提醒五娘子此舉于理不合,看到五娘子身旁那張已經斷成兩半的案幾,對視一眼,都明智的當自己眼瞎了.

越華容此時沒有半點的心猿意馬,他對上那雙黑黝黝的,里面仿佛有著萬千星辰的眸子,只感覺到了一種壓迫.

一種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壓迫.

他從那雙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如此渺小,如此卑微.

一如剛才自己提到螻蟻蚊蟲.

好在這種壓迫感逐漸離他而去.

姜元羲慢慢直起了身子,重新坐回蒲團之上.

越華容躺在床榻上靜默了片刻,收斂了臉上的笑容,木然的看著屋頂.

姜元羲也不急,又刷的打開了折扇,一下又一下的扇著.

半響之後,越華容的眼珠子動了動.

整個人從一個了無生氣的木偶,變成了讓人驚豔的美男子.

姜元羲面上沒有流露,心中嘖了一聲,一個郎君,長得這麼美,也不知道讓小娘子如何活在這個世上,剛剛看了一眼,那臉上的皮膚跟她差不多呢,真正的瓷白如玉.

越華容慢慢起身,坐了起來,低著頭認真的整理著自己的衣衫,一絲不苟的,而後端端正正的跽坐,用著世家最端莊的禮儀.

"不知五娘子有何教我?"

都是聰明人,從方才姜元羲特意提起陰平縣的縣令彭茁,又提起岳家一家十八口,兩人都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越華容明白自己的身份已經被人查出來了,甚至就連岳家十八口最後的結局也被查得一清二楚.

方才從兩人步步相互試探,逐漸變成了姜元羲對他的壓制,他知道自己已經輸了.

輸了就要認輸.

沒有什麼難為情的.

因為他從她身上看到了一個可能.

手刃仇人的可能.

如果能報仇,他不惜化身惡鬼,他可以拋棄良知,他可以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歹毒的人.

姜元羲對上他的目光,看到一種不惜一切的認真以及火焰.

這朵火焰,就差風了.

風助火勢,東風來了,火就會越來越大.

姜元羲卻在這一瞬間遲疑了.

來之前她想好了計謀,然而等她對上這個人的眸子,她承認自己遲疑了.

她現在有百分百的把握,一旦她提出自己的想法,他會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然而那會毀了他的一生.

而她,是推他進恥辱和死亡境地的劊子手.

所求的,不過是為了姜家五千多人的性命而已.

她跟彭茁,今上之流又有何區別?

"嗤,五娘子不會是害怕了吧?"

一聲嗤笑打斷了姜元羲的神思,她回過神,就對上了越華容眼含譏諷的眸光.

"剛才是誰說讓我不要用自己的膽量來衡量她的膽量的?怎麼著,原來也是個只會誇誇其談之輩麼?"

姜元羲沒有生氣,靜靜的與他對視,片刻之後,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瑩白如玉的雙手.

她心里對自己說,這是第一個,第一個因你而走向邪惡的人,他甚至很有可能會命喪黃泉.

她的手慢慢緊握起來,在心中繼續補充道,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人,因你的執著,因你的冷酷,而走向死亡.

怕嗎?

怕.

悔嗎?

不悔.

所以姜元羲又抬起頭,揮了揮手,幾個家仆遲疑了一會兒,直到她冷冷出聲,

"退出這個廂房,遠離這里五丈遠,去院門外給我守著,沒我的命令,誰都不許進來,無論是誰."

幾個家仆又看了一眼已經變成兩半的案幾,躬身行禮,退了出去,一直退到院門外,盡責的守著不讓任何人進去.

越華容自始至終都沒有看那幾個家仆,他只看著姜元羲,只等著姜元羲的後續.

屋子的門沒有關,從外面可以看到姜元羲與越華容相對而坐,姜元羲背對著,看不到她神情,但越華容的神情卻看得一清二楚.

這讓幾個家仆心中稍安.

"想報仇嗎?"

"想."

"無論讓你做何事?"

"是."

"哪怕自身受辱,哪怕昧了良心?"

"我已經沒有了心."

在兩個月八天前,他的心就已經隨著岳家十八口而死,所以不懼受辱,更不怕昧良心.

"我會給你安排一條路,讓你有機會報仇."

"好."

"條件是為我做事,只要是我要求的,你都要想辦法完成."

"理所應當."

你幫我安排複仇之路,我借你能耐報仇,我當為你做事,此乃天經地義之事.

對話到此,姜元羲很滿意,她不怕越華容反悔,因為她很清楚越華容的心.

他在華蓋林傷重至此,還能硬撐著等到她的救援,報仇是支撐他活下去的唯一動力.

她經曆過,所以身同感受.

"我為你安排的路就是,進宮,成為今上最寵愛的人,取得他的信任,等我交托之事辦完,亦或者到了合適的時機,你就能嘗試著找機會手刃仇人."

越華容笑容清淺,毫不猶豫的點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