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救還是不救?4+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華蓋林前,只剩下姜元羲一個人.

齊宏茂等了一會兒,見她依然沒有動身的打算,忍不住催促:"五娘子,你還留在這里作甚?其他人可全都進去了."

姜元羲手上正拿著果馕,她是打算在樹林外先把早飯吃了再進去的,不過回身看了一眼齊宏茂和他身後的十六個教頭,又看了看五哥消失在山林里的身影,靈光一閃.

她從善如流的收拾起果馕,道了一聲,"我這就出發."

姜元羲選了一個無人選的方向,在山林中穿行,仔細的查看周圍的環境,在一處相對安全的地方停下來,拿出果馕,從里面抓出一個饅頭吃了起來.

她警惕的注意著周圍的動靜,凝神靜聽,實則已經運用上了自己體內修煉的萬物生的能量.

片刻之後,她心中暗道一聲果然.

在她身後大約相差三丈元的地方,她聽到了細微的呼吸聲.

方才看到齊宏茂等人也不離去,還催促她盡快進入山林,她就猜測應該是她們這些人身後都會吊著一個教頭在暗中保護.

要不然真的等到信號箭發射再來搭救,黃花菜都涼了.

不過,她又一皺眉頭,怎麼她聽著竟然有四道呼吸聲?

難道說附近還有別的族兄在?

姜元羲警惕的注意著周圍的動靜,快速的將手中的饅頭吃完,喝了兩口水,左手吃著弓,小心翼翼的在山林中行進.

福袋其實就是香囊,上面繡著一個福字,只有手巴掌大小.

姜元羲清晰的記得齊宏茂手上那個福袋是寶藍色的,在這個山林里面,若是不細心點,一個錯眼就會漏過去.

"簌簌"

姜元羲眼疾手快的從後背的箭袋中抽出一支箭,搭弓拉弦.

"咻"

一條大蛇從樹上掉下來,一支箭准備的射中它的七寸,掉在地上,頭尾還在扭動.

姜元羲上前抽出箭,拿過兩片葉子將箭頭上面的血跡擦掉,不再看這條蛇,迅速離開這個地方,血腥味一傳開,恐怕就會引來捕食者.

只是不知為何,找了一個時辰,竟然一無所獲.

這場考核若是比賽射殺獵物的話,恐怕她倒是有可能拔得頭籌.

就這麼一個時辰里,她已經射殺了七條蛇,五只兔子,三只錦雞,最凶險的一次是遭遇到一條蛇的撲殺之時,一只野豬突然從左側灌木林中沖出來撞向她.

當時危急之下,她直接將沖撞過來的野豬踢了一腳,同時手上也沒有放松,拉弓松弦,箭射中了大蛇的七寸,那只野豬也被她一腳踢得撞斷了一棵樹,橫飛了出去.

等到她將箭從大蛇身上拔下,再去看野豬的時候,才發現野豬已經被她一腳踢斷了氣.

姜元羲看了一眼野豬,沒有理會,轉身就走,在她走出一段距離之後,她耳中清晰的聽到一道抽氣聲.

姜元羲摸摸鼻子,想來應該是暗中保護她的教頭去查看野豬的情況了.

她也沒有想到自己情急之下一腳能將數百斤的野豬踢飛,甚至還順帶撞斷了一棵樹,只能說萬物生太過厲害了,被印章壓制之下,她的力道還能有這種表現.

只是隨著陽光開始透過高冠樹枝的縫隙,照射在她身上之時,姜元羲皺了皺鼻子.

"難道這邊沒有齊總教頭布下的福袋?沒道理我找了這麼久,一只都找不到啊......"

姜元羲回想起她進山林的方向,又一對比自己現在所處的方向,她在山林中行走了一個時辰,暗自決定,再沿著這個方向走一刻鍾,若真的看不到一只福袋,她就回頭,去其他地方找.

華蓋林太大太大了,大到姜元羲走了一個時辰,竟然沒有遇上一個族兄.

不過齊總教頭沒有設定界限,就說明哪里都有可能.

在姜元羲繞過十幾棵大樹之後,她的腳步一頓,目光警惕的看著前方一處大樹灌木叢.

她緊了緊手中的弓,右手已經持了一支箭,用箭撥開跟前的草叢,腳下故意發出聲響.

如果是猛獸,就會被她弄出的聲響吸引,小動物的話就會逃走.

沒有猛獸出現,也沒有小動物逃走,走得近了,姜元羲才聽到一個細微的,若有若無的呼吸聲.

是人?

姜元羲眉頭一皺,這里出現了外人?

雖然華蓋林不是姜家的,但姜家依山而建,背靠華蓋林,這附近除了姜家,再沒有第二個人家了.

華蓋林里多猛獸,不是藝高人膽大,絕不會有人敢獨自一人進來.

姜元羲用箭撥開草木叢,就見到一個人面朝下的躺在那兒,看不清容顏,但身上衣服多處破爛,甚至血跡斑斑.

姜元羲腳步頓住了,靜靜的站在那里,皺眉看著那人.

就在她身後五丈遠的地方,一棵大樹上,左右兩根粗大的樹干之上,分別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赫然是齊宏茂.

四個人全都目光炯炯的看著姜元羲,等著她接下來的動作.

你們猜,她是救還是不救?

其中一個身形頎長,一身儒雅之氣的中年男人,一手持筆,一手快速的在紙上寫下這行字.

等這張紙從儒雅男人手上傳了一個來回,上面已經有了回複.

她遲疑了.

當然要遲疑了,她一路上所行路線上的福袋都被我們事先摘了,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再有一個半時辰就要到午時正了,要是再找不到福袋,第一場的考核就沒法通過了.

如果只以考核為首要任務的話,現在最理智的做法,就是不要管這個人,掉頭回去繼續找福袋.

救.

最後一個字的回答,是齊宏茂的.

這紙又傳了一回,其他三人也看到了齊宏茂的回答,俱都聚精會神的等著姜元羲接下來的舉動.

真不怪這四人還要用這種方法表達自己的意思,實在是在他們一路暗中跟隨姜元羲的過程中,幾次三番發現他們躍上樹的動靜,似乎都被姜元羲捕捉到.

有好幾次,他們躍上樹之後,都發現姜元羲會看向他們所處之所,第一次還以為是巧合,幾次之後,其他三人第一次見到姜元羲的,面色都變了.

甚至還有人故意發出一陣輕微的聲響,果不其然就見姜元羲望過來.

雖然覺得姜元羲不會看到他們,天生的謹慎還是讓他們躲了起來.

甚至還主動的往後再退了兩丈,這才發現姜元羲沒有再望向他們藏身之處.

然後齊宏茂就鎮定自若的從自己包袱里拿出紙筆,用一支玉瓶裝了墨汁,讓四人用紙筆交流了起來.

就在這時,姜元羲的腳步動了.

她往那匍匐之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