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手底下見真章求月票,3+


天明雞曉,塢堡里響起了一陣鍾鳴聲.

姜元羲睜開眼睛,眸光清湛,自己起身穿好了一套男裝.

阿方恰好這時端著盆子和巾子進來,伺候她洗漱.

才剛剛洗漱完畢,院子外就響起了一陣騷動.

不一會兒阿春就進來回稟,"五娘子,齊總教頭那邊派人來,讓您現在即刻去正院集合."

"現在就要去?"阿方一愣,"還沒有吃早飯呢."

阿春肯定的點點頭,"現在就要去,來人還說,若是一盞茶之內不到,就讓人送回都城."

姜元羲眼角微微一挑,玩這麼大?

姜元羲將巾子搭在木盆上,起身穿上靴子,"蹬蹬"了兩步,朝阿方和阿春等人揮手,"我先去正院,早飯不吃了."

等姜元羲趕到正院的時候,齊宏茂與十五位教頭如鐵柱般,目光森嚴的站在那里.

姜元羲抱拳一拜,"五娘見過齊總教頭及諸位教頭."

齊宏茂"嗯"了一聲,算是回應.

姜元羲自發站在齊宏茂面前的空地上,眼角一掃,就看到了在教頭身邊有兩張案幾.

一張放了十六把弓,十六袋箭,十六把匕首.

另一張上面放了十六袋果馕和水囊,十六個小盒子.

姜元羲心中揣測著,片刻,她身邊就來齊了人.

連她在內,一共十六個人.

齊宏茂見人齊了,朗聲道:"之前就跟你們說過,來這里是為了考核你們在演武場這幾年所學,今第一場考核,現在就開始了."

到底是齊宏茂手下教導出來的,聞言眾人也沒有異動,更不敢出言反駁說昨天才舟車勞頓過來,還沒有休息好,今天就直接開始考核.

誰敢這麼說的,都不用猜,轉身就要被送回都城.

"第一場的考核,以華蓋林為考核之地,你們每人一把弓,一袋二十支箭,一把匕首為武器,以我手中福袋為目標,只要在午時正之前回到我面前交上福袋的,就算考核通過."

齊宏茂聲音平淡,接下來的話卻帶上了一絲血腥味,

"華蓋林多猛獸,不然田莊里也不用起這麼高的牆,就是為了防著那些猛獸襲擊田莊的.

此行你們或許會遇到毒蛇,野豬,老虎,甚至熊瞎子也有,你們只能靠你們自己去搏斗,如果事不可為,出了生命危險,記得立即放信號箭,教頭會來救你們."

"但!"

他目光掃過全場,每個被他眸光掃到的人,都感覺到一股鐵血的氣勢,讓人不寒而栗.

"但,切記四個字,不要逞強!千萬不要等到自己快死了才放信號箭,等教頭看到信號箭,再趕過來救你們,或許只能帶你們殘肢回來安葬.

這是一場考核,我不希望有人丟了性命,可記得了?"

"諾!"

十六個人齊聲應諾.

"這上面有十六個果馕和水囊,是你們進華蓋林之後的口糧,那個小盒子里是解毒丸,一般的蛇毒都能解,但遇到像帝王青那樣的蛇中之王,記得偷偷離開."

齊宏茂又講解了一番,此時天色已明,他手一揮,"都上來拿弓箭那些吧."

"諾!"


等所有人都收拾好,齊宏茂滿意的點頭,將將要轉身帶著一行人去華蓋林的時候,一道清脆的聲音叫住了齊宏茂的腳步.

"齊總教頭,五娘有二三事不明,可否請教?"

齊宏茂回過頭,就見姜元羲在拱手相問.

"你問."

對上這個最得意的學生,齊宏茂的寬容總是比其他人多一些.

"方才您說的考核之時,以找到您手中那個福袋為要,五娘想問,華蓋林里的福袋,一共有幾個?"

這個問題一出,其他郎君也目光炯炯的看著齊宏茂,是啊,若是福袋只有十個,那他們十六個人里豈不是要有六個人完不成考核?

總不能去搶其他兄弟的吧.

齊宏茂眸底閃過一抹不易為人察覺的笑意,"福袋一共有五十個."

姜元羲眸中精光一閃,腦中一個念頭閃現出來,其他人也若有所思.

她又拜,"五娘第二不明之處在于,若是中途遇到不可抵抗的危險,放了信號箭,而那時又還沒找到福袋,這考核又當如何?"

這個問題,同樣引起了郎君們的注意.

"沒拿到福袋的,自然是考核不通過."

齊宏茂嗤笑一聲,"難不成你們還以為可以給你們通融?如何在山林里識別危險,我也教過你們,只看你們有沒有學到家而已,學到家了,自不需教頭,學不到家,還是回去好好再學幾年,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了."

齊宏茂的嘴也毒,絲毫沒有顧忌就狂噴眾人.

"可還有問題?你們抬頭看看天,到時候在午時正之前回不到我跟前的,都不能通過."齊宏茂有些不耐煩的道.

"五娘沒有疑惑了."

姜元羲抱拳一拜.

"那就跟上來."齊宏茂揮揮手,率先帶著人往華蓋林里去.

行走了將近兩刻鍾的時間,從正院穿過田地,過牆下小門,眾人來到華蓋林前.

"去吧,我在正院等你們."

姜元羲等人紛紛抱拳一拜,各自選了一個方向進入華蓋林.

雖然沒有明說是單獨找福袋還是結伴而行,但此刻眾人不約而同的獨自而行.

世家大族的驕傲他們個個不缺,這只是第一場考核,若是第一場考核都要別人幫忙而成,豈不是說明自己不如人?

這怎麼行?

輸人不輸陣,氣勢也不能弱.

且少年人年輕氣盛,又有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的說法,每個人都想在這次考核中證明自己是最厲害的.

方才齊總教頭說了,福袋有五十個,最起碼每個人都能單獨找到三個,這樣一算,這場考核,當是福袋最多之人勝出.

幾乎個個郎君們在進入華蓋林的時候,都看了一眼姜元羲,而後眸中閃著勢在必得光芒,雄赳赳氣昂昂的走進了山林里.

姜伯庸倒數第二個進去,進去之前輕輕撫了撫姜元羲的肩膀,

"五娘,你可要小心了,你的對手,是我們這十五個族兄,我們可不會因為你是妹妹就放水的."

姜元羲嘖嘖了兩聲,搖搖頭,"五哥,你們都不行,還是去搶第二吧,第一除了我,不可能落到別人頭上."

姜伯庸輕笑一聲,轉身直接就進入山林了.

是龍是蟲,手底下見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