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不識好歹


這一聲嬌斥,引起附近所有人的注意.

不獨圍觀百姓,姜元羲兩姐妹,就是樓閣上的李仲聞,崔玉書等人都將目光投向來人.

"咦,是那位天下第一才女顧三娘?"

崔玉書微微挑了挑眉.

顧以丹這一聲當真是震耳欲聾,在她兩邊的百姓不自覺的紛紛讓開路,顧以丹一走進去,就對張全怒目而視,惡狠狠的眼神,讓張全差點以為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

姜元羲面色古怪的看著不遠處的動靜,沒有想到顧以丹會冒出來,更沒有想到顧以丹會開口斥責張全.

"那位顧三娘子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姜初晴目瞪口呆的看著,呆呆的道.

"看著應該是她誤會了."

顧以丹剛見完威勝王陳朝,這一次的會面很順利,她已經代表顧家搭上了陳朝的船,如今顧家也算是有靠山的人了.

回來的路上心情一直很好,還生出了閑心帶著侍女家丁逛逛,這一逛就讓她遇見了眼前這一幕.

其實顧以丹只是聽到了張全那句"我銀子都拿出來了"以及桂月那句"我有婚約"的話,然後她腦海中瞬間就浮現了"惡棍逼良為娼"的戲碼.

如果這個惡棍是個商賈,還是個色眯眯,大腹便便,又黑又丑,年紀都能做人家小姑娘父親的話,那就是惡棍中的大惡棍了.

罵一句"為老不修"都是輕的,這麼大的年紀了,還想著玷汙人家十來歲的小姑娘,羞不羞?

顧以丹抱打不平之心頓起,她覺得自己如果沒有遇上也就罷了,既然遇上了,怎麼也不能看著這個小姑娘跳進火坑.

好好含苞待放的花朵,怎麼能被這種惡心人玷汙呢?

顧以丹上前幾步,溫柔的對桂月道:"你不用怕,這里是都城腳下,不會有人敢對你用強的."

張全反應過來,氣得半死,這哪里來的神經病啊,不問青紅皂白就說他逼良為娼,見過拿銀子逼良的嗎?

"這位小娘子,你可不要信口雌黃,某的聲譽一直很好,從不做強迫人之事,我可是給她拿了銀子的."

張全臉色鐵青,氣得拂袖,粗聲粗氣的道.

顧以丹看著張全伸出的手,那掌中的銀元寶色澤亮麗,成色很好,是上好的白銀.

她抿了抿唇,有些遲疑,恰好這時旁邊傳來一陣悲戚的抽噎聲.

是那個跪著賣身葬父的小姑娘,低頭悲戚的哭著.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把戲,不就是先把銀子給她,然後等她進了你的府邸之後,就把銀子搶回來?"

這種把戲她看得太多了,她還以為遇不上呢,想不到來到這里才一兩個月就碰上了.

張全氣極而笑,要不是看對方身上衣著華貴,又是個小姑娘,他都想要罵上一句,姑娘你是不是把腦子留在家里沒帶出來?

同時,他也冷冷的看了一眼桂月,早不哭晚不哭,偏偏哭得恰到好處,怪不得姜家那位小娘子說若是人家不願意就不要強求,想來早就看出了人家的底細.


張全不僅沒有回答顧以丹的話,反而將手中的銀子往前遞了遞,"小丫頭,這是你要的二十兩賣身銀子,收了銀子就跟我走吧,帶你去一個好去處,你不會後悔的."

他的聲音已經帶上了冷意.

旁觀的百姓們在顧以丹對上張全的時候就不敢出聲了,兩人都衣著不凡,又針尖對麥芒,百姓們最是知道如何趨福避禍,早就閉嘴不言,生怕會惹禍上身.

桂月又輕微的打了一個哆嗦,落在顧以丹眼中,就是明顯的受不住張全的強迫,一旦落在張全手中,還有命嗎?

顧以丹作為主子,很明白賣身為奴的奴仆在上位者眼中不值一提,打殺後了不起就是去官府中交上一筆銀子,之後一點事都不會有.

在她想來,原本張全就不是好人,又強迫人家小姑娘,在她出現之後,因為她的抱打不平,很有可能會讓張全懷恨在心,恐怕會對小姑娘磋磨.

想到這里,顧以丹覺得既然她已經抱打不平了,索性就救人救到底,恰好這個丫頭的歲數可以跟在她身邊做個侍女.

她將她救于水火之中,有這份救命之恩,想來這個小姑娘應該會對她感恩戴德,她先前看過諸多書里不是都有這種情節嗎?

女主在街上救了一個人,這個人就將忠心奉獻給女主,成為女主身邊最得力的助手,可以為了女主死都不怕.

她身上這麼多奇遇,這個世界的女主除了她還有誰?

如今她連威勝王陳朝都搭上了.

她在顧家一個心腹都沒有,很有可能她院子里的侍女背後不是她祖父就是她幾個叔父,她自己有時候想要人辦些隱秘之事都不敢.

眼前這丫頭,絕不會是家中幾位叔父安排的,因為她回家途中下車閑逛是心血來潮,叔父們絕不會安排得如此周密.

顧以丹覺得,她要是把這個丫頭買回去,好生培養一番,就能得到一個忠仆了,二十兩買一個忠仆,這筆買賣值了!

想到這里,顧以丹就柔聲對桂月道:"不用怕,只要你不想,他不能對你做什麼,你不是想賣身葬父嗎?既然你我遇上了,也是緣分一場,這是二十兩銀子,你收著吧,你父親我會交代家丁幫忙安葬的了."

面對兩雙手,兩雙手上拖著的四個銀元寶,桂月先是朝張全道謝,"多謝這位老爺出手相助."

顧以丹見此,更是滿意,同時又覺得這丫頭太過善良,這男人都逼迫她了,還感謝他.

張全冷著臉,收回了手,已是明白了桂月的選擇.

他冷眼看著桂月給顧以丹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又口中拜謝,"多謝小娘子相助,奴婢桂月無以為報,願跟在小娘子身邊做牛做馬,伺候小娘子一生."

顧以丹嘴角勾起笑容,她就知道她會得到一個忠仆的.

她彎下腰,沒有在意桂月身上布滿灰塵的衣衫,親手扶起她,"放心吧,跟在我身邊,不會再讓你受苦的."

這樣的結果,真是出乎意料,百姓們連續離開,只是桂月隔壁村之人一邊走,一邊搖頭,嘟噥道:"幸好老田夫妻沒有要她做童養媳."

張全離去之前,見顧以丹一臉關懷看著桂月,到底是不忍看她吃虧,忍不住多嘴了一聲,

"小娘子,你還是先看清這個丫頭,再對她委以重任吧,不然吃虧的是你."

桂月身子又一抖,顧以丹皺著眉,冷著臉,"不勞你費心."

張全氣得拂袖而去,"不識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