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強迫良家小娘子?


此時在姜元羲和姜初晴面前,有一個衣著華麗又肥頭大耳,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這人面對姜元羲兩個小娘子的時候,抱拳一拜,臉上帶著一抹隱晦的討好,"不知兩位小娘子叫某張全過來所謂何事呢?"

"張先生你好."

姜元羲和姜初晴齊齊福了福身.

張全連忙側開身子,擺擺手,"兩位小娘子折煞某了,怎生行如此大禮?"

姜元羲一笑,"張先生,我和我姐姐兩個,其實是想讓你幫個小忙."

"你說,只要某做到的,絕不二話."

張全擺著胸脯,力道之大,讓他的肚子都顫抖了起來.

他被護衛找來的時候,已經被告知眼前這兩人是誰了,姜太傅的嫡親孫女!

就憑著姜府的名頭,已經值得他屁顛屁顛的來這里,不求能攀上姜府,只是結個善緣,也是好事.

"張先生你看到那邊那個跪著的小娘子了嗎?"

姜元羲手一指,張全順著望過去,他眼睛利,看到了"賣身葬父"四個字,點頭道:

"可是小娘子想要將那個小姑娘買下來?這簡單,某這就去將她買了,送來給小娘子."

姜元羲不得不感慨一番,果然做商賈的都是機靈人,她話才開了個頭,人家就差不多猜到她的意圖了.

不過她讓他做的卻不全是這個.

"張先生且慢,我們是想讓張先生出面,假裝買下那個小姑娘,然後將她帶到你的鋪子里,我們稍後會去你鋪子找你,到時候就由我們姜家出面幫她葬父,之後也會安頓好這個小娘子.

只是我們年紀還小,礙于家中規矩,我們不方便出面,如果那位小娘子不願意......"

姜元羲頓了頓,面上帶著憐憫,又有著惋惜,"我們今日只是出來閑逛,不敢給家中大人招惹是非,如果她不願意,也只能歎息一聲個人緣分了."

姜初晴在旁一直聽得點點頭,及至聽到後來那話,又有些著急的扯了扯姜元羲的袖子.

姜元羲輕輕拍了拍她的手,叫了一聲,"四姐......"

姜初晴默了默,到底是放開了手.

看著這一幕的張全,心中也就明白了應該是這位看著大一點的姜家小娘子想要發善心,這位小一點的小娘子于是找上他.

也就只有這種生活在世家門閥里的嬌娘子,才有這種善心到處發了.

不過這位小一點的小娘子倒是有趣,善心有,但也沒有泛濫.

正如她所說的那樣,如果溺水之人遇到了一根木頭,卻沒有抓住,那只能歎一聲個人緣分了,不然人家跟你是什麼關系呢?

救你還要跪著求你答應?

說得不好聽一點,人家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能搭把手,都是天底下的好心人了.

有時候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怨不得上蒼不公.

張全看了一眼姜元羲,姜元羲一笑,張全就拱手道:"小娘子請放心,某知道該怎麼做了,那個小姑娘三生有幸,得到小娘子們的青睞,定然不會拒絕的."

姜元羲從阿方手上接過一個荷包,遞給張全,"張先生,這里是我們買下那個小娘子的銀子......"


張全第一次打斷她的話,"小娘子這是看不起某啊,這是做善心的事,某出銀子,其後小娘子出人,小娘子讓某也沾沾這善心,興許日後有後報呢?"

姜元羲見張全堅持,也就收回了荷包,"既如此,那就拜托張先生了."

張全呵呵一笑,"小娘子且等等,某去去就來."

姜元羲和姜初晴目送張全離去,姜初晴在一旁忍不住問道:"那個小娘子真的不會答應嗎?"

姜元羲語氣不明,"誰知道呢."

此時張全已經指使他的長隨分開人群,走進了最前面.

"咦,有貴人來了."

"看來那個小娘子有著落了."

張全站在人群前面,看了一眼白布下的尸體,極力讓自己看起來和善,"這位小娘子,你要多少銀子賣身葬父?"

雖然張全已經盡可能的讓自己看起來和善,可惜他肥頭大耳,笑起來的時候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看著就像個色中餓鬼,在加上他大腹便便,人又黑又丑,怎麼看都不像一個好人.

至少桂月抬起頭的時候,嚇了一跳,聲音都有些結結巴巴了,"五...不是,二十兩銀子."

張全又眯了眯眼睛,這般看著就更像是色迷心竅了.

他直勾勾的看著這個小娘子,似是在沉思,不過片刻就伸了伸手,長隨立即遞給了四個銀元寶給他.

"喏,小娘子,這是二十兩,你的賣身銀子,這些銀子足夠你把你父親葬了還有剩余,都留給你傍身,你跟我回府,你的父親我會讓人幫你葬送了的."

張全的話讓圍觀的百姓一陣私語.

"這位老爺竟然沒有壓價,足足二十兩銀子,那個女娃起碼可以留下十八兩銀子傍身呢."

"哎,你傻啊,進了這位老爺府里,日後吃香的喝辣的,榮華富貴享之不盡,區區二十兩銀子算什麼,要是有幸生了一兒半女,後半生就有依靠了."

周圍百姓們的私語讓桂月面色更加蒼白,她看了一眼張全的容顏和肚子,微微哆嗦了一下.

張全也沒有反駁,在他看來,他不需要跟這些人解釋,而這個女娃兒也沒有拒絕他的必要.

就算他不是幫著姜家小娘子,就他自己本身的話,他給了二十兩銀子,這女娃跟著他回府也不差,他不至于猴急到看上這種小豆芽,在他府中做一個侍女也能吃飽穿暖了.

"小娘子,你不是賣身葬父嗎?我銀子都拿出來了,你父親的尸體已經臭了,再不下葬,他有天之靈也不得安生."

張全扯了扯嘴角,看著就像一個逼良為奸的惡棍.

"這位老爺,我是有婚約的,阿爹生前給我訂了一門親事."

張全一愣,皺眉頭,"訂了婚約就訂了婚約,我買了你,你就是我的人,就是日後......"

"住口!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強迫良家小娘子,你真當這世間沒有王法嗎?"

一道嬌斥,將張全的話直接打斷了.

就是日後你想婚配,那就按照你生父給你訂的婚約來就是了.

張全在心中將這句話說完.

......

跟大家說一件事,鳳和鳴將會在8月1號上架,8月想要沖新書榜哦,如果有保底月票的,投給鳳和鳴吧,O(∩.∩)O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