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那就打到他們服!


"幕後之人想要恒源祥關門大吉."姜元羲接著說道.

"還有呢?"姜太傅一邊夾起一塊肉給孫女,一邊含笑問道.

姜元羲微微眯了眯眼睛,祖父問她還看出了什麼,就是說,必定還有事是她沒看出的.

姜元羲凝眉沉思.

"恒源祥,乃至顧家現在,最賺錢的營生是什麼?"姜太傅悠悠閑的問道,引導著孫女.

"胭脂方子."姜元羲不假思索就把答案回答上來.

"換了是你,你會看到金山銀山在你面前,你不要?天與不取,反受其咎."

姜太傅眉目不動,說完了這句話,又安靜的吃飯.

姜元羲若有所思,嘴里呢喃,"胭脂方子?......胭脂方子!"

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姜元羲恍然大悟,"幕後之人不僅想要毀掉恒源祥,還想要胭脂方子....."

說到這里,姜元羲頓了頓,她從祖父的提示中,舉一反三,"恐怕不止胭脂方子,就是顧家,都被看成了囊中之物!"

"不錯,正如你想的這樣,連顧家都是別人的囊中之物."

姜太傅悠悠一聲,"天與不取,反受其咎.在世家權貴眼中,顧家就是上蒼給予的,既然如此,不把顧家取走,豈不是惹上蒼生氣?"

姜元羲聞言,素來嬉皮笑臉的臉上露出一抹冷笑,"世家已經腐朽了,總是覺得商賈的產業是他們的產業,只要勾勾手指頭,別人就會求著,跪著雙手奉上.

可是,憑什麼呢?"

"憑什麼?就憑這個世間的權勢,皇權占了一半,世家占了一半."

姜太傅聽到孫女這種"大逆不道"批判世家的話,沒有生氣,反而慢吞吞的道.

"不將百姓放在眼里,漠視百姓的人,最終都會被百姓推翻.強秦如此,前朝亦如此."

姜元羲眼中帶著嘲弄,"世家早已腐朽,一邊吸著百姓的血,一邊嫌棄他們身上的泥土味熏人,真是可笑至極,一群蠹蟲而已."

姜太傅這下真詫異了,認真的打量著孫女,仿佛眼前這個小娘子他第一次認識一樣,

"你以前不是一直以世家為榮,看不起除了世家以外的人嗎?不管是寒門還是泥腿子."

姜元羲放下了碗筷,正了正臉上的神色,"祖父,五娘最近又讀了一遍《史記-陳涉世家》,對那句'王侯將相甯有種乎’深有感慨.

大澤鄉一聲怒吼,動搖了始皇的強秦,那個古往今來第一個大一統的王朝,就在九百多人怒吼聲中,轟然倒塌,至今,這片神州大地依然四分五裂.

讓強秦倒塌的,就是那些我們平素里看不起的泥腿子,我們如今連強秦都不如,又有什麼資格漠視百姓們的聲音?

我們又憑什麼將他們視為草芥?如果我們依然沒有改變這種想法,終有一日,我們會被一直以來看不起的草芥,化為真正的草芥."

這些日子以來,姜元羲每晚都會接受黑衣老者的教導,從修煉到武藝,從兵法到為政,她越學越多.

學得越多,就越發明白,世家這個怪物,已經從根子里腐爛了,臭不可聞,散發著一種讓人作嘔的氣味.

世家天天大魚大肉,吃不完的剩飯剩菜,能養活不知多少人,而在都城這個天子腳下,還有百姓連吃個雞蛋都要數著日子來吃,都城之外的百姓,又能生活多好?

姜太傅沒有多疑,五娘本就是他一手帶大的,他不意外她會有這樣的領悟,只是她領悟得太快了,快到恐怕並不符合當前的觀念.


"你長大了,祖父很欣慰."

姜太傅感慨了一聲,看著孫女的眸光帶著純然的喜悅,那是一種後繼有人,更是一種對往後大趨勢的看透,

"能看出世家腐朽,你已經比你爹強多了,只可惜你是個姑娘家."

姜太傅再一次遺憾,為何這般出色的後輩,如此類他的,卻是個孫女.

姜元羲神色一肅,"祖父,您為何會看不起姑娘家?"

姜太傅一愣,這是第一次孫女如此直白,如此強勢的反駁他.

"因為當世掌權的,是男人."

姜太傅也放下了碗筷,神色肅然的看著孫女.

姜元羲嘴角緩慢勾起一個弧度,那個弧度充滿了一種自信,

"昔年宣太後垂簾聽政,一手為強秦大一統的大業,奠定了基礎;

又有強漢,呂後在高祖之後掌權,為文景之治打下了一個強有力的根基;

這世上,不全是女子不如男."

姜太傅眸中帶著探究,皺著眉,"你是想做宣太後,呂後之流?"

姜元羲慢慢搖頭,聲音鏗鏘有力,"不,宣太後,呂後不敢獨斷乾坤,五娘卻比她們膽子更大!"

姜元羲伸出手指,往上指了指,"既然那個位置,男人坐得,為何女人坐不得?"

"以前沒有女人坐過,是因為沒人敢這樣想,強如宣太後,呂後,她們不敢想,不敢做,所以她們最後依然是太後.

可五娘敢想,五娘更敢做.五娘為何要依靠男人來掌權?五娘自問不比世間男子差,既如此,那個位置,五娘又為何不能想?

男女之別,從來就不是阻礙五娘的攔路石.不服我的?那就打到他們服!這個世界,最終拳頭才是道理!"

姜元羲頭一次,如此毫不掩飾的,赤LL的,在祖父面前袒露自己的志向.

這段日子以來,她從她師尊那里學到最深刻的,只有一個道理--不服她的?沒關系,打到你服!

拳頭才是這個世界上的道理,掌握了拳頭,也就掌握了道理.

世家很牛吧,不一樣被陳氏這個寒門騎在頭上?

既然世家能接受陳氏做皇帝,自然也就能接受她在世家頭上作威作福.

世家的脊梁骨既然已經彎了一次,自會彎第二次.

至于百姓,只要能給他們吃飽,穿暖,他們才不會管誰做皇帝.

姜太傅看著神色淡然的孫女,他看得出她是認真,同時她也是自信的,更是強勢的.

姜太傅靜靜的看著孫女,姜元羲毫不害怕與之對視,慢慢的,姜太傅深邃的眸光染上了複雜,又逐漸收斂.

一陣大笑響起.

"好好好,我的五娘有鴻鵠之志,祖父就靜候你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