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三娘銘感五內


在場總不缺聰明人,深思細想之後,看著張四娘子的目光就不同了.

經過姜伯庸的開路,鄭鵬海也得以擠到門口,見到自家小主子這陣勢,分明是在幫顧以丹,輕輕打了個手勢,隆美齋的伙計們就機靈的混跡在百姓中偷偷引導百姓往中年婦人不懷好意上想.

"原來是那位小娘子對某種藥材不合,所以才會一碰就起疹子,既然是這樣的話,當初用了那盒胭脂,起了疹子就不應該用下去了,請大夫才對,偏要等到現在毀了臉才上門討公道,我看其實就是為了訛詐吧?"

"什麼毀了臉,那臉上的疹子,只要不用胭脂,等過段時間就好了."

"虧我還以為這個小娘子真的後半生都毀了呢,這是將我們都當傻子來耍啊."

"還把人家的鋪子都打砸了,這可狠多了."

"哎,散了散了,這種熱鬧有什麼好看的,被人耍了一回,你們想繼續做猴子就做,我可不伺候了,我還要回去做面餅呢."

三三兩兩的,門外的百姓就逐漸散去了,這些言論,自然也被中年婦人和張四娘子聽到,臉色一陣變幻.

"五娘,隨我回家."

姜伯庸一直等到現在,見接下來的事情沒有他們的事,出聲道.

"諾."

姜元羲無比乖巧,乖乖的跟在姜伯庸身後往外走.

"請留步."

顧以丹追了上來,攔在兩人跟前.

姜伯庸冷著臉看她,"不知小娘子有何指教?"

顧以丹一怔,她覺得眼前這位郎君非常不喜歡她,但她自問今天是第一次見到這人,此前從未有過交集,想不明白哪里得罪他了.

想不明白,顧以丹也懶得再想,她又不稀罕自己人見人愛,不喜歡她就不喜歡,反正她對這人也談不上喜歡.

顧以丹繞開姜伯庸,來到姜元羲跟前,行了一個大禮,真誠的道謝:"今日多謝姜五娘子出手相助,三娘銘感五內."

說老實話,姜元羲想不到顧以丹會道謝,畢竟上次在李太尉府中看到的情景,顧以丹應該是那種心高氣傲之人,就算她幫了她,也只會一臉高傲的仰著臉看她.

姜元羲淺淺一笑,"適逢其會而已."

她說的是大實話,如果今天她沒有來恒源祥,她會坐看此事的發生,恒源祥倒了,對她隆美齋只有好處,不過既然遇上了,中年婦人那態度她看不慣,于是順手搭把手而已.

顧以丹頓時對姜元羲大為改觀,想不到姜元羲為人熱心,幫了人還不圖回報,看來之前是她誤會她了.

"總之此番多謝姜五娘子出手了,等三娘將眼前這事處理好,必定回禮道謝."

顧以丹又福了福身,她已經感覺到那位姜五娘子哥哥滿眼的不耐,讓開了身子,姜伯庸就帶著姜元羲揚長而去.

顧以丹看了一眼滿地的狼藉,深深吐了一口氣,"這位夫人,如今我們可以好好說說賠償的事了."

......

"五娘,你之前不是說自己對這位顧三娘子不怎麼喜歡的嗎?為何這次會出手相助?"


在回家的路上,姜伯庸不解的問道.

"剛好遇上了."姜元羲聳了聳肩.

"那你應該已經看出,這出鬧劇背後有人,你壞了人家大事."

姜伯庸皺著眉,上輩子他並不知道背後之人是誰,希望不要給家族惹麻煩才好,家族已經開始蟄伏,麻煩越少越好.

姜元羲想了想,"我家去找祖父說說這件事."

姜伯庸"嗯"了一聲,同時心中豔羨,什麼時候他才可以跟五娘一樣,隨時去找祖父,聆聽他老人家的教誨?

姜五郎,只要你努力,日後總有機會的.

等回到家中,姜元羲和姜伯庸先去給鄭幼娘請安,姜元羲乖乖的坦誠了在外面發生的事.

鄭幼娘一聽到她遇到了打砸這樣的危險,不僅沒有躲避,還往上趕,臉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任是姜元羲撒嬌都沒用.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一個小娘子,還上趕著往前湊,以為去演武場練了幾天就能耐了,回去給我好好抄十遍《孝經》,這些日子沒我點頭,你不能出門了."

鄭幼娘先是訓斥了一頓姜元羲,對上姜伯庸,面色又和煦了起來,"五郎,這次多虧了你,幸好你及時趕到,有你護著,五娘才安然無恙."

姜伯庸一笑,"阿娘,我做哥哥的,當然要護著五娘."

"嗯,好孩子,你也奔波了一天,先回去換身衣服,好好歇息一下."鄭幼娘和顏悅色的道.

接著又瞪了一眼姜元羲,"你也給我回去好好閉門思過."

姜元羲吐了吐舌頭,與姜伯庸一起告退.

等到姜太傅回家,換了一身衣服,洗漱了一番,一邊聽著管家的回稟,等管家停下來,姜太傅出聲道:"讓五娘來陪我用晚膳."

"諾."

姜元羲很快就來了,姜太傅見到她,揶揄了一聲,"聽說你今天趕上了熱鬧,怎麼,沒顯擺一下你那出眾的身手?"

姜元羲輕咳兩下,"祖父,要是我顯擺了,那這天下的郎君們豈不是羞愧弗如?要是郎君們一蹶不振,五娘的罪過就大了.

再說了,五娘可是為您著想,萬一您對付不了崔祖父,李太尉那些為了他們孫子討公道的人,那可如何是好?"

"呵呵."姜太傅嗤笑一聲,"你的身手有沒有練出來,祖父不知道,倒是你臉皮練出來了,那些郎君們要是跟你比臉皮,還真的要自慚形愧."

姜元羲謙虛的擺擺手,"都是祖父教的好,這都是祖父的功勞."

"祖父不及你多已,你已經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了."

姜太傅笑罵了一聲,"好了,不要貧嘴了,吃晚飯,跟祖父好好說說今天發生的事."

兩爺孫一邊吃,一邊說這話,等姜元羲將今日之事說完,姜太傅問道:"五娘,你可有從這件事中看出什麼嗎?"

"張家的夫人應該是一早就知道自己女兒會與白芨不合,甚至她們肯定是事先買了賽雪粉回家,讓大夫查看過,得知里面有白芨這種藥材,才會買回去的,為的就是要敗壞恒源祥的聲譽."

姜太傅笑吟吟的,"還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