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竟然是她?


這道聲音,讓這位小娘子難堪極了,幾乎是立即就拿起帕子遮住自己的臉.

方才驚叫的人也一臉懊悔,他方才只是被那張臉突然嚇到,並不是有意辱人的.

但在場不少人覺得方才那匆匆一瞥,那張臉確是嚇人.

滿臉的紅疹,最可怕的是有些黃豆大的紅疹上面還有白色膿包,有些膿包都出水了.

這太惡心了.

恒源祥里就有不少小娘子捂著胸口,要不是教養不允許她們在這位小娘子跟前失禮,恐怕會當場吐出來.

中年婦人雙目帶著怒火,憤而指責,"你看看,我兒好好的臉,就用了你們恒源祥的胭脂,變成這個鬼樣子,你們說是不是心太黑?"

"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現在的商賈,為了銀子,真是什麼手段都能用出來."

"為富不仁啊!這女娃的臉真是毀了,這是毀了人家的一生啊,這心腸忒狠了點."

"這種為了銀子就黑心腸的商家,為什麼還能在都城立足?"

"哎喲,這段日子以來,還有很多小娘子買了他家的胭脂水粉呢,這恐怕......"

百姓們紛紛私語,這些人里面有沒有托兒不得而知,但恒源祥里原本買了胭脂水粉沒來得及走的小娘子紛紛色變,立即就吩咐侍女將自己買的胭脂拿出來.

這恒源祥的胭脂水粉竟會毀人容顏,無論如何都不能用了.

顧以丹倒是沉著氣,因為她很清楚恒源祥的胭脂水粉沒有一點副作用,那些都是她親自監督做出來的,她清楚里面用的每一樣原材料都是純天然無毒的,絕不可能出現這種毀人容顏的情況.

從中年婦人帶人上門責罵,到目前的情況,她腦海中浮現了三個字.

砸場子.

對方是故意來砸場子的,她也明白最近恒源祥的風頭的確大了點,不要說其他對手,就是家中也有不少人說酸話.

商戰.

緊接著,這兩字又在顧以丹腦海中浮現.

看不順眼恒源祥的人很多,這次或許是一家為之,也或許是幾家聯合在一起狙擊恒源祥.

想明白的顧以丹告訴自己,一定不能慌,一旦慌了,就會被對手抓住機會.

顧以丹吐了一口氣,她先是朝那位小娘子福了福身,"這位小娘子,對于發生這種事,實在是很抱歉,我恒源祥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顧以丹一上來就道歉,讓中年婦人到了嘴邊的謾罵噎住了,頓時臉色更加難看.

這樣的低姿態,也讓門外的百姓們情緒稍稍穩定下來,大家暫時不說話了,靜等著顧以丹所說的交代.

姜元羲也在旁靜靜站著,看著事態的發展,她隱隱有點明白顧以丹要怎麼應對眼前之事了.

顧以丹又問道:"不知這位夫人可否將在我恒源祥買胭脂水粉的憑條拿出來我看看?"

中年夫人哼了一聲,"給她."

當下就有一個婆子拿了一張條子出來給顧以丹.

顧以丹接過,拿起來念道:"建平三年,四月二十日,西城張府四娘,所買胭脂水粉:玫瑰花名妝水,蘆薈面霜,賽雪粉."


當念道這三種胭脂水粉的名字時,顧以丹就知道,那位張四娘臉上的紅疹以及膿包血水絕不是她胭脂導致的.

她腦海快速思考著,要怎樣才能把這件事的影響減到最小.

她素來知道三人成虎之說,門外聚集了這麼多百姓,要是稍一模糊,恐怕事情傳到最後,只會是恒源祥的胭脂誤人.

那些對手一定不會放過這種推波助瀾的機會.

這般想著,顧以丹就揚聲吩咐掌櫃,"掌櫃,你將四月的記錄本子拿出來."

"諾."

掌櫃很快就將四月的記錄本子拿過來,顧以丹翻到四月二十那一日,找到了當天張四娘的問答記錄.

顧以丹認認真真的將問答記錄看完,又拿著記錄上前給張四娘確認,"張四小娘子,這上面的問答記錄,是否是那天你自己回答的?"

張四娘咬著唇,片刻後回道:"是的."

顧以丹又吩咐掌櫃,"去請一位大夫回來."

接著顧以丹又問中年婦人,"不知夫人是否有把在我恒源祥買的胭脂水粉帶過來?"

中年婦人冷笑一聲,還是兩個字,"給她."

等婆子將一支小玉瓶,兩個小木盒拿出來給顧以丹之後,顧以丹每樣都打開輕嗅其味,可惜一無所得.

她心中有些尷尬,忘記自己不能憑借外表氣味來辨認這里面有沒有被人添加一些"額外"多的東西進去了.

不過顧以丹面上端得住,一本正經的樣子,又將蓋子蓋好.

與顧以丹關心這三樣胭脂水粉有沒有被人動手腳不同,姜元羲一直注意著中年婦人和張四娘的神色呼吸.

倒還真是讓她發現了有趣的發現.

當顧以丹將賽雪粉打開仔細嗅看的時候,中年婦人面上一如既往,就是臉上那冷笑也沒變,倒是那位張四娘的呼吸急促了些.

當顧以丹將賽雪粉盒子蓋上,張四娘的呼吸又漸漸緩慢了.

姜元羲看著顧以丹手上那盒賽雪粉,若有所思.

或許是姜元羲的目光太過強烈,又或者是自從上次在李太尉府中對上之後,顧以丹就很在意姜元羲,連帶著顧以丹又低頭將自己手中的賽雪粉打量了一會兒.

"如何了?可檢查過了?這些是你恒源祥的胭脂吧,我可沒有拿別家的來訛詐你."中年婦人冷笑著奚落.

顧以丹當然不敢說死,"夫人,請稍等,等大夫來了,我們讓大夫來查看."

眼見中年婦人又要說話,顧以丹搶先一步,"夫人,本就是你指責我們恒源祥的胭脂有問題,為了表明我們恒源祥的清白,所以我打算將這些胭脂水粉交給大夫查看,我們既然敢打純天然這樣的口號,就童叟無欺."

"嗤"

"誰知道你請來的大夫是不是收了你的銀錢,為你開脫."中年婦人用懷疑的目光看著顧以丹.

顧以丹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提醒自己不能生氣,要冷靜.

還沒等她說話,旁邊又有一道聲音傳來.

"既然夫人信不過恒源祥請的大夫,那就由我再去請一位大夫來,由兩位大夫一起查看如何?"

顧以丹循聲望去,眉頭微微一蹙,竟然是姜五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