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鬼啊!


姜元羲將恒源祥的綢緞細細的看了,將自家鋪子的綢緞一一比較,只能說各有千秋,畢竟是以前就能跟隆美齋爭鋒的對手.

很快就輪到姜元羲,姜元羲剛准備讓阿方給銀子,門口就傳來一陣騷動.

"天殺的!你們恒源祥好黑的心啊,為了賺銀子,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還說什麼純天然,你看看我女兒的臉?"

一個尖銳的聲音突然響起,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姜元羲循聲望去,就見一個衣著華貴的中年婦人帶著一個面帶紗巾的小娘子進來,在她們身邊,還有四個孔武有力的婆子護衛著,身後還跟著六七個家丁.

這樣的陣勢,一看就來者不善.

恒源祥門口瞬間就聚滿了看熱鬧的百姓們,個個都目光炯炯的看著那一行人.

"你們真是喪了心了,為了那麼一點銀子,這心肝都黑了!"

中年婦人中氣十足的叉腰大罵,在她附近來恒源祥買胭脂水粉的小娘子皺著眉頭紛紛退開.

恒源祥的掌櫃越眾而出,朝中年婦人抱拳一拜,"這位夫人,不知您此來所為何事?"

面對來鬧事的客人,掌櫃依然能以禮相待,這讓看熱鬧的百姓們都紛紛點頭.

至少這種態度,才是解決問題的態度嘛.

中年婦人冷笑一聲,"你們做的好事,你們自己不知道?"

姜元羲聽到這里搖搖頭,看這婦人身上的衣裳,家中富貴,言行舉止卻沒有那種底蘊,看來應該是商人婦.

就算出了問題,也該好好將問題說出來,這樣無緣無故來這麼一句,就是神也猜不到出了什麼問題.

這世上又不是大聲就有道理的.

不過姜元羲看著中年婦人身邊那些氣勢洶洶的婆子和家丁,心中有一種明悟.

這中年婦人不是不知道,而是故意為之,為的就是為了讓聚集更多的百姓,讓這件事鬧得更大一點.

姜元羲心中一歎,恒源祥遇到麻煩了.

果然啊,顧以丹嚴防死守,沒有讓方子流落出來,卻不代表那些捕食者沒有辦法了.

掌櫃依然沉穩以待,"某並不知道夫人前來所謂何事,不知夫人可否為某解惑?"

中年婦人連連冷笑,"就讓你們無話可說."

她轉過頭,伸手拉住身邊站著的小娘子,臉上的凶神惡煞如雪花般消失不見,轉而滿臉的憐惜和痛心,柔聲道:"四娘,把你的面紗拿開."

一道帶著哭音的聲音響起,"不要,阿娘,不要,我們走吧,四娘丟不起這個人."

聲音支離破碎,帶著一種脆弱,身型羸弱瘦削,只看其背影,只聽其聲音,就讓人心中升起一種憐惜之感,想要好好保護這個小娘子.

中年婦人柳眉倒豎,胸口上下起伏,可見非常生氣,面對女兒的時候,又將這種怒氣壓著.

她撫了撫女兒的肩膀,"四娘,不用怕,你把面紗掀開,阿娘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小娘子依然還是不肯,一直喃喃:"不要,四娘不要."


那道哭音,真是讓人心都痛了.

門外聚集的郎君中,就有不少人對掌櫃怒目而視,仿佛掌櫃做了什麼不可饒恕之事.

掌櫃眸光一閃,不管對方是不是真的來討還公道的,但此刻在那個帶著面紗的小娘子舉止之下,恒源祥一下子就變成了惡人的形象.

"這位夫人,如果是來鬧事的,那煩請你離開,你帶著人來這里,又不說出了什麼事,已經嚴重影響了我恒源祥的生意."

眾人的目光望去,就見二樓走下了一個衣著精致的小娘子,這位小娘子一步一步慢慢來到中年婦人跟前五步站定,沉聲道.

掌櫃趕緊上前行禮,"東家."

人群中一陣喧嘩,除了權貴們,底層的百姓都不知道恒源祥已經由顧以丹接手,看到掌櫃對一個小娘子稱呼"東家",自然驚訝.

中年婦人見顧以丹出現,眸光一閃,又指著顧以丹厲聲呵斥,"你就是這家鋪子的東家?想不到你人年紀小小,竟然心腸歹毒至此."

顧以丹眉頭一皺,她自問從來沒有做過傷天害理之事,心腸歹毒從而何來.

都被人指著鼻子來罵了,顧以丹也不是包子,當下就冷著臉,"這位夫人,我好好的名聲豈容你隨意誣蔑,我看你還是跟我走一趟官府吧."

中年婦人朝顧以丹"呸"了一聲,顧以丹一直防著她,當下利索的往後退了幾步,掌櫃一個箭步上前,擋在顧以丹跟前,一口濃痰吐在了掌櫃胸襟.

在恒源祥鋪子里還沒有離去的小娘子們,紛紛皺著眉頭,對這個中年婦人的感官非常不好.

這麼粗鄙的舉止,真是讓人作嘔.

就是門外的百姓們,都一陣皺眉.

帶著紗巾的小娘子扯了扯中年婦人的手,"阿娘,你別這樣,就算因為女兒之事,讓您心中憤怒難消,也不當如此."

中年婦人又一臉痛惜的回望女兒,"你這傻孩子,你還在幫她們說話,分明就是她們害你成這樣的,你讓阿娘怎麼受得住?你如今成了這樣,日後漫長的一生豈不是毀了?"

小娘子聞言,又低聲哭泣,"阿娘...別說了..."

被這個小娘子一打岔,百姓們對方才中年婦人口吐濃痰的事又帶上了一絲理解,畢竟愛女心切嘛,情急之下才這樣.

只是越是如此,百姓們對小娘子面紗之下的容顏更加好奇了,聽著中年婦人的話,要是嚴重到毀人一生的程度,那恒源祥還真的是黑心肝咯.

顧以丹清楚的看著門外百姓們神色間的變化,看著蒙面小娘子,生若蚊蠅的嘟噥,"白蓮花?"

姜元羲聞言,看了顧以丹一眼,心中嘀咕,白蓮花是什麼?

"這位夫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不要這樣遮遮掩掩了,若是真的恒源祥黑心肝,你說出來,也好讓大家認清它的真面目."

"就是,夫人,你放心,公道自在人心,我們都會給你做見證的,就是官府的人來了,也不用擔心."

百姓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都在催促中年婦人趕快說.

中年婦人也知道不能干說了,心一狠,陡然伸手扯開了女兒面上的紗巾.

一張容顏暴露在日光之下.

"天啊,鬼啊!"

人群中驟然響起一道驚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