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他一定要去阻止姜五娘!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知小娘子早起的時候,沒洗漱之前,臉上是否有一層油膩的感覺?"

阿芝溫聲細語的問道,並且拿起了筆,沾了沾墨,提筆開始記錄下姜元羲的回答.

姜元羲掃了一眼,在這張紙上,已經事先寫上了十幾個問題,每個問題下面都有空白處,而阿芝問的問題,就是紙張上的第一個.

姜元羲眉峰一挑,認真的想了想,如果是在修煉萬物生之前的話,"嗯,確實有,一層淡淡的油膩感."

"那不知這種油膩感,是一整張臉都是還是額頭,鼻子,下巴這幾個地方才有呢?"

阿芝不斷的問著問題,姜元羲都一一回答了.

十幾個問題問完之後,阿芝笑著道:"小娘子,根據您的回答,您請看看我記錄的是否有錯?"

說罷,阿芝就將紙張給姜元羲看.

以姜元羲的眼光,阿芝的字只能說得上是工整,但眼前這個侍女不僅識字,還會寫字......

也不知道顧家培養了多久才培養出這些侍女,讓這些識字的侍女來一間鋪子里做堂客小二,似乎有些暴殄天物.

這般想著,姜元羲一目十行將紙上的字掃完,頷首道:"無誤,確實是我剛才說的."

阿芝一直溫柔的笑著,"那請小娘子在上面按個手印,以便我們記錄."

仿佛擔心姜元羲會不高興,阿芝又解釋道;"小娘子請見諒,因著我們恒源祥本著賓客至上的理念,要為賓客推薦最合適的胭脂,且也怕日後要是有爭執的話,可以有記錄為證,這是保障您的權益,讓我們恒源祥沒法店大欺客."

同樣也是為了防止有人渾水摸魚,想要在恒源祥訛詐.

姜元羲心中補充了這一句.

但不得不說,顧以丹的心思當真是細膩到極點,有了這些記錄憑證,就是有人訛詐,也有證據自證清白.

姜元羲從善如流的在上面留下一個手印.

阿芝又伺候著姜元羲洗乾淨了手,才繼續說道:"小娘子,根據那些問題,我已經知道您的膚質是混合性的,除了您的額頭和鼻子這兩個地方容易油膩之外,其他地方光澤有彈性.

小娘子的膚質很好呢,臉上光滑白嫩,平日里只需要經常補充水分,就能讓肌膚一直光滑.我們恒源祥有一款......"

姜元羲聽著阿芝的推薦,發現一個問題,阿芝推薦的胭脂,若是從功效來看,全都是符合自己的膚質,且每一樣都有其必要的地方,加起來統共就是六樣東西,阿芝也沒有多說其他的.

姜元羲爽快的點頭,"既如此,我就要這幾種胭脂了."

阿芝臉上的笑容又大了一些,"多謝小娘子惠顧,那請小娘子隨奴婢來,我們去掌櫃那里做購買登記."

姜元羲起身帶著阿方跟著阿芝去找掌櫃,掌櫃前面有著三個人在等候,姜元羲等人順著隊伍往後排著,阿芝歉意一笑,

"小娘子,不如您先去那邊坐一坐,奴婢在這里守著,等會兒到了就叫您."

姜元羲無可無不可的,"我再看看這些綢緞."

說罷帶著阿方在堂中繼續逛了起來.

此時,二樓閣樓上某個房間里,打開的窗欞里,顧以丹漫不經心的掃了一下樓下,驀地,目光一凝.

她眼睛直直的看著樓下某一個人,疑惑的呢喃,"她怎麼會在這里?"

"三娘子,這五天以來,我們鋪子擺著的面霜賣得最快,如今只剩下二十七盒,需要補充面霜......三娘子?"

顧以丹回過神,不再看著樓下,"嗯,面霜沒有問題的,過三天之後我會讓人送新一批的面霜過來.繼續回稟吧."

"諾."

.......

姜府演武場里,姜伯庸放下了弓箭,甩了甩胳膊,一邊松著筋骨,一邊漫不經心的看著演武場.

當他將整個演武場收盡眼底的時候,目光一凝.

姜元羲怎麼不見人?

他再一次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確實不見姜元羲的身影.

姜五娘怎麼會突然沒來演武場呢,平日里她跑演武場不是很歡快的嗎?

要是換了任何一個人不來演武場,姜伯庸都不至于這般如臨大敵.

可這個人是姜五娘.

一遇風云便化龍的姜五娘.

只有把姜五娘拘在眼皮子底下,他才放心,一旦她離開他的視線,恐怕就會發生什麼他難以掌握的事.

姜伯庸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他很想現在就從演武場離開,去找姜五娘,可他按捺住了,齊宏茂沒有下令休憩,他不敢違抗演武場的規矩.

好不容易等到休憩時間,姜伯庸來到守候在演武場的家仆前,讓人去將他的長隨叫過來.

等長隨來到,姜伯庸低聲吩咐,"看看五娘在不在府中."

長隨立時就回道,"回五郎,五娘子一個時辰前,坐馬車出去了,聽說是去看看她那間鋪子."

姜伯庸眉頭一皺,"去看她那間鋪子了......"

"嗯?"姜伯庸猛然想起一件事.

他瞳孔一縮,他想起來了,上輩子也是這段時日,恒源祥的胭脂水粉突然非常火爆,恒源祥也成了一個會下金雞蛋的母雞,那天天都能看得見的車水馬龍,不知讓多少人眼熱.

每一輛馬車的到來,就意味著恒源祥又進賬了許多的銀子.

所謂財帛動人心,更不用說恒源祥這種一個月就能進賬好幾萬銀子的金母雞,且顧家還是商賈出身,這就讓世家和權貴們猶如聞到了美味的虎豹,都潛在暗處伺機而動.

樹大招風,顧家背後又沒有一個震懾眾人的靠山,成為權貴們爭奪的血食,不過是遲早的事.

他記得當時恒源祥遭遇了一次巨大的危機,這一次危機就是某一個權貴出手了,想要恒源祥胭脂水粉的方子.

如果沒有外力干擾的話,恒源祥的方子必定被奪走了,就是顧以丹的下場也好不到哪里去.

偏偏這次危機被外力阻止了,顧以丹得以安然渡過危機.

或許是那次危機讓顧以丹開竅了,她搭上了皇室,從此開始順風順水,也開始了她一代奇女子的傳奇.

而這個外力,就是姜元羲!

想到這里,姜伯庸眸底都隱隱紅了,拳頭一下子緊握起來.

不行,他一定要去阻止姜五娘!

一定不能讓顧以丹渡過這次危機,決不能讓顧以丹成為姜家的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