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你還是個姑娘家嗎?


壽宴過後,姜元羲又回到了族學和演武場中.

特別是演武場上,她身邊總是跟著一個人,齊宏茂!

縱觀所有姜家小郎君們,就沒有一個能跟姜元羲一樣,手把手能得到齊宏茂教導的.

如果說一開始還有人心中嫉恨,到了今天卻已經麻木了.

大家只有一個想法:日後千萬不要招惹姜五娘,自己這小身板,可禁不住她一拳.

隨著在演武場上時日逐漸增多,姜元羲也開始將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的展現出來.

首先是領悟力.

無論齊宏茂教了什麼,一遍她就能記熟一大半,三遍就能記熟全部,到了五遍之後,她已經學會了.

這下子齊宏茂越發愛不惜手了,對她更加嚴厲,特別是在不小心怒罵了一次姜元羲,卻發現姜元羲不僅沒有鬧小脾氣,在下一次練習中立即就融會貫通之後,齊宏茂就換了一個方式.

比如:

"這麼簡單的招式,為何學不會?你今天吃的是豆腐嗎?"

其他郎君們麻木著,齊總教頭才教導了兩遍,難不成現在已經將要求提升到看一遍就學會的程度?

可怕的是姜元羲還是乖乖應諾,"諾,總教頭再教一次,五娘就能學會了."

又比如:

"五星連珠很難學嗎?不過手快眼快就能學會的事,你練了這麼多次還不能做到百步穿楊,真是給老家主丟臉!"

其他郎君:齊總教頭,求求你不要再說這種話了,那可是五星連珠,不是什麼爛大街的射箭之法,還有,你嘴里的很多次,不過才區區四次而已,到底哪里多?你這麼說,讓我們這些郎君們情何以堪?

然後郎君們又繼續麻木的看著姜元羲第五次練習的時候,學會了五星連珠.

如果說姜元羲的領悟力讓人嫉妒的話,那麼她這一身逐漸顯示出來的怪力,就讓人恐懼了.

齊宏茂早在姜元羲第一次射箭的時候就發現,她的力道竟然能將箭穿過靶心,可惜當時姜伯庸摔馬倒地,其後姜元羲接著照顧姜伯庸好幾天沒有來演武場,真是急壞齊宏茂了.

等到她重新回到演武場,就被齊宏茂抓著繼續射箭,從三十步,五十步,到一百步,每次都干脆利落的直中靶心,齊宏茂心中激動得不能自已.

而後齊宏茂又帶著姜元羲來到演武場的一角,讓她嘗試著舉起石頭.

從小到大,最小的一塊石頭都有五十斤,最大的一塊,有三百斤.

對齊宏茂來說,從他這里出去的郎君們,最低的要求也是要手舉百斤大石才算對得起在演武場的熬練,才不枉天天傍晚在演武場上浸熬的藥湯.

當姜元羲輕而易舉的將五十斤的石頭舉起來的時候,連齊宏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有多緊張與期盼.

等到最後姜元羲將最大的那塊石頭也舉起的時候,看到這一幕的人,眼睛差點掉在了地上.

許多郎君不自覺的吞咽了一下喉嚨,覺得渾身肌肉都緊繃起來,特別是在看到姜元羲那張精致的小臉時,心中竟有些發毛:那可是三百斤重的石頭,不是三斤重,姜五娘你還是個姑娘家嗎?


然後從此之後,這些郎君們就在姜元羲頭上打下了一個"不能招惹"的標記.

這要是惹上了她,萬一她生氣起來,將人一把舉起來扔掉,摔下來還有命在嗎?

齊宏茂卻知道,恐怕三百斤的大石未必是姜元羲的極限,因為她臉上的表情太多稀松平常了,就好像三百斤的石頭對她來說無足輕重一般.

齊宏茂並沒有繼續讓她在演武場上試驗,他起了愛才之心,更知道姜元羲的力氣已經不比一個軍中悍將來得差了,如果姜元羲能舉起超過三百斤重的石頭,得嚇死人.

為了保護她,齊宏茂當即就對演武場上的人訓了話,嚴肅的警告他們,這件事不能有一丁點泄露出去,要是被查出來,泄密者將要受到姜太傅的責罰.

接著姜元羲就發現,自己的教頭變成了齊宏茂,自己的陪練變成了其他教頭,齊宏茂不僅教導她殺人術,長槍,大刀,大戟這種武器都教給了她,沖鋒之術,離合之術,馬上齊射之術,沙盤演練這些,都毫無保留的傳授.

姜元羲對此的反應是,來者不拒,教什麼就學什麼,哪怕她知道,這些都是一名軍士應該學的.

對這種領悟能力高得離譜,還不喊苦不喊累,無論給多少訓練都能完成的學生,齊宏茂當真是喜愛到了極點.

然後......

郎君們就倒大黴了.

齊宏茂眼看姜元羲一個小娘子都能做得比郎君們好,這讓齊宏茂非常非常不滿意!

用他的話來說是這樣的:你們一個個帶把的還比不上一個小娘子,還有臉留在演武場?

郎君們真是憋著一道氣又不敢反駁,雖然他們覺得姜五娘根本就不是個姑娘家,可他們也沒有臉面敢這般說出來為自己的無能找借口,同時他們也覺得整個演武場上好幾十號郎君竟然還比不過一個姜五娘,也著實是太沒有面子了些.

有鑒于此,齊宏茂對郎君們的要求嚴格了很多,郎君們自己也發了狠,特別是在他們訓練的時候,有時候完成了訓練,得到齊宏茂允許可以暫時休息的姜元羲背著手踱踱步的來到他們身邊,站在一邊觀看的時候,更是賣力.

輸人不輸陣,雖然各方面都比不上,但也不能輸了氣勢.

這麼一來的結果就是,每天晚上從演武場上浸泡完藥湯之後,每個郎君們都被自己的長隨駕著回去,連走路都打著擺子.

齊宏茂為了姜元羲,稟報過姜太傅之後,讓人在演武場旁邊建了一個小院子,專門為姜元羲准備的,等她每天下午完成了訓練之後,就讓她去小院子中浸泡齊宏茂與大夫一起為她配置的藥湯.

這藥湯是為了讓人在一天的訓練之後強身健體之用,郎君們是脫了衣服在演武場上幾個人一起用一只大木桶浸泡,姜元羲是自己一個人占用一個小院子.

在姜元羲自己也想不到的情況下,因為她的緣故,為姜家培養了一批身強體壯,能手拉十石黃肩弩的郎君們.

......

小劇場:

眾郎君:五娘,你還是個姑娘家嗎?

姜五娘:當然是啊,我穿著裙子呢!

眾郎君:你真的不是男扮女裝嗎?

姜五娘:放學後別走啊,給你們驗明正身的機會.

放學後.

躺了一地鼻青臉腫的眾郎君:就知道肯定男扮女裝,哪個姑娘家會一對幾十還能打贏?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