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何以見得?


姜伯庸心中複雜無比,看著姜元羲精致小巧的容顏,心中的情緒,最後定格為歎服.

是的,哪怕他討厭著姜元羲,也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是對的,她看得更加清楚.

世家大族何以一直被人尊崇?何以一直在掌控著極大的權勢?

唯世卿世祿而已,唯多能臣而已.

才子才女能救世嗎?

仗1義2每3多4屠5狗6輩,負心多是讀書人.

所以這才是姜五娘跟顧以丹無法同行的原因?

道不同所以不相為謀?

在上一輩子,顧以丹能被稱為奇女子,自然是有原因的,至少她有不少的理念確實有益于朝堂.

但也就那樣了.

因為與她相比,姜五娘卻做得更好,不然何至于是姜氏勝出?

兩相比較,姜伯庸不用腦子想,也知道是按照姜五娘的法子走,才是王道.

姜伯庸已經試探出,恐怕那位顧小娘子這一次依然無法跟姜五娘成為知己好友.

他心中的恐慌情緒越甚.

他發現,似乎到目前為止,事情的脈絡還是沒有改變.

這怎麼行!

不改變,他回來有何意義?

姜伯庸緩緩的吐出一口氣,伸出拳頭,輕輕的捶了捶自己的大腿,滿是對自己的失望,

"五娘你說的對,才子才女于家國無益,還不如去演武場上勤奮鍛煉,強身健體,以期日後報效家國來得好.

可惜五哥沒用,連馬兒都控不好,不然也不至于從馬上摔下來."

話罷,他還悠悠歎息一聲.

姜元羲心疼了,連忙安慰,"五哥,不要妄自菲薄,弓馬嫻熟唯多練而已,只要你日後在演武場上多用心,多練習,總會成為跟齊總教頭那樣厲害的人."

成了!

姜伯庸心中大笑,有姜五娘這話,他就可以順水推舟,借此機會名正言順的改變自己了.

姜伯庸佯裝遲疑的道:"五哥如果在演武場上多練習,真的能弓馬嫻熟?"

姜元羲肯定的點頭,"當然能!"

姜伯庸微微露出一抹淺笑,"那等五哥好了之後,就去演武場上揮灑汗水,好過日後流血又流汗."

姜元羲卻微微疑惑,"五哥你是想走武官之道?"

姜伯庸微微頷首,"阿爹是武將,大哥他們又走了文官之路,所以五哥就想試試走武官之路."

這是姜元羲第一次聽到五哥的志向,自然是萬分支持,"那五哥除了在演武場上練習,還要多讀兵書呢,任何一位將軍都是熟讀兵法策略的."

此時此刻,姜伯庸竟然覺得姜五娘很貼心了,總是將他想要說的話說了出來,讓他順理成章的實行自己的計劃.

"看來五哥在族學里也要勤奮才行了,可不能墮了阿爹的名頭."

姜伯庸躊躇滿志的說道,有了今日這番與姜五娘的對話,日後他改變自己也就不會引起奇怪了.

他深知這個家里多的是人精,突然改變自己的行事,必要找一個合情合理的出處.

這個出處,姜五娘已經遞給他了.


姜五娘果然待親至好,對他這個五哥,只有處處為之著想.

姜伯庸心中明白,如果日後要搶奪姜五娘的一切,他明面上要一直維持"疼愛妹妹"的形象,只要對姜五娘越好,姜五娘就會對他越好.

總有機會在她身邊得手的.

而且,他也不會坐以待斃.

看來頭上的傷是時候痊愈了,不僅是要去演武場里鍛煉自己,還要找機會去尋找那些能臣.

他不能比姜五娘慢,一旦慢了下來,變數就多了.

......

此時在姜太傅的書房里,姜太傅手中拿著一把剪刀,對著案幾之上一座盆景左看右看,深思熟慮良久,才小心翼翼的剪下一根小小的枝丫.

等姜太傅剪下了一根枝丫,坐在書房中的姜松趕緊出聲.

"阿爹,今日在李太尉府中,事情可商量定了?"

未免被皇帝忌憚,今日李太尉壽宴,姜家除了姜太傅之外,幾位老爺們都沒有去.

但姜松作為嫡長子,知道老父親此去太尉府的用意.

姜太傅仍然看著盆景,慢吞吞的道:"商量好了."

如果幾位九卿巨頭齊聚還不能把幾個小年輕的推舉商量好,他們的九卿也不用做了.

姜松微微端正了一下身子,"那阿爹可有看上了誰?"

姜太傅是百官之首,他若是推舉一個人,這人先天就會引起其他朝臣的注意,只要這個人能好好干,未來成就都不會差.

為何在李太尉專門請了姜太傅過府之後,其他五姓的家主也聞風而動?不就是為了姜太傅手中那個推薦名額麼?

姜太傅不答反問,"你覺得五俊之中,未來誰的前程最是錦繡?"

姜松聞言沉吟片刻,斷言道:"應當是李家大郎李仲聞."

姜太傅微微有了些興致,"何以見得?"

"李仲聞六歲之時,就有仁愛之心,到了他十二歲之時,李太尉竟敢放他出去游學,這說明他的武藝足以應付大多數壯漢,弓馬嫻熟恐怕不比我差."

姜松點評道:"一個辨察仁愛,熟讀兵法史書,弓馬嫻熟之人,還交游廣闊,最重要的是這孩子還年輕,假以時日,成就應當是五俊中最大的."

姜松說的仁愛之心,其實是李仲聞六歲之時發生的一件事.

有一天李仲聞去李家的武庫選馬鞭,見到管理的管事一臉愁容,好奇之下詢問,得知是李太尉一副心愛的鎧甲被挖洞的老鼠給咬了,管事的以為自己會在劫難逃,至少會丟掉管事的差事.

李仲聞知道之後,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弄出了一個洞口,故意在李太尉回院子必經之路坐著,李太尉見孫子哭喪著臉,疑惑之下問他何以如此.

李仲聞捧著那件破了洞的衣服帶著哭音道:"聽說衣服被老鼠咬了,衣服的主人就要染上黴氣."

李太尉笑著教導他:"瞎扯的事,不用信這些."

到了當天晚上,那位武庫管事如實的上報了老鼠咬破鎧甲的事,李太尉一下子就將李仲聞所為聯系起來,笑了笑,其後也沒有責罰管事.

為上位者,當有仁愛之心,更要有寬容之懷,李仲聞小時候已有此之性,還有急智,無怪乎姜松會看好他.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卻是另一方面.

姜松贊了一聲,"最讓我看好此子的,乃是他並不是很在乎世家與寒門之間的鴻溝逾越."

........

今天又知道了一個會被屏蔽的話,就是那句用數字隔開那句╮(╯▽╰)╭.......

我真是要被我家蠢狗蠢哭了,做錯了事,見我看它,然後它就開始躲,來回在沙發上跑,要躲開我的魔掌,被我在沙發上打了兩下,跳下沙發繞著桌子跑了一個來回,又跑回沙發上......然後我又毫不費力的打到了它......#蠢成這樣,實在是太丟我臉了#

話說我頭像就是我家蠢狗,可是不造為啥放上去歪了斜了手動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