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分贓


花園旁邊樓閣之中,李太尉,姜太傅,崔大司空,盧大司農,鄭大鴻臚,王太仆等人坐在案幾前,在他們眼前,放著三張紙.

李太尉很認真的將三首詩看完,而後對旁邊的王太仆笑著道:"你們家星津的字,越來越好了."

王太仆笑得謙虛,"可別贊他,省得這小子尾巴翹上天去."

李太尉隨手就將三首詩遞給旁邊的崔大司空,仿佛這是一樣無足輕重的東西.

等三首詩在六位巨頭手中傳閱完,最後的鄭大鴻臚笑呵呵念到:"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複來,嗯,是個有志氣的孩子."

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顧以丹以為自己這三首詩會讓巨頭驚為天人,擊節而歎,多有贊譽,然而事實上,在六位巨頭們眼中,還不如王星津的字來得重要.

最後還是鄭大鴻臚見沒有人點評此詩,隨口贊了一句.

是這三首詩當不得贊譽嗎?

當然不是,只《將進酒》一首,就足以名傳千古.

可惜它出現的時機不對.

李白處在開元盛世,那時候的唐朝,乃天朝上國,百姓安居樂業,海晏河清,又因朝廷對外極為強勢,拳打突厥,俘虜突厥可汗,將突厥滅亡,可謂是千古奇功,此戰奠定了中華為世界第一強國的地位,中國皇帝被尊為天可汗.

除此之外,唐軍還擊敗了阿拉伯帝國與吐蕃聯軍,收複小勃隸,開拓版圖,此戰奠定了新疆的版圖.

那時候的唐朝,可謂是萬國來朝,百姓們都有一種極為強烈的自信心,因此也就催生出一批風花雪月的文人騷客,這些文人騷客所做的詩詞,都帶上了一種豪邁大氣.

可如今呢?

如今北梁立國才十幾年,民間時至今日還有百姓食不果腹,在這樣的條件下,哪有人有心思吟詩作對?

至于世家公子貴女們,那都是娛樂之作,一旦那些世家子弟要進入朝堂了,詩詞也就再也無法對他們有用了.

而對于九卿這種巨頭來說,詩詞歌賦還不如一條對百姓有益的條陳來得重要.

更何況,在這些巨頭們眼中,小娘子們終究是要嫁作他人婦的,又不能當官,還不值得巨頭們將太多的注意力放在她們身上.

若然是一個郎君做出"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複來"的詩詞,巨頭們還有興趣見見,考核一下他是否得用.

顧以丹的謀算,至少是失敗了一半.

李太尉吩咐了一聲在旁邊候著的家仆,"這三首詩乃今天斗藝之魁,去問管家拿一套文房四寶給那位顧小娘子吧."

"諾."家仆退了下去.

巨頭們也就將顧以丹拋在腦後,開始說起今天會面的主要目的.

"我家大郎游學歸來,他這幾年長進了很多,連我這個做祖父的,對他的功課都滿意非常."

作為今天的主人家,李太尉當仁不讓的開了個頭.

崔大司空也呵呵一笑,撚須道:"我家四郎也曆練出來了."

鄭大鴻臚微微一笑,"我家二郎,也快要回都城了."

盧大司農緊接著道:"我家三郎,也學有所成了."

王太仆慢悠悠的開口,"我家大郎,你們方才個個都對他稱贊有加的."

李太尉等人心中暗罵一聲厚臉皮.

在場就只剩下一個人沒有出聲了.

姜太傅悠悠然端起一杯茶,慢慢的喝著.

面對五道炯炯的目光,姜太傅閑閑的開口,"先前不是說了嗎,我家子孫後輩不肖,可比不得你們家人才輩出,老夫真是羨慕."

可惜在他臉上看不到任何一絲一毫的羨慕之色,不然更加有說服力一點.


面對如此耍賴皮的姜太傅,其他人暗罵一聲老狐狸.

他們口中提到的郎君們,正是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五個.

李家大郎,李仲聞.

崔家四郎,崔玉書.

鄭家二郎,鄭和安.

盧家三郎,盧子晉.

王家大郎,王星津.

正正是都城五俊.

與其說今天巨頭們來給李太尉賀壽,不如說是來分贓的.

什麼贓物呢?

推舉名額.

這些巨頭們對自己的孫子寄予厚望,將他們視為自己的接班人,將來九卿的位置就是為他們准備的.

但是九卿中有權勢重如太傅,太尉的,也有悠閑度日如大鴻臚的,這當中到底二十幾年後誰是太傅,太尉,誰是大鴻臚,大司空,除了要靠他們年輕人各自的才華之外,還要看他們家族的角力.

無疑,一個好的起點,能讓他們領先其他人好幾步.

今天聚會,其實就是想分贓朝中的官職.

雖說有"內舉不避親"的說法,但要真的是各家推舉各家的子弟,這吃相也太難看了.

不啻是在告訴天下,這北梁的朝堂是他們世家的一言堂.

真要是這樣,恐怕皇帝就要將他們家族夷為平地了--朝堂的官員都如你們家族囊中取物般簡單了,還要他這個皇帝做什麼?

不如皇帝你們來做?

因此,他們都有共識,自家的子弟讓別家推薦,然後自己再推舉別家的子弟.

至于姜太傅,名為太傅,實行丞相之職,統領百官,有他在,至少可以交易講價,看能不能將自己的孫子放到理想的位置.

一時之間,諸位巨頭就開始了爭論,到了後來,除了姜太傅能作壁上觀,其他人差點火氣大到開始全武行.

......

說起穿越者寫詩適不適用這件事,其實我是覺得,每個朝代都有每個朝代的特色.

如漢唐這種對外極為強勢的,能按著北方的夷狄,如匈奴,如鮮卑,如突厥,如吐蕃等外族來胖揍,自然就讓中國成為天朝上國,萬國來朝.

這個時候的百姓,是極為自信的,因為國家強勢了,百姓自然就有底氣了.

同時,這時候也會湧現很多著名的大文人,如司馬相如,李白等人,他們的詩詞磅礴大氣,因為那是一個時代的反映.

有如漢唐這種強勢王朝,自然也有宋朝這種被遼金元按著來揍的朝代,這個時候的詩人,多是婉約派,如蘇軾,李清照等人,更有陸游這種在臨終之前都希望"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的愛國詩人.

在漢唐之時,用那種淒楚婉約的詩詞,明顯是不合時宜的.

其實這個道理很簡單,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特色,有些東西不是通用的.

在西元之前的漢朝,根本不可能出現如宋朝那樣的交子,銀票,為何?

因為沒有金本位,銀本位的支撐.

那時候西漢的金,是作為貴金屬的,多數是皇帝賞賜給大臣,大臣們也喜歡帶著金器去墓穴,因為他們講究"侍死如奉生",他們墓穴里多金器,金都無法流通,怎麼可能變成貨幣做金本位呢?

一直到東漢之後,才開始慢慢流通,但那時候也無法出現銀票.

所以有些東西,要符合時代,才能發展起來的.

大家以後要是有機會穿越,不要選不適用的詩詞哦~~

哎喲,不知不覺就說了這麼多,好啦,不說了,以上是我一家之言,大家看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