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有趣的丫頭


崔玉書微微一怔,抬眼望去,見到自己妹妹身邊那人,狐疑轉頭看著好友,"你怎麼會覺得那個小丫頭可愛?"

李仲聞挑了挑眉,嘴角噙著笑,"崔四郎,你方才呼吸微微急促了一下哦."

不等崔玉書說話,李仲聞玩味的看著坐在崔雅娘身邊那個小丫頭,手中的折扇一下又一下的輕輕敲著掌心.

"方才那位顧小娘子一首《將進酒》震撼眾人的時候,那個小丫頭卻百無聊賴的轉頭四處打量,甚至偷偷招呼侍女給她換上了新的點心和小菜.

到了顧小娘子為了證明自己,而作出謝修文命題詩之後,她卻因為謝修文的單純發笑,及至其後小娘子們之間的斗爭,她眉眼和舉動都透著一種:這種聚會實在是太無聊了,什麼時候可以結束歸家的憊懶.

這說明,不管是王星津還是顧小娘子,其實都沒入她的眼,這不是說她目中無人,而是......"

李仲聞頓了頓,用一種他自己也覺得有些荒謬的語氣繼續往下說,"而是那些人與她隔著一道渭水,她看著那些人目光好像在看小孩子玩鬧一樣,她所思所慮與那些人似乎本就完全不同."

"她與那些人,透著一種很微妙的隔閡,卻偏偏善于隱藏,還懂得將自己的存在感悄然抹去.

要不是她不小心笑了出來,恐怕很多人都忽略了這個小丫頭,即便如此,之後眾人的注意力也沒怎麼在她身上停留,你說這麼個小丫頭,難道不是很有趣嗎?"

還有一句話李仲聞還沒有說出來,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荒誕--方才有一瞬間,他竟然在那個小丫頭身上看到他祖父的影子.

一種上位者的影子.

真是見鬼了,一個小丫頭,會有未來九卿的影子?

崔玉書深深的呼吸一口氣,怎麼也想不到好友竟然會對姜元羲起了好奇心,"既然你方才都說那個小丫頭沒什麼存在感,何以你會關注到她?"

李仲聞歪著腦袋想了想,朝崔玉書咧嘴一笑,"大概是我站著的位置一眼看過去,就能看到這個小丫頭?"

崔玉書突然覺得這個游學三年回來的少年很可惡,特別是他臉上的笑容,滿滿都帶著戲謔.

崔玉書翻了一個白眼,不是很想搭理這人.

可惜李仲聞哪會放過他,糾纏不休,"說說看,那個小丫頭是哪家的貴女?"

崔玉書也朝李仲聞咧嘴一笑,滿滿的惡趣味:"你猜猜看?"

李仲聞若有所思的看著崔雅娘,沉吟道:"跟崔六娘如此親昵的小娘子無非就是那幾個,其他人我都見過,唯獨這個......是姜太傅家貴女?"

崔玉書微微一歎,就知道瞞不過這人.

"不錯,她是虎賁中郎將的嫡女,家中行五的姜五娘."

姜松乃虎賁中郎將,姜松和姜楓兩個都沒有跟老父親一樣走的文職,全都為武官.

李仲聞嘴里喃喃兩聲,"姜五娘...姜五娘..."

李仲聞再次看了一眼姜元羲,理了理身上的衣袍,對身側的崔玉書道:"走吧,我們也該出去了."

崔玉書翻了個白眼,"也不知道是誰說在這里看個究竟的."


李仲聞聳了聳肩,從崔玉書身邊繞過去,從另一側走進花園中.

"諸位真是好興致,不知諸位在聊些什麼呢,可否為吾解惑?"

這道清越的聲音,吸引了花園中人的注意,紛紛側頭注目.

王星津和盧子晉更是直接就起身相迎,"好你個李大郎!終于舍得回都城了!"

盧子晉更是上前輕輕拍了拍李仲聞的肩膀,"你李家的宴會,還要我來主持,你說是不是你這個做主人的失職?"

人群中發出微微的騷動,竟然是李太尉嫡長孫,五俊之一的李仲聞回來了.

李仲聞朝盧子晉作揖道謝,"多謝子晉兄了,過幾天吾略備薄酒,還請一定要賞臉."

盧子晉哈哈一笑,"那可就這麼說定了."

見到李仲聞身邊的崔玉書,盧子晉輕咦一聲,"崔四郎,你怎麼這麼久才來?"

崔玉書朝李仲聞努了努嘴,"喏,為了接這個家伙."

王星津一直在旁站著,嘴角擒著一抹笑容,此時聞言說道:"仲聞弟是剛剛回到都城?"

李仲聞笑著應道:"家中祖父五十大壽,為人孫,當親賀之."

盧子晉略帶一絲遺憾,"連你都游學回來了,就和安那家伙還在外逍遙,不然我們五俊又能齊聚都城,暢飲一番了."

李仲聞輕笑一聲,"沒有鄭和安那個家伙不是更好嗎,省得他把我們的酒都喝完了."

這話一出,就是王星津都大笑起來.

說笑了一陣,李仲聞環視全場,眼睛在被眾星拱衛的顧以丹身上掃過,略微一頓,笑著問道:"大老遠就聽到你們這兒的熱鬧聲了,子晉兄,還請為我和崔四郎解惑."

崔玉書微微撇了撇嘴,這家伙明明從頭到尾旁觀得一清二楚,這會兒臉上那疑惑真真是恰好到處.

王星津微微一笑,引著李仲聞和崔玉書來到他案幾之前,將兩張紙分別交到李仲聞和崔玉書手上,同時將方才之事敘述了一遍.

李仲聞看完紙上的詩,換來家仆,遞給他,"既然先前說過只要能得到大部分人稱贊的詩畫都呈在祖父案幾之前,那麼這三首詩理當讓祖父以及姜太傅等人閱覽,這種當世大作怎可在這里埋沒?"

家仆微微躬身,捧起三首詩就退出了花園,顯然是奉命去呈獻給李太尉.

李仲聞作揖拱手,"難得今日齊聚諸位大才之人,是我李府之幸,諸位繼續即可,聞當為諸位賀之."

話罷,李仲聞在家仆新擺下的案幾之後坐下,好巧不巧的,他旁邊就是姜元羲.

他坐下之後,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手中拿著杯子轉著,朝姜元羲一笑,"小娘子,你案幾之上那道小菜,稍稍淋上一些酒,會更好吃哦."

姜元羲一愣,低頭看了看自己案幾之上的小菜,吩咐阿方將這道小菜端給李仲聞.

在李仲聞怔忪之際,她淡淡的說道:"那這道菜想必很適合聞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