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不足學,不用爭


顧以丹這句話,無異于是在火里澆油,只是刹那,世家貴女們就自動組合成了聯盟.

無他,很簡單,只是因為顧以丹出身寒門而已.

單單是這一點,就足以讓世家貴女與她劃下一道線,線里線外,是難以逾越的身份地位.

更不用說顧以丹挑釁鄭三娘了,這樣的行徑,在這些世家貴女眼中,被她們自發理解成顧以丹要挑戰她們的地位.

什麼時候一個出身寒門的小娘子,也能騎在她們頭上囂張了?

何況這種挑釁,更像是讓鄭三娘下不來台.

這一刻,哪怕是跟鄭三娘不合的人,也與她同一陣線了.

世家地位不容質疑,更不能被個泥腿子騎在頭上撒尿.

"是啊,顧小娘子這首詩作得如何,不如請鄭三娘來指點指點?"

"很應該如此,世家藏書萬卷,鄭三娘的才學可比我們厲害多了."

就在這時,坐在花園西邊邊緣那處案幾後,有兩個小娘子一前一後的出聲.

顧以丹轉頭望了她們一眼,得到她們友善的笑容,顧以丹心中有一種明悟,這些出聲支援她的人,應當同樣是寒門出身的小娘子.

當今坐擁天下的,是出身寒門的陳氏,既如此,朝堂諸公中,也有一部分是寒門草根出身的朝臣,這些人都是跟著高祖打天下的從龍之臣,甚至就連九卿之中,也有兩位寒門巨頭.

顧以丹回以一笑,心中略有安慰,原來還是有人認可她的.

殊不知,這只是那些寒門小娘子們看到這個絕佳的機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寒門地位的機會,所以才會出聲支援顧以丹的,要說喜歡認可她,那就有待商榷了.

畢竟顧以丹一個人就搶走了在場大部分郎君的注意,要說小娘子們會很喜歡她,只能說面上帶笑,心中未必沒有想著要踩你一腳的念頭.

那兩個小娘子見到諸郎君紛紛看了她們一眼,心中竊喜,雖然隨後他們就將目光移開,她們也毫不在意.

能得到郎君們的注意,于她們來說已是難得,至少比在場絕大數小娘子好很多了,只要有了容貌上的印象,下次再見,說上幾句話也未必不能.

嫁給世家貴公子,一直是她們這些小娘子的夙願.

被寒門小娘子這麼擠兌,世家貴女們心情更加不好,雙方之間隱隱帶起了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

諸位郎君們除了謝修文這個二愣子,都敏銳的察覺到氣氛的變化,紛紛回到自己案幾之後,美酒佳肴的吃著,托著腮看好戲.

顧以丹的態度,著實讓不少人看了胸中冒火,不過鄭三娘卻是一笑,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朝顧以丹遙遙敬了一杯,

"顧小娘子果然有大才,三娘于詩詞一道上有所不及,三娘敬顧小娘子一杯."

鄭三娘豪爽的一口干了一杯酒,還倒扣了杯底,示意自己喝完了.

鄭三娘的舉動,出乎大家的意料,眾人還以為會看到鄭三娘與顧以丹爭鋒相對,想不到鄭三娘按兵不動,甚至可以說是低頭認輸的姿態.

顧以丹先是一愣,繼而一笑,朝鄭三娘福了福身,"鄭三娘子謬贊了,我之學識,不及諸公子一半,不敢獻丑."


鄭三娘聽到這話,深邃的眸中,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暗光,面上卻一笑.

崔雅娘作為世家貴女,心中的氣憤也不少,聽到顧以丹的話,悄悄在姜元羲耳邊嘀咕,語氣之中帶著濃濃的不屑,

"說什麼不敢獻丑,結果卻接二連三出風頭,還自比自己學識不夠諸公子的一半,捧了郎君們,卻將我們世家貴女放在地上使勁踩,這人憑的可惡!"

連鄭三娘都自認不及顧以丹的詩才,顧以丹那話豈不是借著她們這些貴女做揚名的踏腳石?

無緣無故被人當成墊腳石,崔雅娘惡心死了,對鄭三娘也有些不滿,"鄭三娘為何要低頭呢,真是平白輸了氣勢和面子."

說到這里,崔雅娘眼睛一亮,抓著姜元羲的手,有些急切的道:"五娘,那個顧小娘子當真是可惡,你去把她臉上的得意打掉吧,讓她知道何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姜元羲早就專心致志的對付案幾之上的美食了,聞言,一副無所謂的神情,"因為不值得."

這話說得崔雅娘一臉茫然,姜元羲不得不放下筷子,靠近崔雅娘,小聲的咬耳朵.

"鄭三娘不想繼續與顧小娘子爭下去,是因為不值得.就憑這三首詩,顧小娘子今天之後必定會揚名都城乃至天下的,既然無論如何都無法阻止對方崛起,又何必再去浪費力氣?

再說,你忘了方才鄭三娘說的話了?她說在詩詞一道上她不及顧小娘子,那其他的呢?"

崔雅娘眸光一亮,恍然大悟,確實,鄭三娘從一開始,就只是說顧小娘子的詩詞一道而已,至于其他的,一個字都沒有說啊!

以己之短,攻彼所長,本就是蠢人才會做的事.

鄭三娘善音律,她們這些貴女對她那一手音律都是佩服的,要是顧小娘子與鄭三娘比音律,鹿死誰手未可知.

見崔雅娘明了,姜元羲繼續說下去,"鄭三娘不繼續爭下去,就是看明白了這一點.

顧小娘子本就趁勢揚名,要是窮追不舍,鄭三娘一個嫉妒賢能的名聲逃不掉,而且在詩詞一道上比不過顧小娘子,最後只會成為顧小娘子通往才女名聲的陪襯而已.

換了誰,也不肯做這個陪襯的,至于說讓我出面,壓下顧小娘子......"

到這里,崔雅娘也明白好友的意思了,連鄭三娘都不肯出面了,好友一直以來就藏拙,自然更不可能出頭.

姜元羲微微搖頭,"詩詞歌賦,一不能讓國家繁榮強盛,二不能讓百姓填飽肚子,三不能保家衛國,不過是風花雪月的助興之物.

如果要論本事強弱,讓天下人都甘拜臣服,那些可以讓百姓安康喜樂,吃好穿暖的本事才是我的追求."

姜元羲看著正在跟王星津,盧子晉等人暢所欲言的顧以丹,無悲無喜,"詩詞一道不過小道也,不足學,不用爭."

就在崔雅娘被好友這番話震撼的同時,在花園一處山石隱蔽處,傳來一道帶著笑意的聲音.

"如何,那位一鳴驚人的顧小娘子,可能入得了你的眼?"

另一道清越的聲音響起,"顧小娘子龍鳳之姿,注定要揚名天下,我不過區區一個白身,哪里高攀得起?

倒是發現一個很可愛的小丫頭,崔四郎,你妹妹身邊坐著的是誰?"

......

噔噔噔~~想不到晚上8點會有更吧?新書沖榜的時間快結束了,趁著還有幾天的時間,我這個星期每天兩更,你們把票砸我好不好?O(∩.∩)O~~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