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他要搶奪屬于她的一切
g,更新快,無彈窗,!

一陣舒緩又輕快的樂曲在廊榭里響起.

姜伯庸躺在床榻上,看著坐在他前面不遠處,為他彈琴的倩影.

讓人無法看清的複雜之色,在他眸底洶湧澎湃.

姜五娘啊,十二歲的姜五娘.

一遇風云便化龍.

誰又能想到,就是這麼個小娘子,竟然攪動了天下風云?

當今之世,恐怕除了他,沒有人能想到姜五娘的可怖了吧.

想到前世那些事,姜伯庸心中一陣火熱,又一陣冰冷.

他阿爹為他取名伯庸,庸,中庸之道.

可他已經中庸了一輩子,倘若還想讓他甘願臣服在嫡子的之下.

憑什麼?

這個世道,能者為上!

他的目光依然放在姜元羲的背影上,一道微火光亮在他心中猛地點燃,只是片刻,就形成了燎原大火,燒得他渾身都滾燙滾燙的.

姜五娘能攪動天下風云,為何他不可以?

姜五娘能一遇風云便化龍,難道他會差?

更不用說,他有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沒有的本事!

他知道往後數年的脈絡走向!

他知道姜五娘身邊會有哪些能人志士!

姜五娘現在才十二歲,那些曾經輔助她,讓她名聲大噪的能臣,一個都沒來到她身邊!

只要他將姜五娘的得力干將全部搶走,這一世,未嘗不能問鼎天下.

伯庸,伯庸...他再也不想平庸一輩子了,去他娘的!

"五哥,你還想聽哪些樂曲?"

姜伯庸在姜元羲微微回過身的時候,立時就把眼睛閉上,唯恐心中所想所思泄露了一星半點.

聽到姜元羲的話,他將心中情緒盡數收斂,微微睜開眼瞼,臉上露出一抹虛弱的微笑.

"五娘的樂曲都很好聽,不管五娘彈奏的是什麼,五哥都喜歡聽."

他知道,他這副羸弱又處處"疼寵"五娘的樣子,必定會讓她心生愧疚.

姜五娘,對家人至親,素來很好.

果然,他就見到姜五娘臉上那抹愧疚之色,越發濃重.

"五哥,胡大夫說你傷了頭,要多聽舒緩的樂曲,那我繼續彈奏給你聽,你可切記不要多思多慮,等養好了傷再說."

姜元羲複又繼續彈琴,絲毫不顧自己已經連續彈奏了一個時辰,再彈下去,恐怕對她的手指關節有損.

姜伯庸聽到樂曲之聲響起,眸中一抹譏諷之色閃過.

呵呵,無論未來姜五娘如何讓人害怕,如今也不過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娘子而已,他甚至連手段都沒有使,只是假裝羸弱,就讓姜元羲乖乖入彀.

姜五娘,不過如此.

姜伯庸陡然間發現,前世他遙不可及的人,如今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間.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慢慢緊握,這才是上天讓他回來的意義所在吧.

大概上天也看不慣,姜五娘牝雞司晨,所以才讓他撥亂反正.

他才是天命所歸之人!

想到激動處,姜伯庸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顫.

他的面色,瞬間一變.

他又打了一個冷顫,身子甚至微微發抖起來.

他抱住了自己.

他感覺到了寒冷,可頭上卻開始冒出了汗珠.

身子不停的發抖,嘴微微張開,就像離水的游魚,得不到水的滋潤.

他的呼吸開始粗重起來.

他甚至連拳頭都無法緊握,因為沒有多大的力氣.

該死的!

前世讓自己低三下四,豬狗不如的罪魁禍首,這輩子也跟著他一起回來了.

在這一刻,他很想食大煙.

他以為他已經躲過了大煙的折磨,不想他重生而回,竟然連大煙的習慣也帶回來了.

姜元羲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

她一轉過頭,就見到姜伯庸大汗淋漓,呼吸困難的躺在床榻上,蒼白的臉色中帶著一抹青.

嚇得姜元羲幾步就走到姜伯庸跟前,著急的問道:"五哥,你怎麼啦?"

又大喊一聲,"來人,快去請胡大夫!"

姜伯庸抓住姜元羲的手,臉色帶著哀求,"五娘,給五哥去......"

去找大煙來.

這句話戛然而止.

他陡然就想起以前自己被屬官譏笑著讓他跪下學狗爬,學狗叫,讓他舔屬官鞋面的場景.

他眸中瞬間浮現了血絲.

那是他一輩子的恥辱!

堂堂姜家子弟,竟然被人如此輕慢!

他還記得被大煙折磨致死,臨死之前說過的話,發過的誓.

"惟願來生,永不沾大煙絲毫!再不被人輕視一分!"

他要忍住!

區區大煙,休想再控制他半分!

"五哥,你要什麼?你怎麼啦?胡大夫呢?怎麼還沒有來?"

姜元羲焦灼如焚,這好好地,怎麼就突然成這個樣子了呢?

"五娘,五哥好冷,好難受啊......"

姜伯庸手緊緊的握住姜元羲的手,指尖已經掐入了她的手背,一滴滴血珠,慢慢浮現.

姜元羲卻仿若毫無所覺一般,任由姜伯庸抓住她的手,吩咐左右:"快去拿兩床被子來."

又掏出手帕,輕輕給姜伯庸擦拭額頭上的汗珠.

此間事很快就被侍女上報給鄭幼娘,鄭幼娘帶著楚姨娘匆匆趕來,見狀也不敢輕易移動姜伯庸,只得催促家下人盡快去請胡大夫進府.

楚姨娘眼尖,一眼就見到了姜元羲手背上的傷,臉色一變,上前矮身道:"五娘,你的手流血了,乖,你快放開手,你的手可是用來寫字拉弓的."

姜伯庸難受的症狀,似乎還不及姜元羲手上血珠來得緊要.

姜元羲難以置信的看著楚姨娘,難道她看不到五哥多難受嗎?

姜伯庸垂下的眼眸里,一抹譏諷之色劃過.

看,這就他的好姨娘.

手上卻不禁更加用力,指尖甚至已經掐入了姜元羲的肉中.

姜元羲死死的咬住嘴唇,不敢叫出聲.

鄭幼娘和楚姨娘齊齊變色,鄭幼娘心焦,卻又不好說什麼,楚姨娘卻伸出手,想要蠻橫的扯開姜伯庸的手.

幸好胡大夫及時趕到,見姜伯庸的樣子,吩咐藥童將他抱住,然後把脈診斷.

姜元羲一得到自由,就被楚姨娘抓住雙手看著傷口,拿出帕子給她擦拭血珠.

姜元羲皺了皺眉頭,她第一次懷疑,五哥可能不是楚姨娘的親生子.

......

求推薦票支援,快可以加更了,大家給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