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他回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姜元羲伸出手,姜伯庸頭一側,想要躲開她的手.

可惜身體剛剛大病一場,哪里能躲開?

姜元羲一只小手搭在姜伯庸額頭上,一只放在自己額頭上,而後緊皺著眉頭,"高熱已經退了呀,怎麼說起了胡話?"

聽到耳邊傳來的腳步聲,姜元羲回過頭,側開身子,緊張的對胡大夫說道:"胡大夫,我五哥正在說胡話呢,您快看看是不是摔傷腦袋了."

姜伯庸看著胡大夫,又看了一眼明顯年紀輕輕的姜元羲,手指微微蜷縮著,閉上了眼睛.

他回來了?

他竟然回來了!

姜伯庸心中放聲大笑,竟然回來了,回到了他墜馬之時.

是了,前世在他十六歲這一年,他在演武場上騎馬,被姜元羲的箭射中了馬兒,從馬上摔了下來.

因為養傷的時候沒有注意,後來一到陰雨天或者天氣變換的時候,頭都會哧哧的痛.

到了後來年紀越大,頭疼就越發嚴重,每每痛得恨不得拿頭撞牆,後來他的屬官不知從何得來一種大煙,說只要吸了就能減輕痛苦.

從此之後,他就依賴上這種大煙,鎮日不能離手,到後來甚至因為這種大煙竟然被屬官威脅控制,讓他扮狗叫就乖乖趴在地上扮狗.

想起以前豬狗不如的日子,姜伯庸恨得幾欲發狂.

手也不自覺僅僅的抓住被褥,手背上的青筋一條一條的顯而易見.

"胡大夫,你快點幫我五哥看看,你看他都這麼難受了."

姜伯庸耳邊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心中一凜,驀地就從回憶中醒過神來.

他怎麼就忘記了,姜元羲最是細心觀察,萬萬不可讓她看出端倪.

這時他想起自己方才脫口而出的話,也不知道她會不會起疑.

胡大夫一番把脈之後,沉吟片刻道:"五公子高熱已退,人又清醒了過來,沒什麼大礙了.

只是傷到了頭部,還是要多多修養,切記多思多慮,平日里就連書也不要讀了,養傷的這段日子里,先讓侍女每日彈些輕松舒緩的樂曲,等傷好了再說其他."

果然如此.

姜伯庸心中輕哼,果然還是跟前世同樣的診治結論.

"那我五哥剛才說了胡話,可有干系?"

姜元羲不放心的問道.

姜伯庸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腦中開始拼命找理由拾遺補缺.

"五公子方才應該是不知身在何處,腦袋又受到撞擊,迷糊之下的言語,等會再看看他有沒有說胡話,如果沒有應當就沒有事了."

"那就好,五哥一定會沒事的."

姜伯庸放松了,胡大夫既然已經幫他找到了借口搪塞過去,他就不用再想了.

這一次他一定要拋開所有的煩惱,先把頭疾養好,日後再也不要被頭疾弄得生死不如了.

姜伯庸很快就放松心神,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將胡大夫送去休息,姜元羲也接連打了幾個哈欠.

"五娘,你快去歇息吧,你五哥這里有我守著,還有這麼多的侍女在呢."

楚姨娘憂心的看著姜元羲,見她眸底盡是血絲,催促道.

姜元羲也不再逞強,應了一聲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躺在床上的時候,姜元羲又來了白霧處.

"老頭,你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吧?"

姜元羲雙手抱膝,幽幽的說道.

"不就是射了支箭嗎,怎麼,值得你哭喪著臉?"

黑衣老者冷哼一聲,看著小徒弟要哭不哭的樣子,非常不滿.

姜元羲沒有跟往常一樣調侃,伸出雙手,滿心複雜的看著,"老頭,我今天差點害死了我五哥,要不是我修習了萬物生,五哥不會受傷的."

黑衣老者嗤笑一聲,"別把錯賴在萬物生頭上,分明是你自己沒有掌控好力道,與所修習的法訣有什麼關系?"

姜元羲默然不語,黑衣老者看她那個樣子,頓時來氣,"力量有什麼錯?只看有沒有人能掌控力量而已,只要你把力量如臂指使,怎麼可能會誤傷別人?"

姜元羲慢慢緊握拳頭,抬起頭直視黑衣老者,"老頭,教我怎麼掌控力量吧."

這是一頭猛獸.

她到今日終于明白,在她的世界,這種力量就是一頭猛獸,在她不需要的時候,她要把這頭猛獸緊緊的關進籠子里.

能為她所用的,才是她能掌控的力量.

黑衣老者知道她終于轉過彎來,頓時放心了,"你會比前幾天更加累,可准備好了?"

姜元羲豁達一笑,"再累再苦,不也是吾之所得?"

"哈哈哈哈......"

黑衣老者放聲大笑,"不錯,只有自己掌握的,才是自己的,為師很高興你能有這樣的覺悟."

"開始吧,為師可不會放松一星半點."

......

姜伯庸微微撩起眼皮,看著坐在他床榻腳邊,低著頭在做針黹的女子,看清她手中的繡花鞋後,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

這就是他的好姨娘,從來只會把姜元羲放在心上,卻對他這個親生兒子甚少關心理會.

為了姜元羲,甚至能讓他去死.

既然如此,當初又何必生他下來?

哦,對了,當時他憤而怒罵她的時候,她是怎麼回答他的?

"如果當初不是夫人,你確實不能來到人世,你的命都是夫人給的,你欠夫人一條命,五娘是夫人唯一的女兒,你救了五娘,就是報答了夫人的恩情,這是天經地義之事."

想到這里,姜伯庸心中大笑,眼角也沁出了一滴水花.

是了,他的存在,于她來說,是她背主的證據,是她的恥辱,是讓鄭幼娘陷入嘲笑境地的罪魁禍首.

她這個好忠仆讓鄭幼娘在姜家東西兩府中丟臉了,所以連帶的恨上了他這個兒子.

哈,多可笑,東西兩府,只有他一個庶子,還是長房的,確確實實是將鄭幼娘的臉面放在地下踩了.

可他何其無辜?

如果可以選擇,他根本就不想來到這個人世!

鄭幼娘寬宏大量,不介意他這個庶子,可他甯願當初她心狠一點,一碗湯藥扼殺他來到這世間的機會.

看著那雙繡花鞋,姜伯庸的心逐漸冷硬起來.

不是要他處處忍讓姜元羲嗎?恩情他上輩子已經還了,這輩子,他不會再這麼傻了,姜元羲既然害他再次墜馬,那麼他也就不用心慈手軟了.

屬于姜元羲的東西,他都要搶過來!

到時候,他倒要看看,他的好姨娘到底是不是還向著姜元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