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快躲開


兩天之後,齊宏茂放下心來,見著姜元羲老老實實的跟著小毛頭們學習紮馬步,覺得演武場中混進了一個小娘子也不是多麼難以接受的事了.

然而等到一天過後,齊宏茂就想自打嘴巴.

果然演武場就不應該有小娘子,小娘子就應該乖乖的在學習琴棋書畫,烹茶插花,何必來摻和郎君們的事?

齊宏茂臉色陰沉,認是誰都能看得出他的心情很不好.

讓他心情不好的始作俑者,自然就是站在他面前的姜元羲了.

"五娘子,做每一件事都要有恒心和毅力,如果你是想學繡花拳腳,我這里不適合你,你還是去街上找賣藝的來教你吧."

這番話說得有些重了,但其他人方才聽到姜元羲的話,也就不難理解齊宏茂的怒火.

來了演武場才短短三天的時間,就想不學紮馬步了,轉而去學防身術和弓馬之術.

"不自量力."

不少郎君腦海中都冒出了這四個字.

在演武場的郎君們,哪個不是老老實實按照齊宏茂的要求做的?

哪怕已經從族學里出去,在朝堂上任職的東府長房嫡孫姜伯旭,當年在演武場上也是要聽齊宏茂的話.

不客氣的說一句,齊宏茂在演武場上就是主宰,不聽他教導的,就不用來演武場了.

這是當初齊宏茂答應姜太傅來操練姜家後輩的條件之一.

姜元羲要不是姜太傅親自出言為其背書,齊宏茂是不會答應讓她進來的.

"齊教頭,五娘並不是好高騖遠,只是五娘覺得,紮馬步已經學會了,既如此,又何必浪費時間?"

姜元羲拱手作揖,異常誠懇的說道.

"學會了?"

齊宏茂氣極而笑,他粗大的手指一一點著演武場中的郎君們,"這些人,誰不會紮馬步?紮馬步很難嗎?就是一個五歲的孩子,手把手的教,紮馬步也學會了."

他見過太多這種自以為是的人了,總覺得自己是天才,一教就會,真這麼厲害,天下人人都是萬人敵了.

齊宏茂心中滿是怒火,還有失望.

他覺得姜五娘實在是愧對主公對她的稱贊.

終究是一個小娘子啊,一點苦都吃不得.

姜伯錦心焦得不行,五娘這是怎麼啦,這般沉不住氣,他上前幾步就想把拉住姜五娘,阻止她再繼續對上齊宏茂.

才走了幾步,又聽到姜元羲清脆的聲音,"總教頭,其實您大可不必生氣,五娘是不是真的學會了紮馬步,您可以考驗,如果五娘無法讓您滿意,五娘也無顏再繼續留在演武場了."

姜伯錦更加焦急了,同時也有些埋怨,五娘這孩子怎麼就這麼犟呢,好好認個錯,再說兩句好話,乖乖回去紮馬步不好嗎?

齊宏茂怒火一直沒有降下去,聽到姜元羲的話,一口就應了.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他不留情面了,演武場本就不應該有小娘子.

"金雞獨立可會?去那邊的梅花樁上,站姿金雞獨立,你能堅持兩個時辰,我就認可你學會了紮馬步."

齊宏茂手一指,姜元羲就看到一個高低不同的梅花樁.梅花樁是為了給郎君們鍛煉身法的,這也是防身術中的一部分.

姜元羲應了一聲:"諾."

姜元羲來到梅花樁前,看著比她個頭還高的木樁,輕咳一聲,"總教頭,我需要一把梯子."

雖然她現在憑著自己的本事能飛身上去,但她可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娘子,當然不能如此驚世駭俗.

有些郎君們想笑又不敢,只得忍著.

齊宏茂手一揮,有其他教頭去搬了一把梯子過來,姜元羲踩著梯子以金雞獨立的姿勢站在梅花樁上.


梅花樁下四面,各有一個教頭站著,防止姜元羲下盤不穩掉下來摔傷.

演武場上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姜元羲身上,東西兩府的兩軍們自然是擔憂她會不會受傷,其他人則是想看看她能不能堅持住.

齊宏茂吼了一聲,"都不用訓練了是不是?不想可以通通回家去!"

眾郎君們一哄而散.

齊宏茂就這麼站在梅花樁跟前,看著姜元羲.

一刻鍾過去了,她紋絲不動,半個時辰過去了,一開始是什麼樣,如今還是什麼樣.

齊宏茂心中的怒火消失了,開始認真的正視起來.

當兩個時候過去之後,齊宏茂不得不承認,姜元羲真的是學會了紮馬步.

這下盤,穩當得很.

"總教頭,可是通過您的考驗了?"

齊宏茂看著站在他面前,仿佛只是完成了一件無關緊要之事的小姑娘,深深吐了一口氣.

"五娘子,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姜元羲擺擺手,一臉謙虛:"也不怪您,像我這種天才,世間罕有."

齊宏茂嘴角抽搐了好幾下,他發現,他對這位五娘子恐怕有些誤解,至少固有的印象已經全部粉碎,目前在他腦海中,就只剩下"臉皮厚,天賦高"這兩個標簽.

"是不是天才,還得等著看你的表現."

齊宏茂有了惜才之心,倒是開始好奇姜元羲到底是不是真天才了.

來到演練場上,齊宏茂開始給姜元羲演示防身術.

一套完畢,齊宏茂問道:"可看清了?"

士別三日,姜元羲修煉了萬物生以來,原本就過目不忘的記憶和眼力,讓她輕而易舉的記熟了齊宏茂的動作.

然而她回答的是:"記住了一些."

一個看了幾遍就學會的是天才,一個看了一遍就學會的,是妖孽.

姜元羲可不想太過出格.

齊宏茂不疑有他,又陸續打了兩遍,然後讓姜元羲打一次給他看看.

當齊宏茂手把手教了七八遍,然後姜元羲就可以跟小郎君們抓對厮打的時候,齊宏茂激動了.

天賦果然很好!

"五娘子,跟我來這邊,我教你射箭."

齊宏茂要看看,姜元羲到底還有多少驚喜.

齊宏茂教了射箭的動作要領,姜元羲拿過一把弓,彎弓搭箭,松手,箭"咻"的一聲就飛了出去.

姜元羲輕松自在的看著離箭,在她的預想中,這支箭最後會准確無誤的射中靶心.

然後......

靶心是中了,可箭依然未停,穿過靶心之後繼續飛了出去.

姜元羲眼力驚人,一眼望過去,臉色瞬間煞白.

"五哥,快躲開!"

馬上的郎君聽到尖銳的叫聲,回過頭茫然一看,而後,整個人被受傷中箭的馬兒掀翻在地,頭重重的磕在草地上.

整個人一動不動的,血......瞬間蔓延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