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不是好人


姜元羲心中一震,恍然明白自己這些時日以來,走偏了.

她理了理身上的衣裙,恭恭敬敬的匍拜,雙手置于地上,額頭輕觸手背.

"請長者教我."

她心高氣傲,卻不會認為天下聰明人只有她一個,對于有能耐的人,她從不吝請教.

黑衣老者看著恭敬順服的姜元羲,眸中一抹滿意之色閃過.

這孩子,真是越來越對他胃口了.

"拜師吧."

黑衣老者淡淡的一句話,讓姜元羲抬起頭,茫然的看著他.

"我這一脈,不入我門下,不得習授我之法訣,自然也就得不到我的傾囊相授."

話已經說得這麼明白了,就只等看姜元羲的選擇了.

姜元羲抿了抿唇,直起身子,直視著黑衣老者.

"能否容我問幾個問題?"

黑衣老者無可無不可的:"你問."

"您是何人?"

兩人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既然先前黑衣老者說自己不是凡人,姜元羲自然想要知道他到底何方神聖.

"吾乃修者.修身者為苦行者,修心者為入世者,修神者為練氣士."

姜元羲稀奇了,"那您是屬于哪一種?"

"吾修萬物!"

不知為何,姜元羲似乎從黑衣老者的聲音中聽出了一種睥睨天下的傲人氣勢.

姜元羲被震了震,修萬物,真是好大的口氣!

說老實話,姜元羲覺得自己在聽神話故事一樣,只是不知為何一開始的時候自己好似魔怔了一般,竟然會覺得這黑衣老者說的是真的.

但隨著黑衣老者大話越說越離譜,她心中漸漸產生了懷疑.

心中甚至嘀咕道:"為何不干脆說自己是上古時期的三皇五帝?也不知道日後被戳穿了謊言,得有多尷尬."

黑衣老者見到姜元羲呆呆的神情,以為被他這麼厲害的本事嚇住了,心中竟隱隱有些得意.

這真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這是什麼地方?"

姜元羲早就對此好奇不已,一直按捺到今天才借機問出來.

"這里是混沌虛空處."

姜元羲極力壓制著自己的嘴角不要抽搐,真是越說越離譜了,還虛空混沌呢,怎麼這麼像神棍?

"您為何會在這里?"

這老頭先前那種視人命如草芥的漠然,假裝不來,又一想他被人囚禁在這里,恐怕本身就不是什麼好人.

姜元羲捫心自問,如果這個老頭真的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怎麼辦?

在生死的分岔路口前,姜元羲覺得,還是先活命要緊,至于以後,等她有命活下來再來煩惱好了.

"識人不明,遭人背後暗算,眾叛親離,被人囚禁于此."

姜元羲挑了挑眉頭,看來這個老頭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啊.

"您來自何處?"

剛不還說她坐井觀天嗎,她很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地方才能配得上天地廣袤.


"吾來自仙聖王朝."

"仙聖王朝?莫非在遙遠的地界,還有這麼一個王朝存在?"

姜元羲嘟噥道,她已經選擇性的將方才黑衣老者說的"混沌虛空處"給拋之腦後了,聽起來就不大靠譜的話,何必跟著瞎起哄?

甚至姜元羲還有一種感覺,幸好聽到這些話的人是她,要是換了一個人,恐怕會將這老頭當成神經病.

"可還有其他疑問?"

黑衣老者耐著性子問道,這要是在以前,哭著喊著想要得到他指點的人不知幾何,更不用說被他收做徒弟了,倘若他放出風聲要收徒弟,恐怕最出色的麒麟子都要趨之若鹜.

姜元羲歪著頭想了想,"您能救我姜家全族?"

這才是她最想知道的,只要姜家有救,她就是化身修羅又如何?

"能救你們姜家的,只有你們姜家自身."

黑衣老者搖搖頭,"倘若我能脫困,倒是能幫你把那個皇帝全族上下都殺光,可惜了......"

可惜的是什麼,兩人都明白,無非就是黑衣老者暫時無法脫困,這一條路也就行不通了.

姜元羲深呼吸了一口氣,其實她很清楚,與其將性命交托于他人之手,不如自己掌握其中.

姜元羲腦海中將事情都過了一遍,眸中神色閃爍不定,黑衣老者也不說話了,靜靜的等待著.

半響後,姜元羲複又匍拜,正正經經的三跪九叩之後,恭敬的稱呼:"徒兒姜元羲拜見師尊."

如今距離全族被殺,只有兩年了.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她心中的焦灼也越來越多,眼前出現了一根稻草,溺水之人只會死命捉住.

黑衣老者坦然的受了她的跪拜,端坐著,沉聲道:"入我門下,只有一條門規:不得欺師滅祖.除此之外,並無其他要求,哪怕你把天捅了一個窟窿,殺人了,放火了,為師都不會責怪你."

姜元羲一愣,竟然沒有要求她行俠仗義,行善積德?

這個師尊,看來真的不是一個好人啊!

"徒兒謹遵師尊教誨."

黑衣老者滿意的微微頷首,"只要你不違反門規,天塌下來都有為師頂著,如果膽敢欺師滅祖,為師會親自清理門戶."

說到最後,黑衣老者的聲音已經帶上了冰碴子,冷得姜元羲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顫.

"如今,為師就傳你本門功法,此乃不傳之法,不得為師點頭,不得擅自外傳,擅傳者,必將死無葬生之地."

黑衣老者的神色很嚴肅,姜元羲心中一凜,躬身應諾.

"此法名為《萬物生》,本門所修,乃萬物!"

黑衣老者伸出一指,輕輕點在姜元羲的腦門上,一點靈光從他的指尖迸發.

姜元羲腦海中陡然就出現了金光大閃的,她從來沒有見過的文字.

與此同時,一道聲音也出現在她腦海中.

"凝神靜氣,抱守丹田,跟著這些神文心隨意動."

持續了一刻鍾的時間,那點晶瑩剔透的靈光才消失.

黑衣老者放下了手,容顏又蒼老了許多,神色間充滿了疲憊,似乎這個舉止,費了他很大的力氣.

黑衣老者緊張又期待的看著姜元羲,一盞茶後,從他的身後猛然間湧現了一道巨大的紫色龍卷風,直射姜元羲的頭頂,消失在她的身體里.

黑衣老者見此場景,無聲大笑.

果然,他這小徒弟當真是機緣深厚,修煉《萬物生》最重要的入門根基,卻在他身後的陣法里輕而易舉的得到.

紫微氣極體在九龍鎖神囚天陣里修煉萬物生,果真是得天獨厚呀!

.......

別怕,就是有點玄幻元素的古言,沒到要去修仙的地步╮(╯▽╰)╭,到了我再告訴你們手動滑稽~~

另,感謝幾個小仙女的打賞,感謝暖暖,小熊熊和小四,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