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太蠢了


黑衣老人撩起眼皮,看著姜元羲,望著她平淡的面容,心中暗罵了一聲,小混蛋!

不要以為他看不出她平靜表面之下暗藏著的狡黠,分明就是仗著他有求于她,所以想奇貨可居.

這個小姑娘,竟然還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人物.

黑衣老人卻驚奇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生氣,反而覺得有些...欣慰?

甚至心中的滿意更甚,這小姑娘的脾氣實在是很合他胃口.

黑衣老人慢悠悠的拋下了一個魚餌,"你不是想幫家族掙出一條生路嗎?我可以教你."

姜元羲眼神一凝,瞬息間又恢複了先前那種無所謂的模樣,甚至還嗤笑了一聲.

"你教我?你怎麼教我,你連一個鋪子的進益都沒法教我,還想教我怎麼掙生路?"

但事實上,姜元羲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上,她迫切希望這個老頭沒有說謊,不是拿她來開刷,只要能救她家族,她必定會盡力救他.

黑衣老人呵呵一笑,笑聲與他的聲音一樣,有一種澀感,仿佛笑這種事,于他來說已經很久沒有試過了.

"一個鋪子的進益就能救人一族性命?如果是這樣,你大可以去求助商賈,何必自己發愁呢?"

姜元羲眼皮子一跳,知道遇到對手了,這老頭就算有求于人,也要別人來承他的情.

"裝神弄鬼,故弄玄虛!"

姜元羲要是肯這樣低頭,那她也就不用被鄭晗玥等人罵了十幾年的混蛋了.

她焦灼于姜家上下的性命,但她同時也相信,這老頭對自由更加迫切.

畢竟,她有祖父等人可以詳詢,一人計短二人計長嘛,但這老頭想要恢複自由,恐怕就只能靠她了.

不然他早就不用被困鎖在這里了,何必讓她學他的法訣呢?

立于不敗之地的人,是她.

如果她無法改變姜家的命運,那她也會死,她死了,這老頭想要恢複自由,還不知道要多久呢.

"不就是你們家想造反成功嗎?看你舍本逐末,追求小道,即便給你十年的時間,你也不可能成功."

黑衣老人冷笑一聲,毫不留情的嘲諷姜元羲.

這下子姜元羲沒辦法裝傻充愣了,她沉著臉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們家欲謀大事?"

姜元羲其實更想問的是,他到底是通過怎樣的方式知道的--這片地界如此古怪,她進來之時自己的身體還在床榻上躺著,在這老頭面前的,很有可能是她的意識,她怕自己所思所想在這老頭面前無所遁形.

那道犀利的眼神,她從未忘記.

對黑衣老人來說,姜元羲實在是太嫩了,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忌憚.

"你之所見,即我之所見,你之所聞,即我之所聞."

姜元羲心下一驚,勉強按捺激蕩的情緒,探究的問:"你是說你能通過我的眼睛和耳朵,知道我所經曆的,聽到的事?"

"然."

姜元羲默然不語.

片刻後,她抬起頭,看著黑衣老人,不解的問道:"為何說我舍本逐末?為何說我走的是小道?是你先提點我,拳頭要大,才能成為規則的制定者,難道你要自打嘴巴?"

姜元羲要是想不明白先前那些話是老頭故意說出來給她聽的,也就枉費她的聰慧了.

"縱觀曆朝曆代,你可有觀察過,如何才能開創一國?"

黑衣老人此時倒是收起了嘲諷的嘴臉,循循誘導.


姜元羲皺起了眉頭,沉吟片刻道:"得民心者得天下?"

黑衣老人輕笑一聲,這笑聲不知為何姜元羲總覺得是在譏諷她天真.

"古往今來,能做開國皇帝的,都是拳頭最大的那人."

黑衣老人慢吞吞的說著,"什麼得民心者得天下,簡直荒謬!民心可以誘導,可以欺騙,可你見過有哪一個開國皇帝是靠宣揚自己會善待百姓就能當上皇帝的?"

"拳頭,力量,才是他們能從尸山骨海中厮殺出來,成為勝者的原因."

"力量哪里來?從軍中來!"

"馬上搶天下,馬下治天下!"

"等到他們治天下了,才是他們'得民心’的開始."

"自己拳頭不夠大,守不住勝利的果實,活該被人抹殺."

"因而老夫才說,你舍本逐末,不去追求強大的力量,反而追求小道."

姜元羲不期然的想到了當今皇室陳氏.

陳氏就是在天下群雄割據之時,異軍突起,一路從眾多對手中厮殺出來,最終竟然建立了北梁這個王朝.

跌破了不知多少人的眼睛.

姜元羲更加想到了當今世家門閥.

世家門閥最是看不起草根寒門,平日里老一輩還好,懂得掩飾自己的不屑,年輕一輩的,幾乎就掩飾不住自己的輕蔑.

世家傳承數百年,甚至世卿世祿,這樣的世家,卻匍匐在陳氏的統治之下.

為什麼?

是因為陳氏得了民心?

先帝可是奴仆出身的!

要不是背叛了主家,反噬了自己的主子,怎麼可能吞掉主家的兵馬?

叛主之人,曆來都被人看不起,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得民心?

偏偏陳氏勝出了.

姜元羲抿了抿唇,她心中已經不自覺的認同了老頭的話,只是她還是有些不服氣.

"既然力量從軍中來,便是我沒有領軍作戰,也知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的道理,既然如此,我賺銀錢籌備糧草軍餉,有何不對?"

"你錯就錯在,你太蠢了!"

黑衣老人閑閑的說道.

姜元羲雙手猛地緊握成拳,她還是第一次被人罵蠢的,東西兩府誰不知道小輩之中,她天賦最高最是聰慧?

"蠢在哪里?"

姜元羲不問個清楚,她還不干了.

黑衣老人斜睨了她一眼,慢條斯理的開口:

"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為上位者,為何要事事躬親?"

"你是商賈嗎?為何要去行商賈之事?難道天底下就沒有一個商賈能幫你賺銀錢了?"

"你把商賈的事情都干完了,那你也只能做商賈了,談什麼圖謀大事?談什麼掌握力量?"

"說你蠢,你還不認,簡直是個愚不可及的蠢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