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想賺錢
g,更新快,無彈窗,!

齊宏茂深呼吸一口氣,"五娘子,吾觀你臉色蒼白,想來身子還未痊愈的緣故,既你想來演武場,不如等你身子大好了,再來不遲?不然,你可耐不住我的操練."

齊宏茂伸手一指,指著郎君中塊頭最大的一個,扯了扯嘴角,"如他這樣的人,第一天被我操練之後,第二天差點爬不起來."

低沉醇厚的聲音中,透著一種冷酷無情.

姜元羲挑了挑眉,想要她知難而退?

可惜打錯算盤了,既然圖謀大事,怎能沒有一個好身體?萬一真到了那個時候,逃亡的時候也能跑得比別人快些.

嗯,她決定了,不僅自己要強身健體,就是她院子里的侍女們,都要鍛煉.

"吃得苦中苦,方能長命百歲.五娘多謝總教頭告知,既如此,等過幾天五娘養好了身子,就來演武場找您."

姜元羲仿若聽不出齊宏茂的言外之意,反而打蛇隨棍上,一口就賴定了齊宏茂.

要學就要跟著最厲害的人學,她一直都是這樣的.

齊宏茂頗感無奈,這小娘子特別犟,主意又大,與府中其他小娘子相比,好似她更似郎君一樣.

齊宏茂決定,還是夜里去找一下老太爺,相信老太爺舍不得五娘子吃苦才是,也好將這個燙手山芋扔了.

姜元羲朝齊宏茂福了福身,帶著阿春轉身走了.

姜元羲回到東府,跟鄭幼娘回稟一聲,帶著阿方和護衛出門看自己剛到手的鋪子去了.

"五娘,到了."

阿方伺候著姜元羲下了馬車,姜元羲抬起頭,就看到隆美齋三個大字.

這是一間位于東城,有著五間屋子,帶著後院,還有二層樓閣的鋪子.

這樣的鋪子,在鄭幼娘嫁妝中,可以排得上前十了,鄭幼娘一出手就如此大手筆,可見對姜元羲的寵愛.

不等姜元羲走進鋪子,就見鋪子里走出一個中年男人,帶著幾個小伙計匆匆來到姜元羲面前,躬身行禮,"某鄭鵬海見過小娘子."

姜元羲微微頷首,"鄭管事,我們進去說話."

姜元羲被迎進了二樓的樓閣,鄭鵬海親自接待,姜元羲問道:"鄭管事,阿娘有沒有派人來跟你說?"

鄭鵬海躬身回答:"東家已經吩咐了,這個鋪子,現在就由小娘子接手.小娘子,這是我昨天收拾好的賬冊."

鄭鵬海親自扛起一個木箱,拿出鑰匙打開,展示給姜元羲看.

姜元羲先拿出面上的一本賬冊,一頁一頁的翻著,用時不到一盞茶,她合上了賬本.

"鄭管事,隆美齋在東城,這個月到今日為止的盈利,竟只有五百一十二兩銀子麼?"

她輕淡描寫的一句話,卻讓鄭鵬海瞪大了眼睛.

鄭鵬海作為管事,每日都要結算當日買賣,自是能知道這個月到今日盈利多少,可他賬冊上卻沒有寫上合計的總數,畢竟還沒有到月底呢.

可他想不到姜元羲只是一頁一頁的翻看賬本,連算盤都沒打,合上賬本就算出了利錢.

鄭鵬海立時就知道,這是小娘子露了一手,意在告訴他,不要看她年紀小就可以耍滑頭.

鄭鵬海沒有心生不忿,反而有一種欣慰,東家的小娘子,果然跟東家一樣,聰慧伶俐,比東家更加厲害的是,連算盤都不用,心算就能把數目算出來.

鄭鵬海這般想著,就恭敬的解釋:"小娘子,隆美齋一個月,約莫生意好的時候,能有三千多兩銀子的盈利,生意不好的時候,一個月也有一千多兩銀子的盈利,一年約莫能賺兩萬兩銀子呢!"

鄭鵬海的聲音中帶著一種驕傲,他可不能讓小娘子覺得他沒有本事,興許以後這間鋪子就是小娘子的陪嫁了,一定要在小娘子面前證明自己的能力.

一個鋪子一年能賺兩萬兩銀子,在東家嫁妝鋪子里面,他的賺錢本事,可是能排上前五的.

姜元羲此時已經開始低頭翻看著往年的賬本了,等她翻了十本賬本,長籲了一口氣.

她知道鄭鵬海所言非虛,隆美齋在夏季和冬季,生意是最旺的.

阿娘名下的嫁妝不少,如果隆美齋一年能有兩萬兩白銀,其他鋪子相差不大的話,阿娘一年的嫁妝收益恐怕不少于十萬兩.

十萬兩是個什麼樣的概念?

姜元羲快速的在心中換算,很快就得出,十萬兩的銀子,鋪成一層的話,能在她的上房里鋪滿一地.

要知道她的上房,有著七間屋子.

而她阿娘這麼多年來的嫁妝收益,也不會都收著壓箱底--銀子壓在箱子底下,永遠不夠置辦新的產業來得更加賺錢.

阿娘的產業,這些年應該多出了不少,畢竟阿娘有三個親生兒子和她這個女兒,不管是日後阿兄們聘新婦,亦或是她出嫁,都要一筆不菲的產業.

她估摸著,阿娘壓箱底的銀子應當只有二十萬兩.

二十萬兩,看著很多,但對姜家的大業來說,也只是杯水車薪.

更何況,不論是她祖父還是阿爹,都不會用媳婦兒的嫁妝.

她之所要阿娘給她一個鋪子練手,就是想自己做出了成績之後,可以拿這個在祖父跟前有說話的權利.

想到這里,姜元羲振作了精神,開始請教起隆美齋的生意.

"小娘子,我們鋪子里做的大部分是絲綢的營生,每個月都會有新的圖樣出來,給各府送去,府上的小娘子看上了哪些圖樣,我們就把新出的絲綢給送上門.

鋪子里有專門養著的繡娘,如果小娘子們看得上我們鋪子里繡娘的手藝,我們也會專門為她們量身定做衣裙."

鄭鵬海的解釋,讓姜元羲撓了撓腦袋.

聽著很簡單的樣子嘛,她瞬間就充滿了信心.

"鄭管事,帶我去看看鋪子里的貨."

"諾."

等姜元羲看完了架子上的絲綢,在鋪子里轉悠了好幾圈,甚至還在二樓的閣樓上坐了一個時辰,她想了想,最後帶著一箱子的賬本回了東府.

她要好好想想,怎麼賺更多的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