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拳頭要大


姜元羲再怎麼聰明,依然是一個小娘子,連揍人都被她阿娘覺得離經叛道,驟然聽到一句"為何不把她們殺了",她渾身都緊繃起來.

蓋因為她被黑衣老人這種漠然的,仿佛碾壓螻蟻般的語氣驚到了.

踩死一只螞蟻的時候,你會放在心上嗎?

恐怕踩死了,也不會注意到自己腳下曾沾染過血腥吧?

可若是螞蟻變成了活生生的人呢?

殺死一個人,如同殺死一只螞蟻般,漠然無視,這人的心性該有多麼的冷酷?

姜元羲艱難的吞了一下喉嚨,聲音艱澀無比,"不過口舌之爭而已,何至于此......"

"殺一儆百."

黑衣老人淡淡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種理所當然.

姜元羲默然無語.

片刻之後,她才繼續開口,"殺人是要犯法的,殺人者,人恒殺之."

"只要你拳頭足夠大,就沒有任何人能審判你,你才是規則的制定者."

黑衣老人這句話,每一個字都好似一道重鼓,一下又一下的敲在她的心房中.

振聾發聵.

姜元羲低頭,看著自己白嫩的手掌,喃喃道:"拳頭?"

她的手掌在她的注視下,慢慢緊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露,"拳頭!"

"規則的......制定者!"

這句近乎呢喃的話輕輕在這片空間上回蕩,姜元羲卻已經不見了身影.

黑衣老人看著姜元羲方才坐著的地方,眸中閃過一抹莫名的情緒.

"欲成大事者,心必須要豎起鐵牆,無有能動搖者,方踏出了第一步."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姜元羲就這般握著拳頭,睜眼到了天明.

阿方伺候她起床洗漱的時候,被她眸底的血絲嚇著了.

找來值夜的侍女,厲聲呵斥.

看五娘的樣子,分明就是整夜沒睡好,值夜的侍女竟然毫無察覺,失職!

"阿方,不關她的事,是我夜里睡不著."

姜元羲眸底雖有血絲,精神勁頭卻很好.

徹夜不眠,她的念頭卻已通達.

她已經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

作為貼身侍女,阿方以為她因昨天去崔府之事無法安寢,心疼之余,一邊吩咐侍女去燉一碗冰糖燕窩粥,一邊低聲道:

"五娘,不如今日去族學告一天假?你這樣,上課可沒有精神."

族學?


姜元羲摸摸鼻子,她就說,怎麼這幾天有些事忘了一樣,原來是回來到今天,還沒有去過族學!

"嗯,你再幫我去告一天假."

喝了一碗燕窩粥,姜元羲去找阿娘了.

"阿娘,阿娘..."

姜元羲走進世安苑,在門外的侍女紛紛見她來了,紛紛福身.

鄭幼娘見女兒來了,微微一挑眉,"今兒你不去族學,怎的這時候來阿娘這里?"

而後她就見到女兒眸底血絲,臉色沉了下來,看向身後的阿方,斥道:"你們如何伺候五娘的?"

姜元羲擺擺手,"阿娘,不關她們的事,是我夜里睡不著."

鄭幼娘撫了撫她的臉,"心里有事?"

姜元羲親昵的跽坐在鄭幼娘身邊,頭靠在她肩膀上,臉上帶著笑,討好的道:"阿娘,我想要一間鋪子練練手."

鄭幼娘手一頓,疑惑的看著她,"想要一間鋪子來練練手?可你不是向來都視錢財如糞土,說阿堵物太過粗俗不堪嗎?"

她這個女兒,自來就是姜家的寵兒,一應吃穿喝用,都是最上等的,時不時還有公爹私底下補貼,就是她這個做阿娘的,也不知道她的小金庫有多少.

說實在的,要不是她是自己的女兒,鄭幼娘是不會喜歡這麼一個小娘子.

在家中人人都知她有神童之稱,心高氣傲,又被家族驕養,養成了一副自視甚高,目下無塵的性子,明明姜家有不少通家之好,偏五娘只有崔雅娘一個手帕交--其他人合不了她胃口的,永遠都矜著身份,冷著一張臉,拒人千里之外.

作為姜家目前最小的小娘子,頭上阿兄阿姐都愛護她,寵著她,又有公爹做靠山,要什麼就只需一句話吩咐,因此也就用不上金銀等物.

府中誰人不知五娘子從來視錢財如糞土呀,這突然來跟她說要一間鋪子練手,鄭幼娘心中詫異比昨天見到女兒幫外甥女玥娘出頭更甚.

姜元羲正了正身子,挺直腰背,雙手放在膝蓋上,很認真的看著鄭幼娘,"阿娘,這就是我昨夜徹夜未眠的原因所在."

鄭幼娘也坐正身子,聆聽著女兒的話.

"阿娘,昨日崔府之行,我才知,我已到了學習中饋之齡.雅娘與我說,她已經幫著她阿娘打理了大部分的嫁妝,為日後嫁人掌管中饋做准備.

我比雅娘小一歲,我覺得,我也要跟雅娘一樣,學著打理嫁妝了."

崔雅娘昨日與她相見,當然沒有說過這話,但她確實知道崔雅娘在這個時候,已經跟著崔夫人學習打理中饋了,她確定這個理由阿娘一定不會反對.

鄭幼娘果真深思起來,女兒已經十二歲,確實到了學習掌家之事的年齡,所求也是應有之義,至于為何會突然興起打理鋪子的念頭,她將此歸結于崔雅娘的緣故,想來應該就是崔雅娘勸導,才讓她放下那點芥蒂.

既然女兒開始懂事,鄭幼娘生怕她是一時興起,立即就吩咐貼身侍女阿九拿她的賬冊過來.

挑挑揀揀一陣,鄭幼娘遞給姜元羲一本賬冊,"這是阿娘名下一間成衣鋪子,你先拿去練練手,如果不懂的都可以來問阿娘."

姜元羲接過賬冊看了一眼,將之收起,甜甜的笑:"多謝阿娘."

等姜元羲走出世安苑的時候,心中仍然有些激動.

昨夜一夜未眠,她終于想明白了,既然不想引頸受戮,那就讓自己的拳頭大到無人敢反抗.

成為規則的制定者,才能讓家族避過必死的一劫.

訴說說得好,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而在此之前,預謀大事,離不開銀錢的支持.

她問阿娘要鋪子就是第一步,她要試試看,能不能為家族開拓銀錢之道.

.......

天下的父親,快樂平安O(∩.∩)O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