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教你做人


趙夫人的臉,瞬間就漲得通紅通紅的.

前一刻才指責姜家教養,下一刻就被自己親閨女打臉,個中滋味......真是一言難盡.

"趙夫人,想來你也熟讀詩書,我想請教一下,'毋意,毋必,毋固,毋我’里的毋意是何意?"

鄭幼娘冷著一張臉,直勾勾的看著趙夫人.

這句話出自論語,意為沒有事實根據之前,不要主觀臆測.

姜家二夫人程氏也開口,"趙夫人,我家大嫂乃姜家明媒正娶的塚婦,深得我姜家上下的敬重,我阿娘生前多有喜愛.

莫不成在你趙沈魏三家眼里,我們阿爹和阿娘是眼瞎了不成,才會聘我大嫂進門?"

姜家現在輩分最大的就是姜太傅,姜太夫人已經辭世了,程氏提到姜太夫人,分明就是不准備放過趙沈魏三家--侮辱先人在其時是很招人恨的.

"我估摸著,是有人心有不甘,所以行此詆毀之言吧,幸好阿爹和阿娘聘的是大嫂進家呢,姜家才會和和氣氣的."

姜元羲望向三嬸,盧氏端端正正的跪坐著,身姿挺拔,雙手搭在兩膝之上,一舉一動都顯示出了良好的禮儀.

嗯,如果說話沒有如此潑辣的話,堪稱是仕女的典范.

姜元羲就很清晰的看到趙夫人的面色越發難看了,似乎還帶上了一抹......難堪?

姜元羲心中開始琢磨著,莫不成當年趙夫人與阿爹之間還有聯系?

鄭家大夫人張氏,此時也沉下臉開口,"辱我鄭家,此事我鄭家絕不會罷休!"

張氏是鄭家微時娶的媳婦,等到鄭家跟著高皇帝崛起,一躍成為暴發戶的時候,也沒有出現"糟糠之妻要下堂"的事.

她出身農家,讀書不多,但為人潑辣,對著世家也沒有卑微自賤,一直都認為只要沒有做過壞事,就能挺起胸膛直面世人.

鄭晗玥是她的嫡幼女,性子大半隨她,也就不難理解剛才敢動手打世家貴女了.

她不會引經據典,但身為鄭家的塚婦,她必要表達自己的態度,不然就這般一聲不吭,下次欺負到鄭家頭上的人,將會更多.

你一言我一語的,真是把趙夫人逼上了懸崖,此時她已經顧不得去責罵女兒口出狂言了,很明顯此事是自家小娘子的錯,私底下辱罵誰也無法抓到你的把柄,偏偏弄到台面上來,這就不好了.

姜家太爺是太傅,鄭家太爺是大將軍,兩個都不是好惹的,為了避免給自家老爺招禍,此事錯的只能是姜鄭兩家!

趙夫人心中更是自認晦氣,不過是早先一步其余兩人出聲,就被姜鄭兩家逮著不放了.

她給沈夫人和魏夫人使了一個眼色,她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不怕她們不幫忙.

趙夫人一把拉著女兒的手,眼角就沁出了淚珠,"小娘子們還小,童言無忌嘛,如若她們錯了,好生與我說,我也會嚴厲訓導她,又何必要動手呢?"

趙夫人手下還輕輕捏了捏女兒的手臂,偷偷給了一個眼神.

沈夫人也硬著頭皮上,畢竟剛才辱罵姜鄭兩家的小娘子中,還有她閨女呢.

"我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家,何事需要到動手的地步呢?她們才這麼小,萬一不小心打壞了,這一生不就毀了?"

反正有多嚴重就說多嚴重,總要把過錯歸到姜元羲和鄭晗玥頭上去.

"不過口舌之爭,竟要毀人一生,真是好歹毒的心腸吶!我可憐的孩兒,也不知道內里有沒有被打壞了,她才這麼小......"


魏夫人說哭就哭,哭得梨花帶雨的,偏偏還口齒清晰.

恰在這時,趙小娘子也帶著痛苦的聲音道:"阿娘,我肚子和腰側很痛,比手上疼多了..."

沈小娘子和魏小娘子也不笨,不約而同的壓著腰腹,皺著眉頭痛苦難耐的喊痛.

這種倒打一耙的話,真是讓鄭幼娘等人氣得胸口起伏不定.

什麼叫惡人先告狀,她們真是見識到了.

崔太夫人一直以來都靜靜的看著這一切,她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姜元羲身上,果然,在趙夫人聯合倒打一耙,胡攪蠻纏之後,姜元羲就有了動作.

姜元羲很認真的給崔太夫人行了一禮,她的動作,自然就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太夫人,五娘有一疑問不解,能否請您解惑?"

崔太夫人含笑頷首,"你問."

"女子何時成人?"

崔太夫人心中一笑,就知道這小妮子又要搞事,"《禮記-內則》中曰'女子十有五年而笄’,笄者,謂應年許嫁者."

姜元羲一臉受教的表情,複又帶著一抹疑惑,"女子十五謂之成年,何以趙小娘子等人與我年齡相當,卻說童言無忌?"

她還非常不解,"家祖幼時教導我,總角小兒和垂髫小兒要好生愛護,什麼時候豆蔻之齡也是總角小兒了?"

她滿懷憐憫的看著趙夫人等人,惋惜道:"真是難為幾位夫人照顧這些個心智不全的小娘子了.

既然心智不全,合該不要帶到別人家做客,你看,一不小心就給主人家惹來了麻煩."

崔雅娘使勁的咬著牙幫子,臉都扭曲了一瞬,生怕自己會笑出聲.

趙小娘子等人個個都氣得怒目瞪視,真是生撕了姜元羲的心都有了.

鄭晗玥差點抱著肚子笑得打滾,這會兒看著姜元羲總算覺得順眼了些,當她將這種犀利的言辭對著仇人的時候,總是能讓人大快人心.

就是鄭幼娘等人臉上也微微露出了笑容.

姜元羲卻不罷休,她轉了個身,直面著趙夫人一行,"古人曾言,禮者,人道之極也.不敬他人,是自不敬也.

聖人還言,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于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連犬馬都能侍奉,莫不成我連畜生都不如?你們三人,辱我阿娘,如辱我身,我阿娘受辱,為人子女,焉能坐視不管?

揍你怎麼了,我還嫌打得輕了,我姜五娘今兒就放話在這里,下次再見你三人,就再打一次.

既然聖人之言無法教導你們孝順之道,禮儀尊敬,那就讓你記住切膚之痛,省得你們如長舌婦般多口舌!"

......

注:

1,不敬他人,是自不敬也:意思是不尊重他人,別人自然也不會尊重你,所以是自不敬.

2,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于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意思是現在所謂的孝,是指能夠侍奉父母.就連狗與馬,也都能服侍人.如果少了尊敬,又要怎樣分辨這兩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