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那是她們活該!
g,更新快,無彈窗,!

壽喜堂里,分列兩邊跽坐著好幾個貴夫人.

左側的是姜元羲的阿娘鄭幼娘,姜家二夫人程氏,姜家三夫人盧氏,鄭家的大夫人張氏.

在程氏身後,姜四娘姜初晴,盧氏身後,姜三娘姜如雪各自跽坐著,憂心的看著站在堂中的姜元羲.

右側坐著的同樣是三個貴夫人,一個是趙家的夫人,一個是沈家的夫人,一個是魏家的夫人.

她們懷中抱著一個小娘子,聽著小娘子的哭泣聲,臉上鐵青不已.

坐在最上首的崔太夫人看著一臉平靜站在堂中央的姜元羲,又看了一眼姜元羲身邊鄭晗玥,見她臉上帶著一抹故作鎮定的淡然,遂轉頭吩咐自己的侍女.

"阿英,帶著人伺候一下三個小娘子梳洗."

崔太夫人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就讓正在哭泣的三個小娘子哭聲一頓,等伺候她們的侍女躬身退下,紛紛朝崔太夫人福了福身.

"多謝太夫人憐愛."

崔太夫人微微一笑,"這是怎麼啦,好端端的,怎麼掉金豆子了呢?"

三個小娘子對視一眼,趙小娘子上前一步,開口道:"請太夫人為我等做主."

早就有奴仆回稟說是幾個小娘子打鬧,但當看到這其中有姜元羲的時候,崔太夫人就覺得事情有些不簡單了.

姜五娘不是一個不識禮數的人,在別人家做客卻動手打了別人家客人,必是發生了讓她生氣的事.

崔太夫人慈祥的笑了笑,"在我崔家受了委屈,就是我這個做主人的不是了,你們有什麼委屈盡管說出來,老身一定會為你們做主的."

聽到崔太夫人的話,三個小娘子心中俱是一喜,趙小娘子更是撩起了袖子,帶著滿滿的委屈道:"太夫人,您請看,這些都是鄭家小娘子和姜家小娘子打的."

白嫩的手臂上有著幾塊刺目的青紫,真是讓人看著就觸目驚心.

趙夫人更是倒抽一口氣,猛地從案席上站起,來到女兒身邊,帶著蓬勃的怒意,"這是怎麼弄的?"

話雖如此,眼睛已是看向堂中站著的兩個小娘子,帶著森冷的寒意.

當沈小娘子和魏小娘子同樣露出有著青紫的手臂時,沈夫人和魏夫人坐不住了.

更是將矛頭直指鄭幼娘.

"姜大夫人,這就是你們姜家和鄭家的教養?真是好生見識了一番!!"

堂中眾人其實還不知道當中內情,見到三個小娘子身上的青紫,鄭幼娘微微一皺眉.

但她相信女兒不是那種欺凌弱小的人,遂問道:"五娘,這是怎麼回事?"

鄭晗玥一咬唇,嘴巴微微張開,一人做事一人當,是她先動手打人的,她也知道打了世家貴女這個罪不小,她才不要別人替她承擔責任.

但姜元羲比她更快.

"那是她們活該,我還嫌打得輕了呢!"

三個夫人差點氣得倒仰,指著一臉不知悔改的姜元羲,怒氣上湧,紛紛出言指責.

"小小年紀就不學好,姜太傅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打了人不認錯還口出狂言,姜家的教養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這樣的人家怎配為太傅?必要奏請陛下,以正視聽才是!"

不獨鄭幼娘,就是程氏和盧氏臉上也沉了下來,雖然五娘的話確實是難聽了點,但被人指著鼻子罵教養,還帶上了姜太傅,她們作為兒媳的,心情也不好了.

姜五娘面對著三個橫眉冷目的夫人,面無表情的,"幾位夫人,不要動不動就指責別人家的教養,在此之前,你們還是先問問你們女兒做了什麼事才招打的吧."

熟悉姜元羲性子的鄭幼娘等人,紛紛把目光投向三個小娘子.

就是崔太夫人也不例外.

"你們雙方各執一詞,既如此,不如三位小娘子把前因後果說說?大家也好評評理."

自家心肝寶貝被打,趙夫人早就生了一肚子的氣,見此更是催促著閨女訴苦:"別怕,有太夫人在這里,沒人敢再打你,大膽的說出來."

說罷,還斜睨了姜元羲一眼.

姜元羲嗤之以鼻.

這一聲嗤笑,讓趙夫人臉色更是難看,一個小輩也敢對她不敬,真當她姜家天下無敵了嗎?

趙小娘子怯懦了一下,心中開始打鼓,原本被人打了,是她們受了委屈,但如果追究被打的原因,她們也站不住腳了.

終究是讀過書,識過字的小娘子,知道自己私底下辱罵別人家的長輩還好,要是被捅破了,那丟臉的就不獨自己了.

見三個小娘子一臉為難,趙夫人心中一個咯噔,她也意識到不對了.

"六娘,當時你也在場,你來說說發生了什麼事."

崔太夫人見此,就知道事有蹊蹺,更見姜元羲有恃無恐的樣子,暗中一挑眉.

總覺得這小妮子又要惹事.

崔雅娘上前,柔聲的將所見所聞說了出來,不添一個字,不減一個詞.

末了說完,她還朝趙小娘子等人笑了笑,"三位小娘子,我說的可是你們當初說的話?我崔家人,可不會在這種事上說謊."

姜元羲暗中遞了一個眼神給崔雅娘,果真是小姐妹,明面上這話是公正無私,其實已經把趙家小娘子三個逼到了懸崖邊.

想不承認都難了,概因崔雅娘說的是實話,如果不承認,這不僅僅是得罪姜家,鄭家,連崔家也一並得罪了.

不承認不就是暗指崔雅娘說謊嗎?

趙小娘子等人面上青紅交錯,低著頭不說話,只是默默的把青紫的手臂動了動,提醒眾人她們受到的虐打.

鄭幼娘和張氏已經臉沉如水,特別是鄭幼娘,總算是知道閨女為何會動手了.

說鄭家教養門風不好,極盡侮辱鄭家的出身,又說她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才嫁進姜家,這是要把她和鄭家往泥土里踩呀!

趙夫人等人頓時尷尬了,但一看到閨女手上的青紫,又挺了挺腰.

她們閨女不過是年少無知,童言無忌嘛,總之打人是不對的.

姜元羲朝趙夫人等人福了福身,很認真的問道:

"如何,你們趙,沈,魏的教養,是不是比我們姜鄭兩家的更好?"

這諷刺,真夠大的.

......

到這里,其實已經可以看出,這是世家與草根寒門相對立的大背景了,不然世家貴女們不會嘲諷鄭晗玥的.

但在上兩章,也能從鄭晗玥的態度中,看出了姜五娘是個小混賬╮(╯▽╰)╭

本來還能改過自新的,可惜今生遇到一個黑衣老人,只能繼續混賬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