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能動手,別動口


那三個嘲諷鄭晗玥的貴女們,目瞪口呆.

這個讓她們道歉的小娘子不是在幫鄭晗玥嗎?怎的鄭晗玥對她的態度比對她們惡劣多了?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新來的這個小娘子跟鄭晗玥不對付呢.

貴女們看看姜元羲,嗯,不認識,再看看姜元羲身邊的崔雅娘,心中一震,面上就略顯尷尬了.

是崔家的六娘,她們想要攀上與她說話都要掂量一下自家門楣夠不夠格.

想到適才嘲諷鄭晗玥的話被崔六娘聽了去,她們一陣不自在,但又一想,她們世家素來與草根不對頭,說的話也不算過分,想來應該也是無事的.

只是不知道在崔六娘身邊的那個小娘子是誰?又為何要幫著鄭晗玥出頭.

貴女們看看面上帶著譏諷的鄭晗玥,又看看那個沒有半點生氣的小娘子,心中巴不得鄭晗玥火力全開,繼續嘲諷那個小娘子.

三位貴女不知道姜元羲是誰,崔六娘可是很清楚姜元羲的性子,當聽到鄭晗玥的話和舉止,她心中就暗叫一聲糟糕.

身為姜元羲的小姐妹,她是很清楚姜元羲並不喜歡鄭家的小娘子和小郎君.

哪怕他們是姜元羲外祖家的表兄姐妹.

因為鄭家是名副其實的草根,要不是恰逢其會,跟著高皇帝崛起,現在還是一個傭著幾畝田地的平民百姓.

如果說他們世家是鴻鵠,平民百姓就是螻蟻,高飛天上的鴻鵠什麼時候會關注過地上的螻蟻?

也就不難解釋姜元羲不喜歡鄭家小娘子和小郎君的原因了.

以往雙方見面,姜元羲不會當面譏諷,可她一舉一動都在透露著自己的不屑,默然不語的鄙夷比言行似刀的利語來得更讓人難受.

也就造成了姜元羲與鄭家小一輩之間的關系越來越劍拔弩張.

如今鄭晗玥如此不留情面的嘲諷,崔六娘心都提了起來.

很有可能姜元羲會生氣,繼而兩人對上.

不管是在她崔家發生這種爭執,是不給她崔家面子,亦或是姜元羲與外祖家的表妹生了隔閡,都不是好事.

想到這里,崔六娘責怪的看了一眼鄭晗玥,五娘都屏棄前嫌為你出頭了,竟然還不識好歹,果然暴發戶就是暴發戶,一點禮儀教養都沒有.

不獨崔六娘提心吊膽,就是鄭晗玥都暗地里緊張的看著姜元羲.

她可是知道這個表姐嘴上有多利索的,小時候就憑一個眼神都能讓她覺得深深的厭棄,更不用說如今.

姜五娘罵人可不會像她這麼直白,總要引經據典,說得人羞愧弗如,掩面大哭才肯罷休.

鄭晗玥抿了抿唇,就算等會被姜五娘罵了,她也不後悔.

反正姜五娘從來看不起她們家.

在兩人緊張的注視下,姜元羲仿佛沒有聽到方才鄭晗玥不留情面的譏諷一樣,而是轉頭看著三個貴女,冷冷的道:

"聖人曾言,不學禮,無以立.這就是你們家的教養,當面指責別人家的長輩?凡人之所以貴于禽獸者,以有禮也,你們覺得我說得對不對?"

就算是鄭晗玥,都聽明白了最後一句話的意思,竟然說那三個貴女與禽獸沒有分別,這話罵的比她狠多了.

姜五娘出乎意料的舉動,讓鄭晗玥震驚不解之余,看著那三個貴女臉上青紅交錯,充滿憤怒的面色,她就一陣暗爽.

果然惡人還須惡人磨,對付這種嘴皮子不干不淨的人,還是姜五娘才能得心應手.


如果讓姜元羲知道自家表妹如此想她,也不知道心中作何感受.

就是崔雅娘都詫異了,難道按照五娘的性子,不是應該利索的教導鄭晗玥如何"尊敬長姐"的嗎?

崔雅娘眉目動了動,臉上一抹恍然大悟之色閃過.

她覺得自己明白五娘的舉止了.

五娘與鄭家小娘子的不對付,都是私底下的,在外人面前從來沒有表露過,如今聽到有人辱及自己外祖家,如果沒有一點表示,實在是說不過去.

攘內必先安外,五娘與鄭家小娘子再怎麼生了隔閡,那也是自家人的事,當然不能在外人面前被看了熱鬧.

三個貴女氣瘋了!

被人指著鼻子來罵與禽獸無異,哪個人能忍受得了?

哪還管得了看鄭晗玥和姜元羲的熱鬧,立即就將矛頭對准了鄭晗玥.

"不過一個泥腿子出身的暴發戶,有什麼資格與我們相提並論?"

"鄭家做得,我們說不得?整個都城誰不知道鄭家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才把家中二娘嫁進了姜家?"

"每有宴會,總能見到鄭家小娘子的身影,是要跟著她們家的小姑奶奶學著怎麼把自己嫁進世家吧?"

"真是不知羞恥,羞與為伍!"

"沒有一點禮義廉恥,我們總比那些為了攀高枝就不擇手段的小娘子好多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鄭家用卑鄙的手段才攀上姜家,還不是鄭家的家教不好?我們哪個字說錯了?"

都是十二三歲的小娘子,自幼被家中嬌寵,什麼時候被人這般不客氣的罵過?

三個貴女暴怒之下,已經口不擇言,連姜家都扯了進來,言語之中更是鄙視到了極點.

姜元羲的臉色,瞬息間就沉了下來,看著三個貴女的眸色,充滿了森寒.

敢辱沒她阿娘?

真是活膩歪了!

哪曾想姜元羲還沒有來得及行動,從她身邊吹起了一陣疾風,而後眼前一花,她就看到了讓人驚詫的一幕.

鄭晗玥已經撲上去胖揍那三個貴女了!

辱罵人的話瞬間就變成了痛叫,就是這麼一愣神的時間,三個貴女竟然已經被鄭晗玥按到在地上打了.

崔雅娘傻了眼,反應過來之後就拉著姜元羲上前,想要合力阻止這場打斗.

不想,姜元羲上前倒是上前了,卻搶先崔雅娘一步,加入了鄭晗玥的胖揍中.

她還專門按著方才辱罵她阿娘的兩個貴女來動手,又掐又捏的,無師自通了女人們打架的精髓.

"哇--"

三道痛哭哀嚎的聲音陡然放大,崔雅娘急得抓耳撓腮之時,終于出現一隊崔家的奴仆.

理所當然的,小娘子之間發生了打斗事件,瞬間就成為了崔家最令人矚目的事.

姜元羲被帶去壽喜堂的路上,還在懊悔的想著,剛才好像下手不夠狠,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