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當時年少輕狂


姜太爺等人憂心了一晚,等第二天早上看到活蹦亂跳的姜元羲,覺得自己白擔心了.

這小妮子一點都沒受昨天那條大蛇的影響,看樣子比他們這些大男人睡得還安穩.

姜元羲用完了早膳,見到阿娘在阿朱的巧手下開始妝扮,她眼珠子轉了轉,跽坐在鄭幼娘身邊,身子俯在她大腿上,撒著嬌,

"阿娘,我也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鄭幼娘驚訝的看著女兒,"你不是不喜歡去參加那些宴會嗎?"

姜元羲是府中最受姜太爺喜愛的小輩,除了非出席不可的宴會之外,她一向不喜外出參加宴會,有人問起來,統統往姜太爺身上推就是了.

"五娘被她祖父拘在家里讀書呢."

就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次數多了,很多人家都以為姜家五娘非常不得姜太傅的歡心--連宴會都不讓她走動,又如何在眾夫人面前留下印象?

日後還能找到好夫婿?

于是不少夫人看著鄭幼娘的眼神中有著同情,更多的是了然--誰讓鄭幼娘出身草根鄭家呢?

聽說當年能嫁給姜松,還是因為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怪不得姜太傅不喜歡她所出的女兒呢.

鄭幼娘也不去分辨,反正女兒還小,世家的貴女,都是十六七才開始議親,十八九嫁人都是常事.

聽到阿娘的疑惑,姜元羲朝她甜甜一笑,"我長大了嘛,想去認識一兩個說得來的手帕交."

姜元羲自從昨天聽到那些秘聞,知道自家真的有反意之後,就開始思索接下來要怎樣做.

她是個姑娘家,家中大事輪不到她做主,但她不想跟以前一樣做個睜眼瞎.

以前因著自己是府中最有天賦的小輩,又備受祖父寵愛,因此養成了一副自視甚高,自得自傲的性子.

更因為自己是百年世族的貴女,對那些寒門草根就格外看不起,自持身份不想跟那些草根小娘子多接觸,仿佛她們會玷汙了她貴女的高貴.

種種因由,她並不怎麼想參加宴會--草根寒門為了融入世家的圈子,只要有宴會都會很積極的參加.

姜元羲是自己生的,鄭幼娘又怎會不知道她以前為何如此,如今聽她主動提出跟著去赴宴,只有歡喜的份,一疊聲的吩咐其他侍女給她打扮.

這一次姜家赴宴浩浩蕩蕩的,鄭幼娘帶著姜元羲,姜楓的妻子程氏帶著幼女姜四娘姜初晴,姜榕的妻子盧氏帶著二女姜三娘姜如雪.

三輛馬車在護衛的保護下去了崔家.

崔家,清河崔氏,五姓之一,都城眾人都以收到他家的帖子為榮,就是沒有收到帖子,還有不少人懇求人帶來赴宴的.

崔府側門馬車絡繹不絕,就是姜家都等了一等才進去.

鄭幼娘等人被迎進了崔家太夫人的壽喜堂.

鄭幼娘帶著姜元羲給崔太夫人行禮.

等姜家三位夫人並三個小娘子都見過禮之後,崔太夫人朝姜元羲伸出手,笑吟吟的看著她,"喲,這是哪家的仙女來我們家?"

姜元羲嘴角勾起,就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如果五娘是仙女下凡,那麼老夫人必定是西王母,所以五娘來給您請安咧."

"噗"

崔太夫人哈哈一笑,輕輕的捏著姜元羲的臉蛋,眯著眼笑道:"這張小嘴是吃了蜜糖吧,瞧你這話說得,老身都想把你留在身邊了."

姜元羲能得到姜太爺的喜歡,當然不可能是靠著高傲,對于哄長輩,她很有一套.

"好呀,能在您老人家身邊聆聽教誨,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呢,能學到您的一星半點,祖父鐵定會給您奉上厚禮."

她朝崔老夫人擠擠眼,"您記得狠狠宰祖父一把,我記得崔祖父看中祖父那副白玉琉璃棋很久了."

"哈哈哈...."

崔太夫人大笑,執著姜元羲的小手不放,"你這個調皮的猴兒,行,回頭我就跟你崔祖父說說這事,好好宰你祖父一把."


崔太夫人眉眼都是笑,微微側頭看著站在她身邊的小姑娘,語帶笑意,"五娘來了,你帶著五娘好好去逛逛府中的景色,她好久沒來了,估摸都快不記得府中的路怎麼走了."

崔雅娘福了福身,而後牽起姜元羲的手,姜元羲朝崔太夫人同樣福了福身,又跟鄭幼娘說道:"阿娘,我跟六娘去外面逛逛."

得到鄭幼娘的含笑點頭,兩人才歡歡喜喜的牽著手往外走,兩個小姑娘親昵的湊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一看就知感情很好.

等兩人走了,崔太夫人佯裝嗔怒的看向鄭幼娘,"你呀,早該帶著五娘出門了,害得老身想多看她幾眼都不行."

鄭幼娘淺笑,笑容中帶著無奈,"您也知道她主意大,阿爹又疼她,我只好隨她了."

崔太夫人失笑,"也是,姜大哥多寶貝她,怎麼舍得她多出來,瞧瞧,這麼可人疼的小姑娘,我都想藏起來不讓你帶回家了."

崔家與姜家是通家之好,崔太夫人這麼說,其實是在給姜元羲抬轎子,免得有些人說些不好的話.

壽喜堂中已經不少夫人開始偷偷打聽姜元羲的事了.

這邊廂,崔雅娘帶著姜元羲在府中閑逛,口中埋怨她:"你怎麼老是待在家里?一年才能見上兩三次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被禁足了呢."

姜元羲抱著她的手撒嬌,"我這不是來看你了嗎?"

崔雅娘點了點她的額頭.總算是放過她了.

兩人走了一段路,突然聽到前方一陣騷動.

還有毫不客氣的嘲諷.

"嗤,果然是暴發戶,一朝富貴就忘記自己的出身了."

"就是,這可是雨前龍井,竟然牛嚼牡丹,果然是上不得台面呢."

"都說三代看吃,四代看穿,五代看文章,看來諺語也有錯的時候."

"就是就是,這都三代了,還是這般粗鄙,這是家里人教不好呢."

"哈哈哈......"

一陣帶著鄙夷的笑聲此起彼伏.

"你們說夠了沒有?"

一道帶著怒氣的聲音響起,姜元羲一下子就知道這人是誰了.

拉著崔雅娘的手就急急往前走,轉個角,果然就看到她外祖母家的表妹鄭晗玥.

此時鄭晗玥正帶著侍女與三個貴女分立對峙著,姜元羲清晰的看到那三個嘲笑鄭晗玥的貴女臉上帶著明晃晃的嘲諷.

"道歉!"

這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引得兩方齊齊望向來人.

姜元羲帶著崔雅娘來到雙方中間,她看了鄭晗玥一眼,見她臉上毫不掩飾的怒氣,又轉頭看著那三個貴女,很認真的重複道:"道歉!"

那三個貴女還沒有說話,姜元羲就聽到一道諷刺的聲音.

"喲,這不是高高在上,不沾凡俗的仙子姜五娘?"

被自家表妹如此直白的諷刺,姜元羲摸了摸鼻子.

這話不就是說她目下無塵嗎?

"姜仙子怎麼有空來沾染凡塵世俗?"

鄭晗玥嗤笑一聲,"可別,我可不敢玷汙了你的高貴,畢竟我可是出身草根寒門的鄭家,跟滎陽鄭氏可不是一個祖宗的,可不敢靠近你一丈之內."

話落,還後退了三步,仿佛姜元羲是洪水猛獸般可怕.

姜元羲:"......"

當年年少無知,輕狂高傲,如今報應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