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別動!有蛇!


姜元羲懊惱不已.

案幾之下很狹窄,也是她人小,才能鑽進去,蜷縮成一團.

長時間的蜷縮,加上剛才一直聚精會神的偷聽,身子一直緊繃著,然後不可避免的麻痹了.

腿腳一麻,身子就不受控制的動了動,弄出細微的聲響.

然後,就被發現了.

堂中有人快步走出了正廳,很快大群的護衛就將安和堂包圍起來.

姜太爺等人也退出了安和堂,在眾護衛的守護下,靜靜的看著安和堂里的境況.

姜府中行二的姜楓,在姜太爺等人慢慢退出安和堂的時候,手持一把匕首,警惕的走到案幾前.

他頓了頓,而後一邊手快速的撩起桌布,一邊右手持著匕首,做好了格擋的姿勢.

姜楓的右手頓了頓,而後收回了匕首,回過身,側了側身子.

映入姜太爺等人的,就是一個緊閉著眼睛,躲在案幾之下酣睡的小姑娘.

眾人長長的籲了一口氣,不是混進賊人就好.

姜太爺手一揮,護衛們迅速退下,姜太爺等人重新回到了安和堂.

"五娘,老鼠來了."

姜太爺的三子,姜榕笑吟吟的袖著手,嚇唬著小侄女,等著她尖叫著跳出來.

姑娘家都怕這種小動物,這孩子一准沒法繼續裝睡下去了.

然而,小姑娘依然一動不動的蜷縮成一團,就連眼皮子也沒有動彈半分.

姜元羲心中得意非常,她才不會被三叔這種拙劣的把戲嚇到呢.

安和堂是祖父的院子,不要說老鼠,螞蟻都不會有,正廳出現老鼠,院子里的仆從是吃干飯的嗎?

要裝就裝到底嘛.

她深知自己剛才聽到的都應該是秘聞,至少她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聽過這種消息,所以她裝睡就是最好的辦法,這樣祖父等人就不會怪罪她了.

要不然認真追究起來,她應該在祖父等人進來的時候就出來,給他們請安見禮才是一個晚輩應有的禮儀.

偷聽已是不對,能不挨罵還是不要的好.

姜太爺等人心中俱是好笑不已,特別是姜元羲的父親姜松,無奈的扶了扶額,對閨女將聰慧用到這種方面感到哭笑不得.

這小妮子,竟然還能強忍著眼皮子沒有動彈.

可惜,緊繃的身子出賣了她,哪個人熟睡的時候是繃著身子的?

還是嫩了點.

姜松上前一步,想要把閨女抱出來,被一道聲音阻止了.

"別動!有蛇!"

姜松的腳步猛地頓住了.

隨著姜楓手指的方向,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不知何時,案幾旁邊那條柱子上,有著一條金色中帶著青色紋路的蛇盤在那里.

最讓人緊張的是,那條蛇已經俯身,蛇信子不斷的吞吐著,這是要攻擊的前奏.

眾人一動不敢動,他們都知道,一旦他們有所異動,就會被蛇誤認為是要發起攻擊,而案幾距離柱子很近,蛇撲殺而下,會比他們先一步接近姜元羲.

投鼠忌器.

姜松緊張不已,姜太爺也收斂了笑容,沉著臉看著那條蛇.


"五娘,千萬不要動,那是帝王青!"

姜楓聲音很嚴肅,他唯恐小侄女一旦動彈,會首先被那條帝王青攻擊.

那可是蛇中帝王,咬上一口,三息就會毒發攻心致命的帝王青.

姜元羲閉著眼,心中哼哼,她才不會被二叔嚇唬住呢,肯定是二叔也想到老鼠騙不到她,所以就換成蛇來嚇唬.

很多姑娘家都害怕蛇,二叔以為拿出蛇來就能讓她嚇醒,她才不上當呢.

"找我的槍來."

姜楓的聲音很輕,怕會嚇著那條蛇,姜榕一步一步的後退.

那條蛇突然抬起了頭,眼睛的方向,正是看著慢慢後退的姜榕.

更讓大家驚心的是,那條蛇,動了!

不知道是不是姜榕的舉動刺激到了它,它不再盤在柱子上,而是蜿蜒而下.

姜松更加著急了,他也輕輕的出聲道:"五娘,聽阿爹的話,不要動,千萬千萬不要動,真的有蛇."

這下子姜元羲狐疑了.

二叔這麼說就算了,阿爹也這麼說,而且語氣之中充滿了擔憂和緊張.

姜元羲一時不知道該不該信,萬一是阿爹也湊熱鬧呢?

很認真的想了想,姜元羲眼皮子微微睜開了一條縫隙,然後她就倒吸了一口氣!

不由自主的,她眼睛驀地完全睜開,臉色瞬間就煞白,呆呆的看著那條距離她越來越近的大蛇.

她嚇呆了.

再聰慧,再膽大,那也是個貨真價實的小姑娘,就沒有姑娘家不怕蛇的,而且那可是帝王青,咬了會死人的.

姜元羲怎麼也沒想到,她以為自己好歹還能多活兩年,難道重新回來不到兩天的時間,她又要死?

姜松等人已經心焦如焚,原本想拿姜楓的長槍來,姜楓使槍將蛇挑開的,這下已經來不及了.

眼見大蛇越來越接近姜元羲,姜太爺身子都晃了晃.

姜楓一咬牙,手持匕首就要上前將大蛇挑開.

"嗯?別動!"

姜二太爺拉住了姜楓.

而後眾人就見那條帝王青繞著姜元羲走了一圈,伏低身子,就好像臣服一般,而後慢慢的往門口游走.

等到帝王青離開姜元羲,所有人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下.

等到帝王青離開了正廳,姜楓快步跟著出去,他要看著這條蛇去哪里,如果還留在府中,他就要讓人將它挑走了,留在府中太危險.

姜松一個箭步上前,矮身將姜元羲從案幾下抱出來,姜元羲整個人都癱軟了.

剛才她差點以為自己又要死一次.

姜太爺見孫女無事了,放心下來之後,看著門口開口,"家里進了蛇."

"是呀,還是帝王青."

姜二太爺接上這一句,其他人看著姜元羲的目光充滿著複雜.

蛇進屋,一向被認為是吉兆,殺死視為不祥,誰家里進了蛇,都是好聲好氣請它離開的.

蛇又被稱為"小龍",姜家進了一條蛇,還是蛇中帝王,這條蛇還繞著姜元羲轉了一圈.

這是在預兆什麼?

此時,在遙遠的地界,有一個道士拿著羅盤,看著羅盤上指針的指向,抬起頭辨別之後,輕聲道:

"那個方向是北梁?好濃郁的紫氣東來,師傅說的天命之子,看來是在那里了,是時候啟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