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真的反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屋中枯坐了半響,姜元羲越發煩悶,索性出了院子閑逛.

等回過神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安和堂里站著了.

安和堂是姜府姜太爺的院子,姜元羲身為姜太爺寵愛非常的孫女,一路暢通無阻的進來,呆呆的站了一會兒,姜元羲一矮身,鑽進了案幾之下,還壓了壓案幾四角的桌布.

躲在又狹窄又悶熱的小空間里,姜元羲反而覺得有一種安全感.

她蜷縮成一團,閉上了眼睛.

"喂,老頭,我又來了."

姜元羲嫻熟的走到一個黑衣人面前坐下,此時她雙腿盤膝,手撐著下頜,熟稔的打了聲招呼.

在她身前三丈遠的地方,同樣盤膝坐著一個人,這個黑衣人一直都閉著眼,華發蒼顏,面容蒼老至極,一頭白發刺眼的很,姜元羲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還以為這是個死人.

這是她第二次來這里.

昨天是她重新回來的第一天,也是在昨天,她不知為何進入了這片古怪的地界.

她不知如何離開,安安靜靜的坐了一會兒,又按捺不住,開始試探著跟黑衣老人說話.

從最初的"老人家","老爺爺","老大爺",到現在毫不客氣的"老頭",可想而知姜元羲的惱火.

她喋喋不休的說了不知多久,嘴唇都干了,還是沒有得到哪怕是一個字的回應.

後來姜元羲眼皮子開始打顫,等她再睜開眼,她仍然躺在床榻上睡著.

她性聰慧又膽大,遇到這種離奇的事也沒有告訴家人,反而將整個過程想了想,覺得可能只要她腦子里想著那個地方,或許就能再一次見到.

現在就是她試驗成功的效果.

她又見到了這個黑衣老人.

當然又是得不到回應,姜元羲也不管他,繼續跟昨天一樣,開始自言自語.

"老頭,你說人的壽命是不是天注定的?"

"如果是天注定的,又怎麼會有我命由我不由天這句話?"

"天命可以抗爭嗎?"

"可是又有一句話叫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都說判官手里有一本生死簿,上面記載著每個人的陽壽,你說是不是真的?"

"老頭,如果你知道你的死期,你會怎麼做?"

"老頭,我快要死了..."

"我死的時候才十四歲,連及笄都沒有,也沒有一個喜歡的人,多虧呀."

"都說人生要及時行樂,反正都要死了,我是不是應該改一下性子,做一個大肆揮霍家中余財的敗家小娘子?"

"可是我沒有做過壞事呀,沒有打罵過下人,沒有傷害過其他人,既然如此,為何我該死?"

說到這里的時候,清脆的聲音已經帶上了濃濃的委屈.

"都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總不可能是我沒做過壞事,所以我就該死吧?那聖人說的話都是騙人的嗎?"

"就算我得罪過老天爺好了,他小氣,斤斤計較,小心眼,非要我死,那也是我一個人的事,為何還要我全族五千多人一起死?"

"老天爺的眼是瞎了吧?"

姜元羲喋喋不休,不滿的發泄著自己的委屈和難過,見黑衣老人依然緊閉眼睛,連眼皮子都不顫抖一下,她鼓了鼓嘴.

"老頭,你身後的那些鐵鏈是連到哪里的?你是不是做了天怒人怨的壞事,才會被人用鐵鏈鎖住呀?"

"刷--"

"你能看得到我身後的鐵鏈?"

一道沙啞又艱澀的聲音想起,姜元羲就見一直當她是空氣的黑衣老人,猛地睜開了眼睛,直勾勾的,帶著一絲急切看著她.

她挑了挑眉.

"嗯,能啊."

姜元羲也沒有嬌著性子,很誠實的回答了黑衣老人的問話.

他的心境泛起了一絲絲漣漪.

他看了姜元羲一眼,眸中複雜難明的神色一閃而過.

"你能看到多少條?"

黑衣老人沉著聲問道,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神色間帶上了一抹緊張.

"我數一數哈......一,二,三,...一共九條."

姜元羲沒有為難黑衣老人,數了數,如實說了.

黑衣老人心下一震,終于正眼看眼前這個小娃娃了.

這一看,眸中閃過一抹莫名之色,繼而心下了然.

怪不得,原來如此,果然如此.

他明白這個小娃娃為何會突兀的出現在這里了,也明白為何她能看到他身後的鐵鏈了.

"你為什麼會被鐵鏈鎖住?"

姜元羲好奇又疑惑的看著他,"難道你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所以被人用鐵鏈鎖住,讓你不要繼續為惡?"

"那些鐵鏈這麼粗,在你鎖骨和背部穿透鎖住,你不痛嗎?"

姜元羲睜著一雙純淨的眸子,疑惑又不解的問道.

被鐵鏈穿透了鎖骨,竟然連眉頭都不皺一下,而且一個人的脊梁被鎖鏈穿透,為何還能挺直的坐著?

而且,怎麼不見...血?

難道大夫都是騙人的?

還是說她看到的不是真的?

這麼想著,姜元羲就偷偷用眼睛看著黑衣老人身後那片地界,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沒看錯啊......"

她近乎呢喃的嘟噥道.

"對于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來說,我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惡人."

黑衣老人漠然的說了一句.

姜元羲皺著眉頭,而後漸漸松開,恍然大悟似的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姜元羲的反應讓黑衣老人很詫異,她沒有刨根問底,也沒有繼續指責他,只是很稀松平常的說了一句"原來如此".

"你明白了什麼,讓你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黑衣老人不禁問了出來.

"我也沒有做過壞事,我還不是一樣最後被斬頭了?我被斬頭,就能說明我是惡人嗎?所以我很能理解你的話."

姜元羲一臉鄭重的點頭,反正這個黑衣老人又沒有傷害過她,她也沒有見過他行惡,眼見為實.

這種想法,讓他失笑不已.

真是個可愛的小娃娃.

他還想說些什麼,就見姜元羲眉頭一凝,匆匆留下一句,"我還有事,老頭,我先走了,有空我再來看你."

而後整個人刹那間消失不見,黑衣老人看著她剛才坐著的位置,沉默不語.

姜元羲睜開眼,意識已經從那片古怪的地方脫離,耳邊聽到細碎的腳步聲,還有一道熟悉的,帶著滄桑的聲音.

"坐吧."

她的眉眼瞬間就染上了歡喜,想要從案幾下爬出來,卻在聽到下一句的時候,僵在了原地.

"如今已經到了需要決策的時候,姜家未來要何去何從,是時候做個決定了."

怎麼聽著,事情不大對?

又一道帶著蒼老的聲音響起,只是這道聲音還夾著怒氣.

"這還用考慮嗎?大哥難道你忘了三弟是怎麼死的?還是你忘了那個無恥之徒是如何奪得帝位的?"

這道聲音是二爺爺的聲音,那麼二爺爺口中的三弟就是三爺爺,可是祖父不是只有二爺爺一個弟弟嗎?哪里冒出來的三弟?

二爺爺口中提到的無恥之徒...

莫不是當今聖上?

二爺爺嘴里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三爺爺是聖上殺死的?

"二弟,不要在晚輩面前失態,這不是你上下嘴皮子一動,憑著滿腔的怒氣就能決定的事,要知道這個決定關乎著我們全族的性命."

這是爺爺的聲音,緊接著,姜元羲又聽到了二爺爺的回應.

"大哥,很多征兆都在表明那個無恥之徒快要對我們舉起屠刀了,如果我們不反,到時候還是逃不了一死."

姜元羲心頭大震,難道說他們家上輩子背負的謀逆罪名不是莫須有?

他們家真的造反了?

.........

好了,藏在不知名空間里的老爺爺出來了,從此姜五娘走上了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招蜂引蝶的大路上了...

姜五娘:"呵呵."

以及,我在客戶端上,至今還沒有看到新書封面顯示出來,感覺跟沒穿衣服一樣,好氣哦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