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快要死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三月桃花開,此時正是春光正好,姜府的下人們不自覺被盛放的桃花感染,臉上綻放出笑容.

與喜樂融融格格不入的,是一個小姑娘臉上的愁緒.

姜元羲無精打采的倚靠在臨窗邊的床榻上,雙眼無神的看著窗外的桃花.

這樣怏怏的小主子她們很久沒有見過了,更讓她們焦急的是,小主子維持這樣的神態已經將近一個多時辰.

阿方坐不住了.

她上前站在姜元羲身邊,微微彎腰,柔聲試探的問:"五娘,日頭正好,你要不要去花園里逛逛?"

五娘是府中最年幼的小主子,在家中備受寵愛,又才年方十二,正是天真浪漫的時候,往常見到府中桃花盛開,總會讓她們備好吃食,去桃花樹下一邊賞景,一邊享用點心.

阿方在嗓子眼上的"快去備好點心和茶水,五娘要去賞花"的話已經准備就緒,就差姜元羲點頭了.

姜元羲慢慢的回頭看了阿方一眼,又轉過頭去,悶聲道:"不想去."

阿方在嗓子眼上的話哽住了,不上不下的,難受至極.

阿方不死心,又輕聲問道:"是五娘見日頭太曬嗎?我們會撐傘的,五娘不用擔心會曬著."

姜元羲微微抬了抬眼皮,看著窗外有些陰沉沉的天空,對阿方口中的"日頭正好"無語了一瞬.

"阿方,我不想動咧."

姜元羲懶洋洋的,好似一只吃飽喝足的貓團子,只是她整個人透露出來的情緒讓阿方實在無法將之當成是春乏的兆頭.

阿方想了想,眼光余光瞥見在姜元羲手邊的書冊,她心中又有了計較.

"五娘,既然不想動彈,不如我給你念書可好?"

阿方身為姜元羲身邊的貼身侍女,在這個讀書識字都來得艱難的時代,卻粗通文墨,做文章不行,但給小主子念書倒是沒有問題.

姜元羲手撐著下頜,眼皮子都不抬,懶洋洋的拒絕了,"阿方,難得休沐一天,我可不想還在書冊里度過."

要是府中其他小娘子們說這話,阿方還能覺得理所當然,偏偏說這話的人是五娘.

阿方腦海中只浮現了一句話--"糟了,莫非五娘遭受了打擊,竟然連書冊都扔開了!"

外人不知,她們這些府中有頭有臉,慣常在主子身邊伺候的人又怎會不清楚,五娘是府中最出色的後輩,在姜家八個郎君,五個小娘子里,最頂尖的那一個.

五娘一歲能言,三歲成詩,五歲成章,自來就得姜太爺的喜愛,從小更是姜太爺一手一腳教導出來的,家中上下能得到姜太爺如此悉心教導的小輩,只有五娘的嫡親大哥大郎君.

可眾人皆知,大郎君以後是要接掌整個姜家的,被姜太爺帶在身邊教導是理所當然之事,除此之外,余下的小輩中只有五娘能有此殊榮,足可見五娘在姜太爺心中的地位.

五娘一直手不釋卷,就算族學休沐的時候,也是要讀一個時辰書的,如今竟然連最愛的書冊都不想看了,阿方如何能不焦灼?

可她不敢表露,怕刺激到五娘,只得絞盡腦汁開始引起五娘的興致.

"五娘,不如我們來玩翻繩?"

"那是三歲孩子才玩的玩樂,我可不是三歲小孩."

站在兩人身後,平時喜歡玩翻繩,一直當壁花,全都年滿十三歲以上的眾侍女們:......

"那我們不如去蕩秋千?"

"阿方,今日無風又沉悶,蕩秋千可不好玩."

"那玩接石子?我前些日子做了好些個小福包."

阿方從懷里掏出五個只有兩個手指粗細的小福袋,在掌中拋了拋,聽到了福袋里石子細碎的碰撞聲.

"阿方的手比我的大,每次玩接石子都輸,不想玩."

對于一個每次玩都會輸的游戲,姜元羲表示實在是沒有興致.

"那我們去撲蝶?"

"不想動咧."

連續問了好幾個平時姜元羲喜歡玩的游戲,都無法提起她的興致,阿方恨恨的一跺腳,就想轉身出去找夫人.

五娘實在不對勁極了,偏偏她又試探不出,一定要上稟夫人才行.

"阿方,過來陪我說說話."

姜元羲懶洋洋的一句話,成功的讓阿方止住了腳步,她頓了頓,從旁邊另一個侍女手中接過一個蒲團,放在床榻邊,跽坐在上面.

"阿方,這樣的日子你滿足嗎?"

姜元羲回過身,微微低頭很認真的問.

阿方一愣,繼而一笑,"五娘,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我做姜家的侍女,能吃飽,有衣服穿,可以讀書識字,這樣的日子,已經比外面許多百姓好很多了."

姜元羲看著阿方臉上的笑容,明白她說的是真心話.

"阿方,你想過自己會活多久嗎?"

姜元羲突然問出一個風牛馬不相及的問題.

阿方一笑,"五娘,人到該死的時候,就會死去了."

姜元羲一怔,見到阿方臉上有著一種豁然,但更多的是隱隱的,對她的擔憂,她佯裝困倦的打了一個哈欠,又變回了剛才懶洋洋的模樣.

"阿方,不用擔心,我只是春乏了,你先帶著其余人去忙吧,我歇過這會兒勁就沒事了."

姜元羲怕阿方小題大做,引來阿娘的擔憂,又囑咐道:"不用去告訴阿娘了,我好著呢."

阿方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到底是帶著人出去忙活了.

姜元羲等到屋子里沒有其他人的時候,臉色一垮,眸中罕見的帶上了迷茫.

"人到該死的時候,就會死去了."

她喃喃重複著剛才阿方的話,精致的面容上露出了委屈,難過,茫然,不安,恐懼等等情緒.

"那我兩年後死去,就是說我到了該死的時候了?"

"姜家上下全族連帶奴仆將近五千多人,難道他們都該死嗎?"

"如果注定要死,為何又讓我回到兩年前?莫不是我得罪了老天爺,想讓我再遭受一次斬頭的痛苦?"

"嘶--看來我真的是得罪了老天爺,想不到老天爺也是個記仇的性子,一點都不像天空般有著寬廣的胸懷!"

最後一句話,已然帶上了一絲鄙夷與不滿.

...........................

PS:

前幾日掐指一算,今日良辰吉日,宜開市.

于是......開新書了!!!

1,歡迎新老朋友,希望在這里依然能看到你們的身影.

2,很隆重的給新朋友們推薦老書《華錦里》,大家去戳去戳去戳,反正戳戳也不會懷孕~~

3,小仙女們,新書很需要你們的支持哦,暫定新書公眾期,推薦票每滿一千加更一張,有票票就沖我來,我不怕疼!

以及,祝高考的孩子們考得高分,玩得開心,大家都生活順心,看書愉快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