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逼婚(十三)
g,更新快,無彈窗,!

秦父和秦母沖進自家兒子的臥室後,只見自家兒子一只手正摟著一個姑娘,另外一只手正捂著那位姑娘的嘴巴,想要阻止她說什麼似的.而那位姑娘滿臉通紅,一副你要是再不放手,她就反抗的惱怒樣.可能是兩個人太過激烈,自家兒子看起來衣衫不整,而姑娘則被被子包裹著,秦母沖進來的時候由于太過著急,連手中的茶杯都沒來得及放下,再看到眼前的這副畫面後,手中的茶杯很悲劇的英勇就寢了.

而正在嬉鬧的秦風和肖紫郁突然聽到一聲"咚"的聲音,瞬間就石化了,誰也沒有想到會是當前這樣的一副情形.好在秦風的反應夠快,迅速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做出一副正在整理衣服的模樣,那一本正經的樣子,活像剛才秦母看到的那一幕是假的似的.如果不是眼前那破碎的被子的殘骸提醒著他們,只怕連他們都不會相信,一向在他們面前擺著破冰塊臉的兒子,居然也會有這樣的舉措.再看看那位姑娘,估計因為剛才的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以致于讓她的臉上布滿了羞澀和紅暈,那小腦袋都快要鑽進被子里面了.

為了不讓兩個孩子再尷尬下去,秦母只好"咳咳"的兩聲,然後淡定的的拉著秦父出去了,只是臨門的時候,突然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了一句,"我們去轉轉,你們繼續".

聽到自家母親說的那句話,肖紫郁的額頭頓時劃過了幾絲黑線,這什麼跟什麼呀,她倆好像什麼都沒干吧,為什麼秦風媽***話聽起來那麼的別扭,似乎那話中透漏出了一股子的曖昧氣息.再回想了一下剛才的那一幕,肖紫郁瞬間就明白了,只怕那兩老是誤會了.

想通了這一點,肖紫郁慵懶的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慢慢的說道,"你爸媽還在家里等你呢",言下之意很是明顯,快點轉過去,她要換衣服,免得那兩老又要想歪了.

聽到肖紫郁的話,秦風瞬間就回過了神,剛才他只顧著想他爸媽看見肖紫郁時的表情了,一時之間到時沒有聽到他爸媽走的時候說的話了,現在猛被她提醒,他到是知道了,只是知道和不知道沒啥區別,她早晚是他的妻子,現在被自家爸媽誤會倒也沒什麼,反而省下了他不少解釋的時間,畢竟看肖紫郁的表情她好像一點也不介意爸媽誤會了他和她的關系,那他還介意什麼,這不是他最想要的嗎?明白了這一點,秦風深深的看了肖紫郁一眼,樂呵呵的走出了房間.

在外胡思亂想的秦父和秦母在看到兒子出來的時候,面上的表情那叫一個豐富多彩,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他們的兒子居然還會戀愛.原本出了付玉潔這個女人之後,他們對這個兒子的婚姻大事都很Cao心,明里暗里不知道拖這邊的朋友給兒子介紹了好多對象,只是兒子從來都不把她們放在心上,直到上次兒子回家,付玉潔回來說在商場看到他和一個女孩在逛街,剛開始她們還不相信,不過從他後面的種種不反常看起來,兒子真的喜歡一個女孩,只是他們沒有想到他們之間發展的那麼快,看剛才那個情景,倆人之間說不定已經好事將近了.一想到不久之後他們會有一個可愛的孫子,秦母就笑的滿臉開花.

被自家父母那一喜一憂的表情給嚇了一跳的秦風實在是忍不住打斷了他們那些想入非非的思緒,他就知道他們看到那一幕會想歪的,不過這也沒啥,畢竟他家那位也不介意他們想歪,那他還介意什麼?假裝咳嗽了一聲,低聲說道,"爸媽,待會她出來的時候,麻煩你們表現的正常一點".

聽到秦風的這句話,秦父不淡定了,他這是什麼意思啊,難道她們不正常嗎?狠狠的瞪了兒子一眼,說道,"你爹媽又不是虎狼,難道你還怕我們吃了她不成".

"爸,我不是這意思",秦風聽到老爺子的話,趕忙想解釋,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秦父打斷了.

"不是這意思,那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我和你媽就真的不正常".

"老爸,真不是這意思,只是我和她之間的關系還沒有正式確立下來,我這不是怕你和我媽太高興了,待會對她太熱情了,嚇到她嗎",他容易嗎,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對眼的,要是被你們嚇到了,他上哪哭去呀.

聽懂了兒子的話,知道誤會了他,秦父的心里有點過意不去了,只是身為父親,他實在拉不下面子給兒子道歉,只是借故拿起茶杯想要用喝茶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只是他沒料到,由于他一心想著掩飾,忽略了茶的溫度,一口下去,直接燙到了嘴巴.秦父不但沒有解自己的尷尬情景,反而弄的更糟,而一直沉浸在無線幻想里的秦母也被秦父的動靜給嚇回了神,連忙問道,"老頭子,你沒事吧?你說你都這麼老的人了,喝茶不會啊,又沒人跟你搶,你慢點不行呀,非要被燙到才甘心呀".

有事,有事,當然有事,沒看到他現在正在痛苦嗎?他家老婆怎麼一點也不體諒人呀,沒看到他燙的連話都不想說了嗎,怎麼還一個勁的說個不停呀?還有這個臭小子,他那是什麼表情啊,沒看見他老爸正難受呀,還在那里偷著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樣,他真悲催,都這樣子了,他們還不關心一下他.

當肖紫郁來到客廳的時候看到的就是秦風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傻模樣,秦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的生氣模樣,而秦父一副很悲催的模樣,這樣的情景,讓原本以為會尷尬的她感覺到很是搞笑,她實在不知道原來秦風的家人這麼搞笑,當然除了那個叫付玉潔的女人,讓她感覺到怪異以外.

秦母是第一個發現肖紫郁出來的人,當然她最先一個明白剛才的那一幕或許給人家姑娘留下了一個不好的印象,當然這只是她自己的想法,人肖紫郁根本就沒有這樣想,反而她覺的這樣的家庭一定是很溫馨很有人情味的,或許和秦風處處對象,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為了不讓自己再在人姑娘面前丟了形象,秦母笑呵呵的對著肖紫郁說道,"紫郁呀,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當然可以的,阿姨您隨便叫吧".

"紫郁呀,那個你家是哪里的,家里還有什麼人,爸媽是干什麼的啊".

"媽,你這是干什麼呀,有你這麼說話的嗎",秦風一聽到他媽問肖紫郁這些問題他就頭大,之前不是給她說過了嗎,不許這樣問的,她怎麼還是這樣呀?

看到秦風因為他媽媽問她這些問題,就急忙幫她的樣子,肖紫郁心里頓時甜蜜蜜的,有個人這樣維護自己真好.而秦母聽到秦風的話後,臉色雖說一直保持著不變,眼底里卻深藏著一股子的失落,心里也變的不是滋味起來,她這麼說話有什麼不對,她不就是想好好了解一下兒子喜歡的姑娘的情況罷了,兒子怎麼能這樣的說她?

肖紫郁一看秦母那眼底難掩的失落,就知道秦風這話說的過頭了,趕忙打圓場的說道,"秦風胡說什麼呢,阿姨問我是想好好了解我,你不懂就別亂說話.阿姨,我叫肖紫郁,和您兒子一樣來自北京,家里有爸爸媽媽,還有一個爺爺,只是爺爺一直跟著我小叔叔他們生活".

聽到肖紫郁的話,秦風瞬間就明白過來,只怕剛才他一著急說出的話上了老太太的心了,"媽,我剛才一時失態,說了不該說的話,請你不要介意,對不起".他也是太在意肖紫郁了,所以才會那樣說的,當然這句話他沒有說出口,受了那便是火上澆油了.

"沒事,媽媽也覺得自己說話太唐突了",能夠親耳聽到自己最愧疚的兒子對自己說聲對不起,她已經很知足了,再說這麼多年了,兒子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對她有是賠理又是道歉,這還要歸功于眼前的這位姑娘,要不是她,她那兒子說不定還是那副冷冰冰的不近人情的模樣.

越是這樣想,秦母越是喜歡肖紫郁,臉上的喜悅之情怎麼也掩蓋不了,剛才她還一直在糾結,要是這個姑娘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那該怎麼辦呢?只是她沒想到,這個叫肖紫郁的正好就是自己喜歡的那一類型,不但溫婉,而且還知書達理,這個兒子看起來還是很有福氣的!

相對于秦母的那些好奇心來說,秦父就變得淡定多了,從肖紫郁出來到現在,他一直暗中觀察著她,令他驚奇的是,這個小姑娘不管在什麼時候,哪怕是秦風剛才維護她的時候,甚至老婆對她表現出喜歡之情的時候,都表現的一副寵辱不驚的樣子,實在是難能可貴,最讓他滿意的是,在兒子誤解老婆的時候,能第一時間提醒兒子打圓場,從這一點上可以看出以後一定是為賢內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