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逼婚(十二)
g,更新快,無彈窗,!

肖紫郁在臥室等了半天終于等來了秦風,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當她看到秦風的時候她愣住了,看到他那剛毅的臉上柔和的線條,她感覺很是溫馨,舒爽,難道是因為他肯為她洗衣服的緣故嗎?曾經她的爸爸告訴她,"如果有一天有一個男人肯為你洗衣服,做飯,那麼那個男人要麼是愛你愛到深處,要麼那個男人就是太娘麼,喜歡做這些事情",顯然,秦風是屬于前者的吧.

看到肖紫郁在看見他的時候一副呆愣的模樣,秦風很是疑惑,他不知道他哪里使的她變成現在的這幅樣子.于是忍不住打斷還在胡思亂想的肖紫郁開玩笑的說道,"你怎麼了,是不是今天發現我太帥了,所以忍不住遐想了".

聽到秦風調侃的聲音,肖紫郁瞬間就回過了神,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一下,雙頰泛紅,看的秦風頓時心里直癢癢,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重新將她拆吃入腹,只是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外面還有兩位老的在等他們.干咳了一聲,說道,"趕緊快點穿衣服,我父母來了".

"哦,知道了",肖紫郁淡淡的說道.

秦風看到肖紫郁在他說他父母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這讓他很是好奇,為什麼她在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可以這樣的淡定,只是還沒等他想明白,只聽到肖紫郁一聲的驚吼,說道,"你說什麼,你父母來了".她多希望剛才她聽錯了,是她產生幻覺了.

滿懷希望的看著秦風希望他說,你聽錯了這句話.只是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秦風對上她那希翼的眼神,很是無奈的說道,"如你所說,真的是他們來了",他就說嘛.,剛才為什麼她那樣的淡定,原來是還沒有反應過來呀.

聽到秦風肯定的聲音,肖紫郁瞬間連死的心都有了,她實在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了?以她 現在的狀況,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向他們解釋,說她和他們家兒子沒關系吧,是人都不會相信,可是說他們有關系吧,連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定位他們之間的關系.

看到肖紫郁一副很是著急的模樣,秦風心里很是開心,她現在的這樣是不是代表著她很緊張,是因為他嗎?雖然他很想看到她著急時的模樣,但真到了那一刻,他有舍不得讓她著急."其實你不用那麼緊張,我爸媽很好相處的",秦風忍不住說道.

不用緊張那可能嗎?當然不可能了,現在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個局面了,畢竟那兩位可是他的父母,不能糊弄啊."你爸媽喜歡什麼",肖紫郁問道.她覺得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搞清楚他們的喜好,有助于她能更好的了解他們.

看到肖紫郁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秦風很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他怎麼從來都沒有發現她還有這樣可愛的表情呀.

感受到旁邊的男人似乎沒有將自己的話語放在心上,肖紫郁頓時不高興了,她覺得現在她這麼緊張,這麼的不知所措,他不幫忙就算了,干嘛還要嘲笑她.這又不是她一個人的事情,這是他們倆的事情,他怎麼能這樣呢?

秦風看到肖紫郁嘟著櫻桃小嘴,斜著眼看著他,就知道這丫頭生氣了.雖然這丫頭生氣的模樣很是嬌俏,讓他很是喜歡,但是若是把她惹炸毛了,那就不好了,畢竟自己的媳婦是什麼樣的性格,他比誰都清楚.

"好了好了,不要生氣了,我知道錯了",秦風笑著道歉道.

聽到秦風道歉的聲音,肖紫郁心里很是高興,但是面上依舊是一副生氣不理你的樣子.什麼跟什麼啊,她不是看不懂這個男人的心思,只是不願意就這麼放過他,免得以後他還這樣子.

秦風道歉了半天,眼前的小女人都沒有松口,還是一副她現在正在生氣的模樣,這使得秦風的心里一直在犯嘀咕,好像這個樣子很不對勁啊,以往每次只要他一道歉,丫頭都會松口,原諒他的,所以他很喜歡逗弄她,直到她快要炸毛的時候,才停手的,這次怎麼會這樣呢?

其實這不能怪秦風多想,因為以往每次肖紫郁都會養諒他的,只是這一次他失算了,為了讓他減少或者是不再有這種惡趣味,肖紫郁決定好好的懲罰他一下,免得他有恃無恐.

"紫郁,是我的錯,你不要生氣了,你要怎麼罰我都可以,就是希望你不要生氣了,免得氣壞了身體",那他的福利就會縮水減少的.當然,最後一句話秦風是沒有說出口,免得讓眼前的小貓咪再一次炸起它的毛.

聽到秦風的那些話,肖紫郁在心里偷笑著,看這個男人以後再這樣逗弄她,老虎不發威那還當她是hellow kity呀.

秦風說了這麼一大堆的話,都沒發現肖紫郁有什麼表情或是什麼暗示,心里越發的著急了,難道她真的不想原諒他嗎?他不就開了一個玩笑,至于生這麼大的氣嗎?沒辦法,秦風只好走上前去,一把攬過肖紫郁的腰,低下頭在她的耳朵上咬了一口,輕輕的呼著氣說道,"好了,我是真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以後再也不這樣的逗弄你了".

"真的",肖紫郁質疑的說道,她實在是不太敢相信這個男人說的這句話.

聽到肖紫郁質疑的聲音,秦風的臉瞬間就變黑了,在她的眼中,難道他的信譽度就這麼的低,以至于讓她相信自己的話語,有那麼的難嗎?

感受到摟著自己的這個男人的怒氣,肖紫郁頓時無語了,她不就說了這樣的一句話嗎?他至于黑臉嗎,真是一個小氣吧啦的男人.搖了搖眼前男人的胳膊,肖紫郁撇了撇嘴小聲嘀咕的說道,"好了,小氣死了".

聽到肖紫郁話語的前半句,秦風的臉色變得有些緩和了,只是還沒等他恢複過來,肖紫郁後面的話,讓他的臉色瞬間又恢複到了原來的樣子.這使得肖紫郁頓時不高興了,她都不計較了,為毛的這個男人還是這副樣子,難道非得要她做出什麼他才肯罷休,拜托,是她在生氣好不,為什麼搞到現在感覺像是她惹他生氣似的.

兩個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誰也沒有想起客廳里面還有一對前來看望秦風的父親和母親.直到客廳里面傳來秦母和秦父相互對話的聲音,兩個人才從中驚醒.兩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彼此都有了新的計較.

"快點換衣服,我們耽誤的時間已經太長了",秦風低聲說道,只怕他的媽媽快要等不及看這位媳婦了吧.

"你轉過去",肖紫郁不好意思的說道,這里去洗漱間要經過客廳,他的父母現在就在客廳,她實在不好意思就這樣出去.

"什麼",秦風假裝不懂的問道.

這個白癡,她的意思是他這樣站在這里,她怎麼好意思換衣服,滿是惱怒的對著秦風吼道,"你丫的,我要換衣服,出去".

看到肖紫郁惱怒亂吼的樣子,秦風滿是驚訝,他實在是沒有想到肖紫郁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面,從他見到她到認識她,再到現在,她一直都是很文靜的,偶爾發發火,那也是一陣清風吹過一般,從未像今天這樣惱羞成怒,還居然說了句'你丫的’.雖然顯得有些粗俗,但是不知怎地,他就是喜歡她現在的這幅樣子,她能這樣的對待他,說明她現在正在慢慢的接受他,不然,她大可不用這樣做,直接點開說就好了,何必要用這樣的吼法呢?想到這些,秦風樂的轉過了身,雖然現在他很像問她是不是這樣的,但是介于現在還是一個特殊時期,還是等他搞定了他的爸媽再說.

肖紫郁看到秦風轉過去之後,迅速的脫下了睡衣,穿上了內衣,只是令她尷尬的是,不知怎的,她內衣的帶子老是扣不上,急的她越發的緊張.

秦風轉過身子半天了,自以為按照時間,肖紫郁應該已經穿好了衣服,于是毫無顧忌的轉過了身.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迎接他的居然是這樣一幅令人香豔的畫面.由于內衣帶子扣不上,肖紫郁只好披了一件衣服在身上,只是隨著她動作的進一步加深,那件遮體的衣服早就落了下來.而秦風轉過身的時候,剛好看到衣服落下來的畫面.頓時他只覺得血氣胸湧,有一股子的燥熱瞬間席滿了他整個的身軀,接著他很沒有出息的流出了鼻血.

正在努力扣扣子的肖紫郁感覺到有兩道赤果果的眼神正盯著她,這讓她很是不舒服.一抬頭,發現秦風正惡狠狠的盯著她,眼神中充滿著欲望.後知後覺的她瞬間腦子里被短路了,毫無預料的大吼了一聲,"色狼".

在客廳里等候的秦父和秦母聽到兒子臥室里的尖叫聲,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二話沒說就沖了進去,只是沒想到看到的居然是那樣一副尷尬的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