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逼婚(十一)
g,更新快,無彈窗,!

清晨,當肖紫郁和秦風睡得正美好的時候,只聽見一陣的叫門聲.本來秦風是不打算理會的,畢竟他在這邊買了房子這麼久了,也沒發現有誰來找過他,只是那叫門聲一直不斷,擾的肖紫郁一直都睡不踏實,緊蹙著眉頭,使得他十分的心疼,間接的讓他對敲門人產生了一種逆反的心里.

小心翼翼的穿好自己的衣服,順便細心的將被子蓋在了肖紫郁的身上,輕聲輕腳的走出了臥室的門,連帶著將門給關上了.來到玄關處,秦風一直在心里說服著自己,最好門外的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否則他絕對不會那麼好說話.帶著不滿的情緒,秦風打開了門,只是在看到門外的人之後,他的臉色瞬間變了好幾種顏色.

"媽你和爸怎麼來了",秦風驚訝的說道.他實在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爸媽會在今天早晨來他這里.

"聽你這話的意思是不喜歡我們來啊,那我們走",秦母假裝生氣的說道.

聽到秦母這樣說,秦風趕忙笑道,"怎麼可能不歡迎,你是我媽,你千里迢迢和我爸來看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不歡迎".雖然他知道他媽那樣說,只是為了嚇唬他一下,但是他也只能假裝不明白的著急一下,不然只怕老太太又要傷心好一陣子了.

"知道就好",聽到自已想要的答案,秦母樂呵呵的說道.她的兒子她還不明白嗎?只怕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用意,只是不好意思拆穿,順著自己的話語說了下去而已,說白一點就是完全是為了討她開心罷了.

"秦風,你不准備讓我們兩老進去嗎",秦風的爸爸看到自己兒子和妻子完全一副不當他存在的模樣,心里很是氣憤,但面上依舊一副雷打不動的冰樣.他就不明白了,他的存在感在他們的眼中就那麼的低嗎?以至于他們都忽視他的存在.

聽到秦爸爸這樣說,秦風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打開了門讓他們進來了.只是在進門的那一刹那,秦風突然間就想到了一個很是嚴重的問題.他爸媽來這里的事情他在此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了,所以昨晚他才會和肖紫郁睡在一起,要是早知道他們要來,他死活都會送她回家的,那樣他們面對的問題就不會有那麼多了.現在可怎麼辦呢?要是他們雙方現在就見面了,那還得了啊?以***脾氣一定會將肖紫郁的祖宗八代都要問出來,而以肖紫郁的性格一定會乘機和他撇清關系,一正視聽,而這兩種結果都不是他想要的.

"媽爸,在進門之前我有話說",秦風一臉鄭重嚴肅的模樣對著自己父母說道,他覺得本著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道理,他要先對他們說清楚,一方面是為了給他們一個心理准備,另一方面是為了他自己.在他的心里肖紫郁這個人一直是一個很重感情,如果他對自己的父母說清楚,那麼在以後的相處中,自己的父母或多或少都會幫助他,那麼說不定他的感情之路也會變得更順暢一點.

看到自家兒子一副鄭重嚴肅的模樣,秦母頓時心里開始有些沒底了,她的兒子她清楚,一般情況之下,如果不是遇到什麼很嚴重的事情,他是不會有這樣的表情的.雖然她的心里很是著急,但是面上卻是依舊一副樂呵呵的樣子,不動聲色的說道"有什麼話,你就說唄".

"媽爸,我想說的事情是一直以來你們很關心的事情",秦風淡淡的說道.為了避免讓眼前的兩位老人能夠稍微少一點的接受刺激,秦風決定提前給他們打一個預防針,免得到時候他們一時之間接受不了,壞了他的娶妻大事.

聽到秦風這樣的說,秦母心里的那塊石頭頓時就被放了下來,和著自己的兒子要和她談論的是他的終身大事,畢竟在他們的眼中他們最關心的事情無非是他娶妻的這件事情.

看到自己的母親一副她已經知道的樣子,秦風就知道自己的話,對她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估計現在的她一定是在思考他所說的話語."媽爸,我的對象就是上次我和你們說過的那個叫做肖紫郁的女孩,現在在軍區醫院心電科擔任主任一職".

"那敢情好啊,以後我們家就有一位醫生了",秦爸爸高興的說道,最擔心的兒子現在也有了著落,對方還是一名他最佩服的醫生,他的心里能不高興嗎?

聽到自己的父親這樣說,秦風的心里很是自豪,自家媳婦被自家公認的'吝嗇少言者’誇獎,那是多麼榮幸的事情.只是,,,,,,她現在就在他家的這件事情該怎麼向他們解釋呢?總不能說是他強留下來的吧?

秦爸爸自己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中,沒有發現秦風的異樣,細心的秦母卻發現了他的反常.于是她便弄不動聲色的說道,"兒子,怎麼了".

聽到自己母親的聲音,秦風刹那間便回過了神,他怎麼能忘了他家這個精明的老母親呢,只要一有什麼風吹草動,便能嗅出'陰謀’的呢?"媽,那個紫郁現在就在我家,待會的時候你們隨便一點,千萬別嚇到她".

"什麼,你說什麼",秦母驚呼道,他的兒子剛才說那女孩就在他家,現在天色還那麼早,那不就意味著昨晚她倆在一起嗎?她的兒子從小就對女孩不太感興趣,現在居然不動聲色的就和一個女孩有了關系,而且還那樣鄭重的祝福自己,原因就是怕把那個女孩給嚇到,她是不是聽錯了啊,怎麼越來越感覺到這件事情是那麼的玄乎.

看到母親的樣子,秦風就知道她不信,于是便說道,"您剛才聽到的沒有錯,就是那意思,我希望待會您能夠淡定一點,免得嚇到她,那樣你兒子我就有麻煩了".

再次聽到自家兒子那樣的說辭,秦母便明白了,他不是在開玩笑,而是認真的."好吧,我保證不嚇到她,可以了嗎",她就答應了他的請求吧,免得最後兒子埋怨她.

秦風聽到自家母親保證的話語笑呵呵的說道,"那我們進去吧".他就知道他的母親會答應他的.

秦父和秦母隨著秦風進入了家里.看到里面的裝飾和擺設之後,秦母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淚水瞬間便淹沒了她的臉頰.因為眼前的擺設完全是按照秦風在家時候的擺設所擺弄的,雖然有些地方是不太一樣,但是大多數都是一樣的,可見這幾年來他雖不回家,但是也是十分的想念家吧,這都是他們的錯啊.要是當年他們不支持大兒子娶了付玉潔,那她的小兒子也不會這麼多年有家不能回吧.

看到自家母親被淚水彌漫著的臉頰,秦風會心安慰的說道,"媽,都過去了,你看你兒子現在過得不是很好嘛".

"是啊,是啊,老婆子,你就不要掃興了,這是高興地事情,你怎麼弄的哭喪似的",秦父也安慰的說道,只是那眼光卻如刀子一般的掃射著秦風,其意思是很明顯的,都怪你,要不然你媽也不會掉眼淚.

"是啊,媽您就別再傷心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您要是再這要,吵醒了紫郁,那就不好了",秦風樂呵呵的說道.他覺得她媽***軟肋就是他至今還不娶妻的事情上,要是這樣的說,能讓她忘記以前那些不愉快的,那他甯願當這個惡人.

果然,聽到秦風這樣的說,秦母瞬間就收起了眼淚,嘴里嘀咕道,"臭小子,果然是有了媳婦忘了娘,這媳婦都還沒娶進門,就將自己的老娘往一邊了",秦母假裝不滿的說道.她明白兒子的意圖,那就是想讓她將這件事情翻過篇罷了.

看到自己媽***臉上呈現出一幅雨過天晴變得模樣,秦風便知道這一切過去了,"媽,我怎麼敢呢".

害怕自家母親會揪著這件事情不放,秦風只能深深的看了秦父一眼,再一次說道,"媽,那我問你當年我爸娶了你的時候,有沒有忘記我NaiNai和爺爺".

聽到兒子都將爺爺和NaiNai搬了出來,秦母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古怪起來.當年她剛嫁給他爸爸的時候,他NaiNai也說過這樣的話,當時她還感覺到很好笑,現在自己又這樣說,那是不是代表著她自己也很搞笑啊.

感覺到自家母親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秦風便沒有再說什麼,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好,說出來那就不好了.

就在她倆都陷入沉思中的時候,肖紫郁的慵懶的聲音從臥室里傳了出來,"秦風,我的衣服呢".

聽到肖紫郁的聲音,幾個人頓時心思各異.秦風想的是,待會該怎麼和她說清楚這件事情,秦母想的是,看來她抱孫子有望了,而秦父想的是,年輕就是好啊,可以這樣的不懂得節制.

房間里的肖紫郁沒有聽到秦風的回答聲,再一次喊到,"秦風,你在哪里".

對上自家父母曖昧的眼光,秦風硬著頭皮答道,"等一下下,我馬上就將衣服拿過來".暫時忽略了落在自己身上的那兩道赤果果的目光,秦風跑到陽台將曬好的衣服拿回了自己的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