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逼婚(九)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十七章:逼婚(九) 就這樣又到了星期五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肖紫郁心里有點期待,又有點郁悶,這種很是複雜的心情直到秦風打電話來找她的時候才煙消云散.

"下班了嗎".

"下了".

"那出來吧,我在醫院等你".

"好的".

聽到肖紫郁的聲音,秦風的心里很是開心.他已經一個星期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了.部隊里有規定打電話要申請的,所以他忍住他對她的思念,只是每天晚上在睡覺之前或者是吃飯之前給她發幾條短信,即便是這樣,也是因為他是領導,所以才可以的,一般的戰士,哪有資格像他這樣呀.

等了一會兒,秦風就看到肖紫郁穿著一套黃色的連衣裙,從醫院的門口走了出來.只是看她的樣子似乎好像在等什麼人似的,可是自己不是告訴她,他在車上等她的嗎?難道她沒有看見.這似乎有說不通了,他的路虎聽在街邊是那樣的顯眼,怎麼會看不到呢?

注視了一會,秦風依舊發現肖紫郁根本就沒有到街邊他停車的地方,這使得他心里很不高興.雖說等女朋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她也不用這樣的無視他的存在吧.

就在他額萬分糾結的時候,只見一個男人走向了肖紫郁對著她在那里說些什麼,看那男子的背影很是熟悉,像是在哪里見過似的.想了半天,秦風突然想起這個男子就是上個月他在醫院門口遇到的和肖紫郁在一起的南哥男人.發現這一點後,秦風的心里不淡定了,明顯他吃醋了.就是這個男子,要不是他上次他是不會對肖紫郁說那些話的,現在他和她好不容易和好,他又來找她,這簡直就是無視他的存在.

秦風氣沖沖的走下了車,只是在快要走到肖紫郁他們面前的時候,他的氣瞬間就消了一大半,他突然間明白,要是他就這樣氣勢洶洶的走上去,興師問罪,只怕肖紫郁是不會原諒他的,甚至會討厭他的.但是如果他正大光明的上去打招呼,那麼她就不會說什麼了,畢竟他那是基于最基本的禮貌做的事情,相信她會贊同了.再者說了,他上去表明了身份,以來可以告誡那個男子肖紫郁名花有主,宣誓一下自己的主權,二來,他還能借次機會將肖紫郁有男朋友的這件事情宣揚出去,這樣可以為他省去多個麻煩,可謂是一舉多得.所以當肖紫郁見到秦風的時候,只見他一身軍綠色的軍裝,英俊威武,笑著向她走來.這一刻肖紫郁只覺得秦風很帥很帥,帥的連她都吸引住了,她的眼底只剩下他的存在了.

對于肖紫郁的變化,段銘是看在眼里的,只是他沒有表示出來而已.

"不是叫你在車上等我的嗎",肖紫郁一臉嬌嗔的說道.他不知道這里是醫院門口嗎?人來人往的,多顯眼呢,她可不希望成為明天醫院的飯後笑料.

看到肖紫郁在見到他時的反應,秦風的心里很是開心,這樣的她讓他覺得好心動."這不是看你一直站在這里不上來,我就過來的",一句話概括出了他所有的目的,他來這里是為了她,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話,聽在肖紫郁的耳朵里有股哀怨的氣息.

感覺到眼前的兩個人似乎只顧著在那里打情罵俏,沒有將自己放在眼里的意思,段銘不甘心的故意咳嗽了一聲,希望借此來將注意力轉移到他的身上.

聽到段銘的咳嗽聲,肖紫郁條件反射的說道,"你沒事吧".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她說完這句話後,周圍的氣息就變了.秦風在聽到肖紫郁關心那個男人的話後,醋意大發,黑著個臉對著段銘,相反,當段銘聽到肖紫郁的話後,一張臉瞬間變得眉開眼笑.他就說嘛,她怎麼會忽略他的存在嘛,是他多想了.此時的段銘還沒有發現,現在的他很幼稚,幼稚的像是一個小孩子希望得到大人的重視.

"我沒什麼事情了",段銘笑呵呵的說道.說實話,其實在今天當他看到秦風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們之間和好了.之所以這樣的想要吸引肖紫郁他們的眼神,完全是因為他不甘心.

"既然你沒事,那紫郁我們走吧",秦風適時的說道.他覺得再不走,這個小子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的.當然,這並不是因為他小家子氣,只是由于上次的那件事情也有他的參與成分,所以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將他們分開的好,那樣他就可以和肖紫郁一塊去過他們的二人世界了.

不明所以的肖紫郁實在搞不清楚為什麼秦風一下子變得這麼急切,這麼小家子氣.她只不過是和段銘說了幾句話而已,他至于變成像現在這個樣子嗎?還有她怎麼老是感覺他話里話外都是很排斥短命的意思呢?想到這里,肖紫郁就忍不住瞥了秦風一眼.

看到肖紫郁滿是責備的瞥了自己一眼,秦風心里頓時醋意大發.他不清楚為什麼每次只要一遇到和這小子在一起的日子里,他就老感覺肖紫郁的注意力不在他的身上,而是幾乎沒次都在這個小子的身上.拜托,他才是她最真宗的男朋友好不,她難道不知道她每次那樣做,會讓他很難過的嗎?

終于像是看出了秦風糾結的症狀所在,肖紫郁先是芙爾一笑,接著便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好了,不要在置氣了.我幫你們介紹一下吧.這位是我段叔叔的兒子,段銘.這位是我的男朋友秦風".

聽到肖紫郁的介紹,秦風瞬間就明白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以及他的背景,家事等等.

還沒等他想好怎麼對待他,就聽到段銘說道,"久聞特種大隊秦副隊長,心胸寬廣,今日一見果然是名副其實呀".段銘嘴上說著漂亮的話,心里卻是氣的牙癢癢.這個男人有什麼好的啊,動不動就一副吃醋的樣子,他哪點使得肖紫郁看上他呀.在他的眼中,他是配不上她的.

秦風哪能聽不出段銘話中的諷刺之意,變相的說他小氣,愛吃醋等等,只是礙于肖紫郁在場,他只能淡淡的說道,"這是職責所在,要是沒有寬廣的心胸,怎麼來當人民子弟兵,怎麼保家衛國,怎麼承受住'兩家’給的壓力呢".

像是被秦風的三個怎麼給反問到了,段銘半天都沒有說話.其實在心底段銘是真的很欣賞秦風這個人的,只是欣賞歸欣賞,若是當男朋友,他總覺得欠缺什麼.畢竟他的母親就是一名軍嫂,他懂得她的苦楚,所以從小他對自己的父親有點埋怨,不怎麼親近他.如實有可能他便不希望肖紫郁也走上這條路,畢竟那樣實在是太累了.只是秦風的話,給了他很深的印象,他現在開始懷疑自己的初衷了.秦風說'怎麼承受’兩家'給的壓力’,他知道作為一名軍人要先有大家才能有小家,必要時刻還要舍棄小家保大家,他不知道秦風的想法,但他明白作為一名優秀的軍人,若是真的到了那一刻,只怕他會遵從自己的使命吧,那麼他家老頭子呢,是不是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很少回家的,以致于讓他誤會了呢?

"這是怎麼了,你們怎麼不說話了",肖紫郁開口問道.她就不明白了,剛才不都是好好的嗎?怎麼一瞬間大家都保持沉默了,而且她感覺的到周圍的氣氛也變的很是沉悶.

"沒什麼,只是剛才被你男朋友的話給影響到了",段銘恢複了剛才樂呵呵的樣子說道.他現在也不是很明白,等他想清楚了在說這件事,反正現在他們又不忙著結婚,時間還是有的.只是他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不急著結婚,但是有人是急著抱孫子.

"那就好,對了,你剛才說的我答應了,後天我回來的",肖紫郁微笑著說道.段叔叔的生日她就算不去,她爸媽也會讓她去的,誰叫她在林城呢.

"好,那你們忙,我還有事,再見".他不想再呆在這里了,他要回去好好的思考一下剛才秦風的那個問題,難道這幾年來,自己的想法都是錯的,老頭子之所以不回家,獨留媽媽一個人空守閨房是因為他不懂得平衡這兩者之間的關系嗎?若真的是那樣,那自己這些年來那麼冷淡的對待他是不是太有點不公平了.

看到段銘那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肖紫郁只能淡淡的說道,"再見".她實在是搞不明白,不就是一句話嗎?

看出了肖紫郁的想法,秦風淡淡的說道,"別多想,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他不說並不代表沒有發生,只是你不清楚而已,別忘了,你那段叔叔也是一名軍人".

被秦風這麼一說,肖紫郁就明白了.從上次段菲菲住院,她沒看到段叔叔,只看到了段媽媽就該懂得了,只是當時那麼多件事情混合在了一起,使得她忽略了而已.現在想想當時的狀況,只怕是個明眼人就能看的出來的吧.

"好了,別想了,咱們還是先去吃飯吧",秦風不太樂意的說道.他可不想將所有的精力花費在別人的身上,他還要和她一起去過二人世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