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逼婚(八)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十六章:逼婚(八) 冷軒從秦風的辦公室里出來之後,心情就一直很低落.對于他來說,此時此刻真的很是糾結.他覺得站在朋友的角度上他衷心的祝福秦風,為他找到真愛而感到高興,站在他是肖紫郁表哥的角度上他覺得秦風這個人不適合當她的男朋友,畢竟他和他是軍人,他懂得軍嫂的概念,明白軍嫂的苦,他不想讓她受苦,但是站在同是軍人,同是為保家衛國的角度上,他又覺得他們之間的愛情是神聖的,是不可侵犯的,他應該獻上他最誠摯的祝福.介于這種特殊的矛盾中,冷軒一直悶悶不樂,知道晚上秦風來找他的時候,才有所好轉.

"咚,咚,咚,我可以進來嗎",秦風的聲音從門外響起.

"進來".

"怎麼回是你",冷軒驚訝的說道,他沒想到他會這麼晚來找他.

"怎麼沒想到會是我",看到冷軒的吃驚樣,秦風忍不住調侃道.

聽到秦風的調侃,冷軒瞬間便恢複了原先的表情,淡淡的說道,"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他可不認為他會沒事來光顧他的這個地方.

"我知道你有問題問我,說吧,我給你解釋",秦風開門見山的說道,他覺得他不來找他的話,估計以他對著小子的了解,他絕對會糾結的,而且糾結到最後一定會來找他的,他還是先下手為強,早點告訴他,給他打個預防針,免得到時候出啥問題的時候,還可以在緊要關頭幫自己個忙,畢竟他是肖紫郁的表哥,看肖媽媽的態度就知道,雖然他們兩家現在不怎麼聯系了,但他看得出來不管是肖爸爸還是肖媽媽,他們對這小子還是蠻好的,所以必要時候打好關系是必要的.

"好,這可是你說的".既然他都那樣說了,那他還扭捏什麼呀,"你和紫郁是怎麼一回事",冷軒淡淡的說道,但是那話里的語氣中帶著些憤怒.他和他搭檔了這麼久,雖然他早就知道他對肖紫郁有著不一樣的情感,但是他從未想過他們會發展的這麼快,而且關鍵是在他的眼皮下.

像是沒有聽出冷軒話語里面的憤怒,秦風依舊面不改色的說道,"我喜歡她,她是我女朋友,未來的老婆,孩子的媽".

在聽到秦風的話後,只聽到"砰"的一聲,冷軒手里面的杯子被他砸壞了.

"為什麼一定要是紫郁,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冷軒對著秦風咆哮道.他不明白世上女子千千萬,為什麼他偏偏就選中了肖紫郁,選中了那個讓他從心眼里疼惜保護的女孩.

"為什麼不能是她,我只喜歡她,甚至于我愛她".

"你喜歡誰我不管,但是那個人絕不能是肖紫郁,你應該明白,我們的這個工作是多麼的危險,我不希望以後看到她傷心.以前的時候,是我對不起她,現在我只想讓她幸福,只想讓她開心,你明不明白",冷軒低聲的訴說道.就算是失去這個兄弟他也要說出這番話,肖紫郁在他心里就是一個雷區,一個禁忌,誰也別想傷害她.

聽到冷軒的話語,秦風怒了,徹底的怒了.他覺得每回只要遇到肖紫郁的事情,冷軒就變成現在的這幅不近人情的樣子,像是誰偷了他的寶貝似的,讓人忍不住想要踹他.再說了,肖紫郁是個人,而且是一個自由的人,他憑什麼阻止他喜歡她,阻止他和她結婚,他只不過是她的表哥而已,人家正主都沒說什麼,他著急什麼.退一萬步說,他和肖紫郁的事情是他們倆之間的事情,和他有什麼關系呀.

"我告訴你冷軒,我今天之所以來這里,完全是因為第一你是我的戰友我的朋友的面子上,第二我是看在你是肖紫郁的表哥的面子上,才會來這里的.我來這里並不是為了讓你來反對我的".言下之意很是明顯,他們倆之間的事情與他冷軒沒有任何的關系,他來只是想要告訴他這件事情,至于他的想法對他沒多大影響.

"我知道",可是他就是不甘心,他明白既然今天秦風在大家的面前承認了他和肖紫郁的關系,那肯定就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他再反對也是沒用的,再說了,從那次姑父姑母的態度上他就看出,他們都已經接受了秦風,連人家爸媽都不反對,他只是他的表哥,而且是一個曾經傷害過她的人,他又有什麼資格呢?

"知道你還反對",秦風忍不住埋怨道.他就不弄明白了,他們都是軍人,為什麼他就不能站在他的角度上為他考慮一下呢?

懂得了秦風話里面的意思,冷軒長長的歎了口氣,說道,"其實知道了我們之間的事情後,我知道你明白我為什麼這樣說的,你也清楚我的糾結之處,你只是暫時不想提起而已.你能肯定你一定能給她幸福嗎".

"我以我的生命保證我今生一定給肖紫郁幸福",秦風在聽了冷軒的話後,鄭重起誓道.他早就認定了肖紫郁是他今生唯一的老婆,為了她,他什麼都願意,哪怕付出他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更何況現在他和肖紫郁已經有夫妻之實了,雖然在這個年代,這不算什麼,但是在他的眼中,既然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那麼他就要對她負責,在加上他是真心真意的喜歡她,想和她在一起.以目前的這種狀況,只要肖紫郁同意,那麼結婚那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像是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似的,冷軒惡狠狠的說道,"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要是哪天你違背了你的誓言,那麼哪怕我會受到處分,甚至于開出軍籍,我也會毀了你,讓你付出你應有代價".他是不會承認,他就是因為看不慣秦風那副洋洋得意的樣子,想要惡心一下他,誰叫他瞞他瞞的這麼久呢?不過說實話,這段話,也是他心里面的大實話,畢竟他也希望肖紫郁能夠得到幸福.

"好,我不會讓你有那一天的機會的",秦風信誓旦旦的說道.其實他很是理解冷軒的這種心情,畢竟當年要不是他,肖紫郁也不會缺失五年的愛,也不會在這五年里,有家不能回.他知道他是想要補償她,所以不希望以後她的那人是軍人,那樣她承受的就會變得更多,他不希望她太累.事實上,有時候連他也在想這樣做對嗎?畢竟軍嫂不是好當的啊,但是每回他的這種思想都會被他愛她的思想所打敗,他覺得他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她得到幸福的,不會讓她傷心的.他覺得如果以後他的人生里沒有她的陪伴一定會黯淡無光的,他會有所遺憾的,所以為了不讓產生遺憾,他一定會讓她成為他的一半的.

"那就好,好好對她",冷軒淡淡的說道,他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至于其他的就看他倆之間的造化了.

"謝謝",秦風由衷的說道.他沒想到他會那麼快就松口,畢竟在他的認知里,肖紫郁就是他冷軒的死穴,任何人不得觸碰的禁忌.

看出了秦風的疑惑,冷軒又說道,"我答應你,是因為我覺得我了解你,你是真真的男子漢,大丈夫,既然那樣說了就一定能做到,把她交給你我很放心.至于先前的那些話,一方面是為了試探你,另一方面是真的想要阻止你們發展的,而且兩者的分量是後者居多,只是我知道我的反對沒有任何的力量,所以只是說說而已,順便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誰叫你瞞著我的".

"好,算你狠",聽完冷軒的話後,秦風咬牙切齒的只說了這幾個字,他實在沒看出來他的戰友巨人有著中惡趣味,明知道他現在還沒有底,肖紫郁還沒有答應和他結婚,還敢居然這樣的調侃他,看他發怒,讓他像小丑一樣在他面前出丑,他怎麼以前不知道他這麼會演戲.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起風吃癟的樣子,冷軒哈哈大笑起來,他實在是他開心了,這只狐狸居然栽在了他的手里,使得他今天的郁悶之氣得以釋放出來了.

聽到冷軒很不給面子的笑聲,秦風氣的臉都黑了.他發誓,要是這小子以後栽在他的手里,他是絕不會手軟的.

"閉嘴,再笑下去這個星期的假期取消",秦風不滿的命令道.這小子不會以為他不敢罰他吧,所以才會這麼肆無忌憚的看他笑話的吧.

"我錯了",冷軒適時的放低身段說道.好不容易有個假期,要是就這樣被取消了,那多不劃算啊.再說了偶爾第一次頭,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現在錯了已經晚了,剛才笑的那會你在哪里".

"好好好",這算不算是赤果果的報複,就因為他笑了一下,就要被取消假期資格,這什麼跟什麼呀,果然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呀,誰叫他比他的級別稍微低一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