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逼婚(三)


第八十一章:逼婚(三) 吃完早餐,肖紫郁就想走,畢竟現在已經快要到中午了.她今天早晨沒有去醫院,已經屬于無緣無故的曠工了,還是沒有請假的那種,只情節更嚴重.望了望一邊還在收拾廚房的秦風,目光躲閃的說道,"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先走了".

雖然她的聲音很小,但是秦風還是聽到了,只是他假裝沒有聽到,繼續做著自己手中的事情.

肖紫郁等了半天,發現秦風一點反應都沒有,面上依舊是那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心里倒是很開心,她巴不得現在他不要在和她說話了,那樣她就可以少一點尷尬了."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秦風,發現他真的沒有反應,肖紫郁的心里樂開了花.悄悄的回到臥室,拿著屬于自己的包包,輕手輕腳的走到門口,准備溜之大吉.

就在她開門的那一刹那,秦風的聲音從後面響了起來,"你要去哪里".

對著門肖紫郁呲了呲牙,心中是萬分的郁悶,眼看著就要成功了,為什麼最後會變得功虧一簣呢?他就不能晚一點出來嗎,為什麼非要到她開門的那一瞬間出來.整理了一下表情,嗖的一下轉過身,對著秦風皮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我剛才對你說要回去了,你沒有聽見嗎?我以為你默認了,所以正要走呢".天知道,這一刻她是多麼的緊張,要是讓眼前的這位大神知道她剛才就是故意說得小聲,就是為了避免讓他聽到的話,那她就死慘了,畢竟在吃完飯的時候她答應他不會再逃避他.

秦風看著肖紫郁那副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心里很是愉快,只是他面上依舊不動聲色,畢竟有些時候,適當的當回小白比當回精明的人,要被人喜愛的多."對不起,我剛才只顧著打掃廚房沒有聽見你說什麼".

"是嗎?那是我的緣故了,可能是我說話的聲音太小,你沒聽到",肖紫郁順口姐下來說道.

"沒關系,你這是要去哪里嗎",秦風'大肚’的問道.

"我要去醫院",肖紫郁直接說道.她覺得如果她拐彎抹角的說她去哪里哪里,他肯定不相信,還不如她直接告訴他目的地好了,那樣可信度還高一點.

"哦,原來是要回醫院啊",秦風對肖紫郁笑了笑接著又說道,"其實,你不用擔心,今天早晨我已經幫你請假了".

"什麼,你幫我請假了,我怎麼不知道啊",肖紫郁在聽到秦風的話後,聲音奔的老高的說道.

"那時候你還在休息,我想著昨晚你已經累了一個晚上,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所以我今早就打電話到院長辦公室給你請假了,院長還讓你好好休息呢",秦風一口氣說道.

聽到秦風的話,肖紫郁無語死了,他打電話請假就算了,還打到院長辦公室那里.完了,要是那老頭子知道了真真的原因,那還不將所有的事實都告訴自己的老爸,老爸知道了那不就代表著老媽也知道了嗎.天哪,他知不知道他的一個電話會害死她的啊.想到這里,肖紫郁心中就無比的氣結,語氣甚是不滿的說道,"我能弱弱的問一下,你是用什麼原因給我請假的嗎".

看了看肖紫郁因為被自己的幾句話而不斷變化的臉色,秦風淡定的回答道,"我沒說什麼啊,只是說你",說到這里,像是要吊她的胃口一樣,停頓了一下.顯然和他預計的一樣,她滿懷希翼的看向了他,等待著他的下文.肖紫郁的表情愉悅了他,他決定不再逗她了,一口氣說道,"只是說你生病了,全身沒有力氣,如果來上班只會讓你的病情加重的".

聽完秦風的話,肖紫郁就像傻了一樣,愣愣的說道,"就這樣".

"就這樣啊,難道你還想讓我說什麼嗎",秦風戲謔的說道.

確認了自己聽到的話是事實後,肖紫郁整個人就像送了一大口氣一樣,渾身都變得輕松了.還好,不是像她剛才所想的那樣說的,不然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了.


看到肖紫郁那幅明顯不想讓人知道她倆關系的樣子,秦風愉快的心情瞬間蕩然無存了,有的只是無盡的傷懷.為什麼她就不能正視一下她倆的關系呢,她這樣的舉措不知道很傷人嗎?

肖紫郁一個勁的沉浸在自己的喜悅里,更本就沒有發現秦風傷懷的那一面,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秦風已經回到了客廳.心情好的她,沒有馬上就離開,而是也回到了客廳.她決定要利用今天休假的時間,解決好這件問題,免得以後出現什麼麻煩.

"我們之間好好的談談吧",肖紫郁低聲向秦風詢問道.

"你不是已經走了嗎",秦風漫不經心的回了一句.

聽到秦風的話,肖紫郁明白了這個男人在生氣,只是她好像沒有什麼地方得罪了他吧."突然間不想走了,想和你聊聊".

"聊什麼".

"我們間的問題".

"什麼問題".

"就是昨晚的問題啊".

"哦".

肖紫郁徹底被秦風的不動聲色給激發了她的小宇宙,對著秦風吼道,"丫的,你多說幾句話能死啊".吼完之後她就後悔了,因為她發現秦風的臉上布滿了陰郁,氣場也變得陰冷起來,有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縮了縮脖子,肖紫郁低聲的嘀咕道,"誰叫你說話老是幾個字幾個子的,讓人聽著好不爽".

"那你想怎麼辦",秦風陰著臉,沉聲詢問道.

"我不知道啊,只知道這件事情不能讓我爸媽知道",肖紫郁無奈的說道,從事情的發生到發展,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以前的事情有沒有遇到過同樣的事情,她實在不懂該如何解決.但有一點她明白,要是這件事情解決不好,讓她爸媽知道了,那就完了.

"這麼說你還想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秦風依舊沉聲問道.

像是沒有發現秦風那越來越黑的臉色,肖紫郁不怕死的解釋道,"我沒那意思,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我們再怎麼逃避也是沒有用的,我只是不想讓這件事情讓我爸媽知道罷了,免得到時候大家誰都不好過".

"這麼說你是為我們考慮,才想這樣做的",秦風咬牙切齒的說道.

沒有發現秦風異樣的肖紫郁理所當然的說道,"是啊",她就是這個意思.

"我告訴我不需要你的好意,你要是真的不想讓你爸媽知道,最好就和我結婚,否則,我不介意讓他們知道我們之間昨晚發生的事情",秦風嚴肅的說道.


什麼,她好心好意的為他著想,不領情就算了,干嘛還要用這種嚴肅的口氣和她說話,拜托,她也是當時人之一啊,憑什麼他說什麼就是什麼他以為他是誰啊,不就是發生了一個晚上的關系嗎?她當時被狗咬了不可以啊.想著想著她就覺得越發的委屈了,不知不覺中眼淚就流了下來.

看到面前那張流滿淚水委屈的小臉,秦風心里變得很是心痛,他實在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走上前去,一把將她擁入懷中,低聲的說道,"別哭了,就當是我的錯好嗎?我向你認錯".

聽到秦風道歉的話,肖紫郁想也沒想的指控到,"你凶我".

"沒有,我只是不想聽到你說不想讓你爸媽知道我們關系之類的話語,那樣會讓我覺得我們之間很生疏,會讓我心痛".

"可是你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凶我啊",肖紫郁繼續控訴道.此時的她根本就沒有發現,她現在的語氣中帶著撒嬌的味道,還是那種女人對自己戀人的那種.

"好,以後再也不會凶你了,但你也不能再說那種話來傷害我了",秦風再三強調道.天知道他聽到那些話的時候心里面都是多麼的氣憤,都有種想要掐死她的沖動.只是自己太過愛她,舍不得她,才會再三的壓抑住自己情緒,要是換做其他人,他早就上去揍他一頓了.

吸了吸自己發紅的鼻子,肖紫郁悶悶的說道,"好".

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肖紫郁從秦風的懷抱中退了出來,望著他鄭重的說道,"你確定你要和我結婚嗎".

"確定,明白以及非常,very的肯定",秦風也鄭重的回答道.

"你不後悔".

"後悔什麼".

"我不太會家務,不會照顧人,生活一塌糊塗,脾氣也不好".

"沒關系,我會家務,會照顧人就好,生活方面我沒多大的要求,脾氣不好我可以包容,畢竟夫妻之間過日子,難免會有些磕磕碰碰的,只要相互體諒就可以了.再說我還是一名軍人,和你結婚是我占便宜你吃虧好不".

"是嗎",肖紫郁狐疑的看了眼秦風.

"你當軍醫這幾年,難道就沒有周圍的誰對你說過軍嫂不好當這件事情嗎".

"沒有啊,我周圍都沒人當軍嫂".言下之意就是,她還沒遇到過軍嫂,不知道軍嫂的難處.

秦風被她的無知給打敗了,只好淡淡的說道,"好吧,等有時間再給你說說'軍嫂’這個詞的意思,眼下,你先去洗洗臉吧,都變成花貓了".

"好吧".